為今日社會的世代對立找解方

今年總統大選中,青年人傾巢而出的投票,一面倒的支持蔡總統連任,不但左右了大選的勝負,也使我們看到世代對立情況的嚴重性。圖/本報資料照片

今年1月的總統大選,蔡總統獲得800多萬票,以250萬票之多的懸殊差距,壓倒韓國瑜市長,令人咋舌。而另一令人震驚的是,青年人傾巢而出的投票,而且一面倒的支持蔡英文總統連任,不但左右了大選的勝負,也使我們看到世代對立情況的嚴重性。年輕人在沒有經濟壓力,維護主權的血性理念下,選擇支持香港反送中、對抗中共一國兩制的蠻橫,來維護尊嚴與國家主權。反之,中老族群則比較顧慮到國家安全及經濟情勢的穩定。上下兩代的投票行為也因而南轅北轍,造成家庭失和,甚至有人試圖把小孩子趕出家門。

究竟世代對立有多嚴重?原因為何?皆值得深入探討。世代對立的嚴重從這次的總統大選、反送中的表態到同婚的支持度,均可看出端倪。世代對立原因很多,其中課綱多年來的調整,歷史、地理課本的內容以本土化為主,對中國大陸的介紹篇幅少之又少。在著重本土化和中國大陸的連結程度降低下,青年人對大陸的認同感、一體化的觀念也大為降低。其次,經濟上的困境、房地產價格的飆漲,使青年人在新北市、台北市置產、租屋的壓力大增。青年人不必然要在雙北置產、租屋,但雙北的就業機會多,薪水也較高,自然吸引了相當高比例的年輕人居住。如此一來,青年人的被剝奪感增加,對中老族群的怨懟感升高,也加深了世代對立。

尤其是20多年來,教育政策改革的失靈造成專上教育過度供給,加上服務業升級速度緩慢,無力吸納龐大的專上人力,致青年人低薪、高階低用、學用落差嚴重。而且如前所述,房地產政策規劃不佳,致房產成為建商、富有者炒作的工具,形成「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青年人如果沒有富爸爸、富媽媽,終其一生,不易在台北市、新北市置產,以致於形成世代對立的情況。

大英百科全書,甚至為啃老族群的青年,創造了新的英文單字「boomerang kid」(回力棒小孩;意味著青年人就像回力棒一般,甩了出去,在經濟壓力下,還會再跑回來,接受家庭的庇蔭),在不滿經濟困境下,青年人透過網路、新媒體主導政治,也協助蔡總統贏得總統大選,也造成部分中老族群在政治上的失落感。

父母和子女在政治立場相悖,一口氣宣洩不了,在可預見的未來也沒辦法改變現狀,可能因而鬱鬱寡歡。長輩們認為,為了尊嚴對抗中國(亡國感),未來可能形成安全上的顧慮、經濟上的困境。青年也許現在沒有感覺,但多年後的未來卻可能承擔相當的苦果。不過,口頭說服通常效果不大。就如同香港首富李嘉誠曾說:「世界上最浪費時間的事就是給年輕人講經驗,講一萬句不如讓他自己摔一跤,眼淚教你做人,後悔幫你成長,疼痛才是最好的老師。人生該走的彎路,其實一米都少不了。」

自己的親身體驗效果大,但花的時間也長,也會走不少冤枉路。至於有沒有短期的良方?在此我們可以獻上一計。父母如果有房地產未來考慮贈與給小孩,可以把家裡的資產先行抵押給銀行,向銀行申請貸放房子價值的兩三成資金,用來消費、渡假或購物,不必然把所有的財產都全數交給下一代。一方面父母利用這些錢渡假、消費,對自己好一點,為子女付出而未得到回報的失落感也會降低。另一方面也可讓子女感受到未來可能的經濟壓力,必須在尊嚴跟經濟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點。

義大利的父母就是一個很好的借鏡,義大利人跟台灣人很像,都以中小企業為主,家族觀念都很重,通常父母都會把遺產交給下一代,為子女們的未來生活著想。但是最近義大利人開始改變,老一輩的爸媽開始把房子抵押向銀行貸款,然後到美國、歐洲各地渡假。子女們看著父母到處去玩,精神愉快、身體變健康,為他們高興,但另一方面也覺得憂心忡忡,因為遺產對父母、子女而言,是項零和遊戲,父母消費多一點,子女拿到的就少一點,所以在他們的心中不禁吶喊著:「父母在花我們的遺產!」

在世代對立、老一輩人在政治挫敗、無處發洩下,倒不如經常鍛練強健的體魄,使自己健康長壽,不僅不用下一代照顧負擔,還可以多方面增加消費,充實生活樂趣,貢獻國內需求,促進經濟成長。另一方面,長輩們應該改變想法和技巧,讓子女們開始體認經濟的責任感,在未來接受父母的遺產時,也必須承擔部分的貸款,了解經濟能力的重要性。今日,世界各國都有世代對立的問題,期待青銀在未來能夠有更多的對話和溝通。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