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下的司法為民真相

圖/pixabay
圖/pixabay

文/劉孔中 新加坡管理大學李光前法學教授

都說司法為民,這具體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在新冠病毒下的司法為民的原則應該如何適用呢?司法為民在壓力測試下的真相又是如何呢?本人親身經歷或可說明。

本人10年前針對監察院交通委員會及倫理委員會先後針對本人處分而有一事二罰違憲之嫌,提起行政訟訴(99年度訴字1230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受理後同意本人部份觀點,決定申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憲,並暫停審理本案。

一暫停,就等了九年。期間本人已經辦理退休並在新加坡開始工作。本人知赴南洋打工不便訴訟,所以在一年多前,主動聲請該院續行訴訟,以早日結案。但是該院置之不理,一直等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終於在108年12月13日作成釋字第786號,該院在109年1月2日裁定續行訴訟程序,並指定於2月5日召開準備庭。

本人因為本案應等監察院依該號解釋文撤銷原處分另為符合該解釋的處分後再議,又新加坡正上課中,故聲請不出席,並建議2/20-3/2或4/6-12一周可以進行言詞辯論。後來該院取消該次準備庭,並立即指定4/9舉行言詞辯論。

本人大約2月中收到駐新代表處轉來的上述言詞辯論通知,從此陷入掙扎,畢竟等了十年,而且沒有聘請律師代理,所以很想回去親自辯護。但因為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新加坡及台灣不斷加強管制措施,跨境旅行越來越困難。最後新加坡政府強力勸阻持長期工作證的人離境,而且宣布回新前必須先經其人力部同意,但該部已經表示只會允許醫療及交通專業的工作證持有人入境,本人入不了境,下學期就無法上課(5月3日開始)。

萬般不得已,只好在3月24日以電郵通知承辦書記官無法出席。但是學校3月26日宣布自30日起所有課程改線上教學(包含下學期),本人想既然如此,還是爭取回台。校方27日回函,仍是強力建議不要離境,不過提醒本人訴訟後回新前務必要經人力部批准才能回新,否則工作證會被撤銷,學校聘用外籍人才的權限也會被撤銷。本人當即訂機票,並以電郵向承辦書記官申請更改日期至4/13-17日(期間須自我隔離14天)。

本人27日傍晚到台,居家防疫到4月11日凌晨(周六),30日周一早正想向法院報告最快4月13日(周一)就可言詞辯論,沒想到承辦書記官打電來告知,法官不同意改期,因為我改來改去。

這就是司法為民?本人打這官司得先繳清一百萬的罰款(打贏也不會有一毛利息),然後要等十年,好不容易等了十年,只差二個工作日就剝奪本人言詞辯論的機會?法院不願等兩天,可是本人卻等了法院十年!而且這中間還有致命的新冠病毒的因素,並非本人可控制。

如此一來,台新兩邊本人要隔離共一個月,惹得雇主極度不悅(可能不續約),結果連最後意見也無從表達。

這就是司法為民的意義,這就是司法為民原則的具體應用,這就是新冠病毒下司法為民的真相!一大堆堂而皇之的司法改革,法官的心態仍是牧民而非為民,這才是問題的癥結!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