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社會融合與平等在美國的省思

新冠疫情延燒,美國總統川普在大選前六個月,一聲令下要求各州政府:「讓美國再次開工」,在國內引發許多政治爭議。圖/美聯社

最近隨著新冠疫情的延燒,美國總統川普在大選前六個月,面對如此嚴峻形勢的回應,是典型的政治組合拳,從批評世界衛生組織、撤回對該組織的經費補助,然後再一聲令下要求各州政府:「讓美國再次開工」,然而卻在國內引發許多政治爭議。

「政治是複雜的力量組合,所共同產生的結果…這種極度複雜的分析和政治過程,沒有起點,沒有終點,也沒有疆界」 ;Lindblom於1968年對美國政治的定義,至今仍是真知灼見。在2020年遭遇新冠病毒的侵襲,川普總統在政治上幾乎全方位的反擊,驗證了「病毒沒有疆界,政治亦復如是」。

在4月12日復活節之後,美國人普遍陷入生命財產安全之恐懼,川普對外透過白宮記者會批評中國大陸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對內則是以Twitter針對民主黨執政的各州,發動解放經濟管制的政治內戰。

一方面,在4月17日他個人的推特,針對三個民主黨執政的州政府,發動支持群眾遊街抗議,不戴口罩、攜帶槍械,抗議州政府的禁足令侵害個人自由。美國憲法第二號修正案賦予人民擁有槍械權利,所形成的這次另類戰爭,大批民眾持槍遊行示威的畫面,能不能「讓美國再次開工」(Re-open America Again),仍在未定之天,但發動基層民眾「要生活,要工作」的抗爭行動,已經造成兩黨執政各行其是的「一個美國,兩個世界」。

另一方面,這次疫情延續迄今,產生兩個經社現象,是川普急於全美各州全面復工的最重要原因: 拉丁裔與非洲裔的死亡率遠超過兩者合計30%的總人口比例,「少數社區」(black and brown communities)的蒙難,引發在醫療費用過高之外的「社會融合與平等」(social inclusion and equity)問題。而超過2,200萬人失業,加上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超過8000萬)沒有儲蓄習慣,不復工就不會有收入,這是再六個月就要總統大選的川普,最念茲在茲的大事!

這兩個現象,一個是深層的種族經社問題,這次因為疫情奇襲而浮出檯面;另一個則是全球化以來,美國製造業空洞化、以服務業提供大量工作機會,禁不起全國禁足封城令的考驗。事實上,川普在今年1月已經有一張促進弱勢族群就業的漂亮成績單,包括就任後,重新進行一對一的談判,而且美國國會在去年12月就通過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誤判疫情所引發的衝擊,對於美國總體經濟的影響難以評估;貧窮與種族、以及國家產業發展政策,這個盤根錯節的複雜問題(wicked problem),美國政府恐怕很難提出有效解決的因應對策。

做為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國家,美國對於弱勢族群和苦民所苦,或是民權觀念與社福政策的重視程度,都遠不如歐洲的社會主義國家。對於社會民主政治(Social Democracy)的理念更是嗤之以鼻,這些理念包括:平等機會的促進;兒童福利與教育、社會與經濟相關政策介面的整合;以及增強社會的基礎建設(social infrastructure)和人力資本。而要做好這種從草根到政府(grassroots to government)的「聯合治理」(Joined-up Governance),需要的則是新的跨組織運作路徑、以及新的公共服務提供方式。然而這些正是美國憲法「權力分割」(fragmented powers)憲政設計之軟肋,因為獨立宣言裡面,只有論及公民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卻沒有提到負責政策執行的地方(州)政府。

就此而言,短期之內在疫情隨時可能反撲的情況下,「什麼時候」和「如何循序漸進的再次開工」,都會是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爭議焦點;而急於在11月大選連任的川普,當然會盡一切可能趕快復工。凡此種種,都涉及到接收不同公衛醫療資訊、而且不同政策價值的個人組織團體的共同參與。

更重要的是,處於全國緊急狀態的美國,現階段最需要一位願意跨越黨派爭議,促進各個族群的「社會融合與平等」(social inclusion and equity),而且依據憲法,分享權力、匯合預算資源,群策群力的國家領導人。至於中長期的解決之道則在於,確認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聯合治理信念,並透過具體行動加以落實。

有鑒於今年是選舉年,生命的脆弱雖然沒有族群之分,但少數族裔弱勢的經社地位,所衍生出來社會融合與平等的問題,卻正隨著病毒的出現而更顯嚴重。從聯邦政府到州(地方)政府的聯合治理,要在短期間看到政策成效,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然而,值得努力的共同目標是,社會融合與平等做為普世的價值,對於任何一位美國總統來說,都是一條不能迴避的漫漫長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