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選我、選我

圖/pixabay
圖/pixabay

文/黃敏仁 中正大學企管博士生

每年到了歲末年初,有些人開始思考年後要更換工作,同事和朋友之間也常有類似如下的討論:小明到A公司應徵,沒有被錄取,但是被B公司錄取了,所以A公司是一個比B公司「更好」的公司。

最近也是各大專院校招收EMBA和碩博士生的季節,同事聚餐、聚會和各種公開場合,也會聽到有意無意為自己學校宣傳,夾雜在言談中的「置入式行銷」: 我們XX學校沒有錄取的碩博士生,被OO學校錄取了,所以我們XX學校碩博班的錄取標準「比較高」。

聽到類似的言論,筆者常想不知道發表言論的人究竟是有心還只是無意,或只是把該說清楚的論點給簡化成較吸引人、或提高自己身價的敘述用語。雖說有時候,這些話題只是閒聊,不用過於在意。但若可能誤導了聽者的決策思考,或造成他人心中的芥蒂(為何要故意貶低OO學校),恐怕也非說者的本意。

就邏輯推理來看,每件事情都是受到許多內在條件(例如個人興趣、志向、專長)和外在條件(例如環境、資源限制等)的影響和考量,而每件事情的發生也都有其背景、歷程和脈絡因素。

簡單來說,A公司和B公司的求才內容和用人需求,即使是同業,因為實際工作內容的差異和要配合公司對未來發展的計畫和方向,並不可能完全一模一樣。而在鄰近地區的XX學校和OO學校,則可能因為市場區隔的策略考量,對於碩博士生個人條件的要求和錄取標準,也不盡相同。在產業界也曾聽說過,面試者必須提供生辰八字,只要公司認為應聘者的命理命格和公司相合,就會通知錄用。

另外,我們常常忽略的是「當事人」個人的因素。例如,個人要求和個人條件。小明要求較高的基本薪資,但A公司注重接單績效,開出的條件是低底薪高獎金的方式,而小明是希望有較高的保障底薪,所以和B公司較契合。又如,部分有強烈道德感和有自信的當事人,在應徵或面談時,發現自己不適合該公司的企業文化或某學校的課程內容,為避免佔用到他人的錄取名額,會當面告知「不考慮報到」。筆者認識的朋友當中,就有這樣傑出的人士,也順利地考取他心目中理想的博士班。

2018年一本暢銷書《思考,快與慢》,作者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退休教授,書中講述作者主張的大腦思考方法及思維方式,並將人的思維方式分為兩種:一種是無意識的,直覺的、反應式的思維,作者稱為「系統一」;另一種是有意識思維的,邏輯式、需主動喚起的「系統二」。作者提出為了提高效率,人類凡事先啟用直覺思維(系統一),而當遇到難題時,才會不情不願地將邏輯思維(系統二)動起來。而由於天生的惰性,人類通常讓系統一(直覺思維)負責處理大部分的日常資訊,但卻也常常導致錯誤的認知,使我們出現決策判斷的失誤,並需要面對非預想的後果。

隨著總統立法委員的大選逼近,有些候選人為快速取得選民的認同,在選前盡量累積人氣、博取版面,可能偏向使用觸發直覺反應(系統一)的言論。若我們又不主動啟發系統二的邏輯思考來進行資訊的驗證和比對,則很可能神聖的一票受到「選舉語言的操弄」,事後再驚覺原來候選人的理念其實和自己的認知不相符時,就會後悔莫及。

當聽到簡單的推論,如果是對自己重要的事物,聰明的讀者,務必請論述者提供進一步的解釋並說明理由。不論是換工作、選擇碩博班學校或選賢與能,在最後決定以前,請務必啟發自己的思考系統二,以理性的邏輯思考來進行比較和分析判斷。筆者也呼籲,千萬不要讓沒有深思熟慮的論述,影響到我們對切身重要議題的判斷。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