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防疫政策的兩難

為了防疫,當前政府要求民眾在戶外須保持1公尺、室內1.5公尺的所謂「社交距離」。圖/姚志平
為了防疫,當前政府要求民眾在戶外須保持1公尺、室內1.5公尺的所謂「社交距離」。圖/姚志平

當川普面對全美死亡人數一天逼近千人的新冠疫情,這場曾經是他口中「民主黨的陰謀」,演變到一發不可收拾、死亡人數可能超過十萬人以上的境地,有兩件事情必須重視:第一,專家的政策建言,為什麼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以及第二,當下從歐美國家「外銷轉進口」,目前爭議的室內無法維持1.5公尺的社交距離,「業主應該停止營業」,就算處於柔性勸說階段,執行防疫政策,究竟是解決方案,還是衍生更多問題。

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在1969年一場名為「沈默的大多數」(Silent Majority)演說,有一段話如下:「如果必要的話,一個領導人必須要勇於承擔不受歡迎的政策立場…當他發現必須要這麼做時,他就有義務向人民解釋,爭取支持,並贏得同意」。

美國川普總統每次記者會上,除了防疫總指揮副總統彭斯,背後總站著一位有披肩圍巾的資深女士(Deborah Birx),以及一位身材短小的老先生佛奇(Anthony Fauci)。前者負責白宮新冠病毒小組的因應協調(WH Coronavirus Task Force Response Coordinator),川普曾經說,如果沒有口罩,用圍巾或披肩遮住口鼻,也同樣有效,但未得到她的認可。而後者是川普的顧問佛奇,在民間擁有極高的聲望;漏網的鏡頭是,媒體記者質疑某些說詞時,川普當場轉身問佛奇,回頭後對記者悻悻然表示「他不同意」,可見這位「美國版鍾南山」直言不諱的個性與地位。

但不幸的是,為什麼從1月23日武漢封城以來,川普直到3月29日都還強調,要在4月12日復活節全面復工,回歸正常的生活。科技研發獨步全球的美國,面對疫情的侵襲竟是如此無力招架,美國國防部在4月初甚至還被迫準備好10萬個屍袋,何以致之?

美國總統的政策性宣示,絕對不可能一時興起或是心血來潮(雖然川普確實曾經這麼做過很多次),總統必有所本的是事實、資料、或是證據(facts, data and evidences),但能不能讓他回心轉意,存乎一心。而對於心有罣礙、只希望連任的川普來說,事實、資料、或證據並不實用,因為訊息在短期內太快、太多、太複雜。雖然首席顧問佛奇不斷接受新聞媒體專訪,說明預測模型的資料,他的詮釋也使得龐雜的多元訊息富有意義。然而,以證據做為基礎的防疫專業意見和政策情境預估,必須要面對政黨立場、政治利益不同的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眾多的個人組織團體,大家面對的生命危險之狀況不同,各有各個難處。換言之,疫情管控的強力作為,在美國的民主國度,還需要更多政策溝通和政治傳播的技藝,以及更能讓人民有感的紓困措施。

川普這次新冠疫情的防治作為,不足以回應民眾的需求,忽視專家的政策建言,更不重視和州政府的溝通。而這也同樣出現在當前政府要求戶外1公尺、「室內無法維持(1.5公尺),業主應停止營業」的所謂「社交距離」爭議,要求做不到室內社交距離的業者必須停業,但「徒法不足以自行」,許多小微商家就直指政策不知民間疾苦。

當政府一再希望國人「戴口罩,多洗手」的時候,必須學習的典範是後來蔚為流行的「不握手,用肘擊」的宣傳,是防疫、也是提醒的動作,被競相拍攝成形形色色的影像,成為避免疫情蔓延期間最好的社交禮儀。正因為「肘擊」有科學的證據,對避免被感染十分重要,新鮮有趣,又不會失禮,無論是在西方或東方,都不像「戴口罩」有著明顯的種族與文化上的差異。
 回頭談政府要落實戶外1公尺、室內1.5公尺的政策措施,此等的社交距離在春假期間根本就做不到,更遑論做不到室內間隔1.5公尺,業者就要停止營業的政策宣示。就算目前只是柔性勸導,還沒有到強制處分的階段,但在堅持專業技術和知識的「技術決定論」的同時,仍應考量真正的可行性。

尤其在行政院史無前例挹注高達1兆新台幣紓困計畫的同時,衛福部提出沒有做到安全距離就要業主停業,在民生凋敝之際,無異對弱勢的小微型企業經營者再補上一刀。正如同歐美人士見面親吻臉頰是禮儀、不習慣戴口罩則是他們的文化一般,做不到社交安全距離就必須停業,引發民怨或許事小,政府官員不能體察民意的根深柢固的價值觀,才是問題之所在。執行防疫政策的兩難,正考驗執政者的智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