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吞億萬》讀後感

《鯨吞億萬》是描述一位馬來西亞華裔年青人劉特佐(Jho Low)如何以勾結、詐騙手法,掏空馬來西亞主權基金一馬公司數十億美元的真人實事。圖/本報資料照片
《鯨吞億萬》是描述一位馬來西亞華裔年青人劉特佐(Jho Low)如何以勾結、詐騙手法,掏空馬來西亞主權基金一馬公司數十億美元的真人實事。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張忠本 金融機構退休主管

這本書是描述一位馬來西亞華裔年青人劉特佐(Jho Low)如何以勾結、詐騙手法,掏空馬來西亞主權基金一馬公司數十億美元的真人實事。

劉特佐出生於馬來西亞檳城,父家雖經商致富,但並非知名巨富。劉特佐後讀英國貴族寄宿哈羅公學(Harrow)及美國賓州華頓管理學院,學會一些金融操作,但更重要的是結交了汶萊,科威特的皇室成員。

2007年馬來西亞政府計劃投資柔佛州,設立『斯干達經濟特區』。劉特佐媒介中東阿布達比穆巴達拉基金並結識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及妻子羅斯瑪和繼子里札。

接著劉特佐在免稅天堂印度洋上塞希爾島設立兩家空殼公司ADI投資公司(和阿布達比主權基金英文名相近)及KIA投資公司(似科威特投資公司)。再虛構這兩家中東投資公司投資劉自己在馬來西亞成立之『贏頓』公司,製造劉和中東皇族合夥假相,以蒙蔽外界。

馬來西亞是由九個州組成,各州由蘇丹治理。劉說動其中之登嘉樓州采占蘇丹,成立一個主權基金(TIA),用登嘉樓的石油資產擔保。由高盛主持在金融市場募資14億美元。

後來TIA因故要中斷和劉特佐的合作。2009年在劉特佐推動下,馬來西亞納吉總理成立了馬來西亞主權基金即『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即一馬公司或IMDB)由登嘉樓的TIA投資。於是登嘉樓TIA債務轉到一馬公司。一馬公司內再以『企業社會責任』向巫統需要選票地區提供獎學金、蓋房子,支持納吉政權。

另方面劉又拉攏納吉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子之一的圖爾基建立關係,引進圖名下的一家空殼公司『沙烏地石油國際』(PSI),和一馬公司合作投資。PSI以其在土庫曼及阿根廷油田開發權作價25億美元及一馬投資10億元。合資公司由納吉和劉的親信出任執行長、法務、財務等要職。幕後則由劉特佐主導一切。

然後劉特佐以清償PSI債款之名,從一馬公司掏空匯款7億美元到自己的虛設帳戶。

正事未達成一件,就另找對象辦現金增金,劉特佐結識了阿布達比的『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劉特佐勾結IPIC董事經理卡登及曼蘇爾親王,由高盛操刀,從IPIC保證,馬來西亞政府背書一馬公司發行35億美元公司債。

一馬公司再以27億美元買下內絨能源控股公司。又是高盛公司估價、承銷。不久一馬重新估價,跌價損失提列4億美元。一馬公司再為此發行公司債17.5億美元。高盛食髓知味,五個月後續為一馬公司發行17.5億美元公司債,買下『雲頂發電廠』。當然也是溢價購買,雲頂再捐助納吉麾下慈善基金。

劉特佐用這些竊奪的龐大資金除投資兩艘鑿油船及兩家發電廠外,在倫敦、紐約買了多幢豪宅;投資一家電影公司製作李奧納多主演的『華爾街之狼』;買了一架私人飛機;一艘豪華遊艇;及許多昂貴的珠寶、古董、名畫,部份行賄用,特別是納吉家人;部份自己留存。

劉特佐用竊取來的資金過著豪奢的生活,結識影劇界巨星、名模、中東王室親王,賄賂馬來政府高官、中東王室及往來金融機構高層和會計師。

高盛為一馬公司發行三次債券,共賺了3.6億美元,是正常行情的200倍。

2012年4月吉隆坡爆發十萬人反貪大遊行。穿黃色T恤的老師、上班族、律師、學生、群眾舉著納吉夫人羅斯瑪畫像,質問『你買珠寶的金錢那裡來?』

大馬銀行則從2011年起為納吉總理開立一秘密帳戶,到2014年共匯入10億美元終於曝光。

此時一馬公司債務已達70億美元,且無任何值錢資產可抵債。納吉總理原想一馬公司可為馬來西亞製造創業機會,同時提高自己支持度,結果一馬公司成了藏污納垢的黑天堂,劉特佐已用五鬼搬運將一馬公司掏空。

劉特佐估計撈走50億美元,包括2009年PSI時期15億美元;2012年兩次高盛債券發行撈走14億美元;2013年最後一次債券發行再撈12億美元。

2013年大馬大選納吉雖僥倖過關,但媒體繼續緊追一馬真相,主要是大馬的雜誌(The Edge);及華爾街日報;與(Focus Malaysia)財經周刊;沙拉越報告。另PSI駐英代表朱士托(Xauise Justo)因離職遣散費未談妥,而在公司網站下載50萬筆和一馬等往來文件。

因為行賄、洗錢、回扣、侵佔,涉及多個國家。於是馬來西亞司法部、新加坡、瑞士、美國也都介入調查。大馬在野黨也聯合前總理馬哈地領導下,於2018年5月10日大選中,打敗納吉政權,這是馬國史上首次政黨輪替。馬來西亞政府反貪污委員會於7月3日逮捕起訴納吉,在他家中起出12,000件珠寶、567個名牌包、423只手錶及2,800萬美元現金,合計27,400萬美元財物。劉特佐早在2016年新加坡已通緝在案,日前仍在逃亡中。高盛的亞洲董事長萊斯納,除了賺取千萬美元的佣金外,事後美國司法部還發現他收受了數百萬美元的回扣。

『鯨吞億萬』英文版於2018年9月上市,著者是華爾街日報兩位記者。

馬來西亞的主權基金『一馬公司』弊案不是一特例,而是具所有政府投資事業的通病:
 1)政治決策,欠缺專業:如台灣早年要發展航太工業,近年國艦國造,都未考慮技術、財務風險。
 2)管理浮濫,經驗不足:主持投資經營者缺乏投資及企業經營經驗;唯命是從,締結契約、資金收支都不遵法制規範。
 3)監督機制,形同虛設:不官不民的機構,完全黑箱作業。董事會及政府對監督都形同虛設。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