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台灣社會資本,此其時矣-從五十年前《人情味與公德心》一文談起

武漢肺炎升溫,民眾搶買口罩。圖/本報資料照片
武漢肺炎升溫,民眾搶買口罩。圖/本報資料照片

眼前台灣處境,如同2003年春天非典型肺炎(SARS)蔓延至台灣,彼時台灣社會之紛亂,難以想像,在那三個多月裡讓人感歎的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由疫情所衍生的冷漠、自私與互信的崩解。

台灣常被認為最有人情味的地方,然而一遇重大事件就全走樣了,五十多年前有位來台求學的美國青年狄仁華,他於離台之際把兩年的生活感想寫了篇《人情味與公德心》發表在中央日報副刊,此文指出台灣社會雖然人情醇美仁厚,卻有著不守法及缺乏公德心的毛病,例如不排隊、用別人的廉價車票、考試作弊等等。這番論述看似衝突,卻十分貼切的道出台灣社會問題的本質。

五十年後的今天,情況亦然,平日無大事,台灣社會充滿醇美仁厚的人情味,一旦有狀況,搶水搶電,搶衛生紙,搶口罩等光怪陸離的行為就出現了。例如飛機一誤點,則群情鼓躁,四年前蘇迪勒颱風造成全台大停電,導致大台北供水混濁,不就出現搶電揍人、搶水開罵的混亂場景,平日的和氣蕩然無存。

回想2003年SARS蔓延時也是如此,在對疫情過度恐慌下,將自大陸探親返家的老父拒於門外者有之、護士之子在校遭同學惡言相向者有之、被懷疑感染而遭排擠者也有之、病患成為人球者亦有之,此外,各地抗議成立SARS臨時門診,囤積口罩乘火打劫,居家隔離而四處遊走者,比比皆是。

這正是今日台灣社會的困境,平日裡人情醇美仁厚,但遇事則不守法、缺乏公德心的毛病全都出現了。武漢肺炎正在升溫,這一陣子口罩搶得凶,搶得市面上無口罩可買,使得政府只好採實名制每七天每人配給兩片口罩。若此一情況繼續發展下去,2003年台灣社會那幕呼天喊地,叫囂漫罵,互信盡失的情況恐怕又要重現。

從2003年的經驗看來,疫情確實會導致消費、經濟衰退,但隨著疫情獲控制,下半年全球經濟回升,台灣也走出衰退,百業復甦讓台灣經濟成長於下半年超過6%,投資、出口、消費烏雲盡散,百貨公司、電影院、餐館、房地產又迎來景氣的春天。以此觀之,當前這一波武漢肺炎疫情雖然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但這個悲觀局面終將過去,國發會日前發布景氣燈號時認為:「這一波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短期的,今年上半年所流失的消費、生產及投資動能,於下半年都可以回補回來。」我們認為國發會這一判斷應屬正確。

不久前,總統因應這一波疫情也召開國安高層會議,提出穩定經濟的八項措施,包括穩定股匯市、輔導企業做好防疫、對受衝擊的產業紓困、提早讓陸客旅行團離境、支持百貨及零售業、落實國內投資、協助產業做好生產線調整及研議訂特別法與特別預算。隨後,行政院蘇院長也召開會議就如何落實這八項措施進行討論,政府的積極因應值得肯定。

我們認為,這八項措施固然重要,但只是治標而非治本,只要翻閱十七年前那場SARS疫情的資料,喚回當年的記憶便可了解,那場疫情對台灣傷害最大的,並非商業或生產的衰退,因為相關損失在下半年都回補回來了,對台灣傷害最大的是疫情期間人們遇事焦躁、自私自利、互信盡失這些社會資本的流失,而這正是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反應太急、思考太淺、容忍太少的風氣所致,風氣之所以如此又是國人文化素養普遍不足,而文化素養的不足又是教育當局未能落實美學、文學等文化教育使然。莫小看文化素養,有此素養不只可以讓社會理性而穩定,不致遇事恐慌,也可讓政治、經濟發展加分。而沒有這個素養,則法治觀念淡薄、公德心蕩然,遇蘇迪勒颱風則搶水搶電,遇SARS則呼天搶地,如今隨武漢肺炎肆虐,自然不會例外。

歷史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從歷史興衰中發現,經濟能穩定發展的關鍵在於一個充滿信任的社會網絡,有了這個互信的社會資本,才能使金融資本、人力資本全然釋出成長動能。當年狄仁華發表《人情味與公德心》早已看出台灣缺乏大我的人文素養,沒有這樣的素養,自然不可能發展出充滿信任的社會網絡,事到臨頭也只會漫罵而沒有建設性的主張,遇事只想到小我的利益而置公眾安危於不顧,不論是昔日搶水、搶電、搶衛生紙,或今日搶口罩,或是總統大選期間漫天蓋地的苛薄狂論、粗鄙語言,其表現看似不同,然本質並無二致。

我們呼籲執政當局,治疫情更要治人心,人心比疫情難治,惟有放下政治成見,從教育、文化雙管齊下,總統、院長以身作則慨然有泱泱政治家風範,長期風行草偃方能有成,所謂長期可能要花上二、三十年,然而今天不做,台灣就永遠成不了有文化素養的國家,永遠只能定格在狄仁華筆下的1960年代,果真如此,那實在是台灣最大的悲哀。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