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紓困條例的商榷

武漢疫情讓股市也成重災區。圖/本報資料照片
武漢疫情讓股市也成重災區。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一會期的立法院甫開議就遭逢武漢肺炎所引發的衝擊,新任立委們紛紛表達關切,國民黨團更準備提案制定《民國109年新型冠狀病毒紓困條例草案》,提出的紓困金額高達新台幣500億元,比照當年SARS的經驗,對於觀光、交通、醫療機構給予紓困,補貼稅費。

我們當然支持政府關切受到防疫衝擊的產業,不過,武漢疫情受災最為慘重的,應該是遭逢「封城」,被迫延後開工的大陸台商製造業,以及在大城市經營餐飲服務、掛牌KY的上市公司。台資企業面臨大陸地方政府高度不確定的政策風險,面臨既有訂單無法交貨的巨額罰金,面臨工人不用上班卻仍必須照付薪資的財務損失,面臨春節返鄉工人返工比例難以掌控的生產管理風險,也面臨到不同城市的銀行開門時間不一的財務調度風險,這些都反映在春節開市之後股價重挫,造成股東嚴重的損失,光是元月30日當天,台灣股市上市公司總市值就損失2兆1千餘億元。

這是台灣股市有史以來跌點最高,總市值損失最大的歷史紀錄,而且損失還在繼續擴大之中。台商在大陸面臨的經濟損失,難以估算,也不可能叫政府針對大陸工廠與餐廳的損失給予紓困補助;另外,台灣島內的企業損失集中在旅行社、觀光飯店與航空公司,這些都是交通部、觀光局的主管範圍,原本去年已經因為大陸限縮對台灣的旅行團與自由行,持續接受中央與各縣市政府多層次的紓困,至於醫療院所,至今武漢肺炎的案例有10例,除了拉高警戒之外,實務上醫療體系的財務衝擊並不存在,500億元紓困的提案,看來並無實益。

我們認為,對於流行病擴散的公共衛生防疫,政府當然絕對不可輕忽,必須採取科學且專業的措施,保障全民的健康。但是,公共衛生只是現代社會的一環,如果為了防堵流行病,無限上綱採取了過度的政策,阻斷經濟正常運作,甚至引爆金融危機,或是耗用人民稅金給與財政或是稅費的補助,扭曲了經濟社會正常的運作,付出完全不對等的代價,那就犯了杯弓蛇影、得獸失人的錯誤了。

媒體傳播的武漢肺炎,從12月爆發至今,官方公布的累計確診剛剛突破1萬人,死亡人數300餘,致死率略高於2%,且幾乎全數集中在湖北省,幾個千萬人口聚集的超級城市則算是輕微,及至2月2日,北京確診183例,死亡1人,上海182例,死亡1人,廣東省有600例,無人死亡。但是大陸各地方政府為了與中央的防疫政策一致,紛紛加碼封城,整個農曆春節的商業活動全部停擺,工廠員工不准返回工作崗位,學校停止上學,商店與餐廳歇業,外送網路基本關閉,跨省客運全數停擺,甚至在城市內也要求居民足不出戶,經濟活動幾乎凍結。

對於大陸這次全國全面封城措施的得失,當然還有賴時間來證明,不過,這些強度甚高的封城政策,卻立刻造成了企業與人民經濟生活的重大損失,甚至引發金融風暴的疑慮,與國際貿易的海嘯威脅。

大陸人民銀行宣布史無前例的鉅額寬鬆政策,在2月3日上海與深圳股市開盤當日,釋放高達人民幣1.2兆元的資金,以避免大陸金融體系陷入高度恐慌。然而,上證指數3日收盤仍重跌近8%,人民幣也跌破7元關口。

此外,經濟活動停擺也對全球貿易造成威脅,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近日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國企業因為武漢肺炎無法履行其國際合同,貿促會將提供不可抗力證書(force majeure),讓這些中國企業可以合法毀約不用賠償,由於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鐵礦石和大豆進口國以及鋼鐵出口國,如果以不可抗力為由大量違約,將是全球商品貿易難以想像的海嘯事件。

大陸各地方政府原本可以選擇只是武漢、或是湖北封城,其餘城市只要拉高防疫措施,類似台灣這種全面防護,但是生活作息如常,不必全面凍結人民流動與經濟活動。現在只期盼疫情趕快受到控制,防疫力度不要無限加大,否則未來很可能影響經濟和社會面臨難以控制的動亂。

至於新科立委對於疫情的關切,我們認為有非常多種手段可行,台灣在防疫措施已經做到草木皆兵,應該減少民眾無謂的恐慌,確保經濟活動的如常運行,確保金融市場穩定交易,關懷受到健康威脅與財富損失的大陸台商,至於500億元的武漢肺炎紓困條例,看來並沒有對症下藥,應該多所商榷。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