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衛產業化

台灣整個防疫生態系統(行為面、技術面與政策傳播面)盡可能的嚴謹,雖然無法根絕境外或境內的感染,但已在各主要國家中成為典範。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整個防疫生態系統(行為面、技術面與政策傳播面)盡可能的嚴謹,雖然無法根絕境外或境內的感染,但已在各主要國家中成為典範。圖/本報資料照片

在各國領導人與媒體一片讚揚這一波台灣在對抗COIVD-19疫情的表現時,身為台灣人固然值得驕傲全民聯防的成果,但或許更值得努力的是思考台灣如何將2003年SARS與2020年COVID-19抗疫期間所繳的慘重學費,將所累積的抗疫經驗與社會資產轉化為產業輸出的競爭力,超前部署疫情外交,爭取台灣更多迴旋於國際舞台的空間。將我國長久以來所累積的醫療能量,對應全球未來層出不窮的醫療需求,不僅將既有優勢拉至人道高度,亦可為台灣開創新的產業契機,一石好幾鳥,可望為台灣產業締造綜效新猷!

台灣的醫療公衛界有兩項獨步全球的優勢:最優秀的人才中一半唸醫學院(另一半唸電機和資訊),以及台灣的全民健保資料庫;前者為台灣的實體醫療公衛儲備了充沛的人才,後者則為一個經濟體邁向新醫療時的關鍵資源。台灣醫療與公衛資源的獨特性已經滿足了策略管理中資源基礎觀點中的關鍵要素,成為不僅一個產業、也是一個國家欲發展競爭力不可或缺的優勢條件。

資源基礎觀點之所以能大放異彩,主導過去30年策略管理研究的走向,和Jay Barney教授於1991年發表於Journal of Management的一篇論文息息相關,該文剖析競爭力的四項資源要素為其價值性(Valuable)、稀少性(Rare)、不可模仿性(Imperfectly imitable)、不可取代性(Non-substitutable),醫療和公衛是台灣少見、兼具四項要素的「產業」,不發展此一產業,產業政策還有更好的選項嗎?

從需求面觀之,姑且不論其致死人數與後續影響,1918~20年西班牙流感、1957~58年亞洲流感、1981直到現在的愛滋病毒、2002~04年SARS、2009~10年H1N1豬瘟、2014~16年西非伊波拉病毒、2015年直到目前未解Zika病毒,其他在非洲與印度發生的小規模疫情,連同此次COVID-19的全球疫情,疫情的週期循環似乎有緊縮的趨勢,未來在公共衛生與醫療的需求可能有增無減,構成了21世紀除了永續挑戰外,未得到應有重視的另一風險領域。整體需求持續飆高,但由於過去國際聯防經驗不足與競合的心結未解,造成各自為政或各有盤算的嫌隙,不利整體防疫的成效。但撇開政治算計,以台灣醫療與公衛專業助攻、征服各國防治疫情,屬事在人為的努力。

從供給面觀之,台灣在兩大波呼吸道疫情所累積出來的防疫經驗(如行為面的戴口罩),已逐漸在觀念上跨越了許多冥頑不靈的文化障礙。而美國公共電視台日昨播放有關台灣防疫的措施,相信有望更上一層樓將台灣防疫成果推上國際社會。台灣整個防疫生態系統(行為面、技術面與政策傳播面)盡可能的嚴謹,雖然無法根絕境外或境內的感染,但已在各主要國家中成為典範!

打鐵趁熱,把台灣防疫系統中的政策生態、社會生態、與技術生態打包為系統,不僅以接下來的COVID-19疫情作為試煉場域,持續精進決策系統,亦可如同捐口罩的外交行為,將系統與國際接軌。難度一定有,特別是各國的政治脈絡複雜,加上兩岸之間的特殊關係所引發的困擾,倘若以人道詮釋破除政治口水,套一句廣為人知的話:失敗的人找藉口,成功的人找方法,還是可以審慎樂估的。

台灣整個防疫生態系統中最關鍵的資源應該非「數據」莫屬,可謂是在轉型數據經濟過程中,最超前的一項部署!不僅自1995年全民健保開辦後累積了25年的數據,更在近年來地理資訊系統的蓬勃發展下,建構出新的服務模式,亦提供地理資訊系統另一人道關懷上的應用典範。此波疫情在邊境管制所採樣的數據十分珍貴,若能結合國內、外旅遊史進行交叉比對,將可勾勒出新的服務模式雛形,當然,前提是在人道關懷與個人隱私之間能取得社會共識。

當台灣過去二十年眼睜睜地看著中國大陸在電子商務、行動服務與金融科技上的突飛猛進,而徒呼負負之際,一場疫情似乎讓台灣撿到了一把彎道超車的槍,而且這把應該不只是泛泛地一把槍,而是可以對付未來日益高漲、威脅人類健康與性命,以及後續骨牌般推倒經濟與產業的「看不見的敵軍」。

如何運用台灣在過去25年(應該是更長遠的醫療公衛史)得來不易的資產,結合這一波防疫在國際上快速傳播的口碑,發展出MIT的下一代優勢競爭資源,值得全國上下同心協力,再度締造MIT奇蹟,只是此番奇蹟不僅是經濟奇蹟,而是結合經濟、醫療、人道的包容式奇蹟(Inclusive Miracle)。屆時,台灣在國際參與的空間勢必十分遼闊,台灣成為全球領航的先進社會,指日可待!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