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經濟不能只靠撒錢

受疫情衝擊,國內餐飲業業績如雪崩式衰退,亟待政府針對不同產業拿出紓困對策。圖為港式飲茶老店加減做些便當及茶點外賣補貼營收。圖/本報資料照片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對產業造成的衝擊,行政院透過編製特別預算,預計對中小企業拋出9千億元的紓困貸款。其中,針對艱困企業員工薪資及營運資金的補助條件,除了被質疑出現經濟部與交通部的補助條件不同調,以及設定補助門檻為營業額衰退需逾五成才得申請等亂象之外,另有立委透露,已有多家公股行庫高層制訂核貸執行的KPI,要求基層人員衝業績,將可能導致不缺錢中小企業拿到貸款,需要紓困的企業反而貸不到錢的亂象。

歸納這些被質疑的紓困缺失甚至亂象,雖非無的放矢,但也不應一概否定。更準確的來說,這一次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對受衝擊影響的各國政府,毋寧是一次危機處理能力與治理績效的全面考驗。各國因國情不同,受災情況不同,不論是紓困救濟或振興產業的對策方案,自然也是各異其趣,以及可能出現不同程度的亂象。但就前段引述遭質疑可能引發亂象的三種樣態,其實是有值得進一步探討的空間。

首先,有關經濟部和交通部對紓困補助條件不同調的議題。沒有錯,4月10日經濟部在行政院說明對艱困企業員工薪資及營運資金提供補貼的條件,與交通部採取同一標準,也就是規定雇主不得減薪超過二成才可申請。但是到了4月20日正式公告經濟部的紓困及振興辦法時,卻變更為不得減薪。

進一步探討經濟部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政策急轉彎」,其實是考量如果統一規範「減薪不超過二成」才可申請,恐遭致外界誤解政府在變相鼓勵企業減薪。就如同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時,當時的馬政府曾設定保證22K的薪資底線,結果卻反而出現後續企業進用新人的「錨定效應」。因此,經濟部的政策轉彎,雖然冒著被質疑部會不同調的風險,但其實反而是更務實的做法。也就是應視不同產業訂定不同的紓困條件,而非強求表面的一致卻可能出現更大的後遺。

其次,針對紓困條件的另一項規範,也就是必須是營業額衰退逾五成的企業,才可申請紓困補助。公布以後就有企業反映此一規定太過嚴苛,某些產業可能衰退三成就難以為繼。面對業者的反應,分管的政務委員龔明鑫先是於日前表示,行政院願意給些彈性;緊接著經濟部也回應,表示正在跟不同產業做細部溝通,提出各產業合適的標準。

檢視經濟部的此一回應,再次印證行政院原先發布的紓困方案,從全面著眼統一規範紓困條件,固然可以避免政出多門的質疑,但卻有未必能切合不同產業樣態真正需求的缺失。而經濟部的回應,在提供更精準務實的紓困需求的同時,同樣也會有可能出現各自為政及不公平的風險。如何執兩用中,將是對經濟部的另一項考驗了!

此外,有關立委反映部分公股行庫在執行紓困貸款時,量身打造KPI,在要求基層核貸員工衝業績的情況下,可能出現想借錢的借不到,不缺錢的反而可以拿到貸款的亂象。站在政府的角度來看,自然不容出現這種治理上的亂象。但是引進KPI,的確可能出現重量不重質的反效果,也就是為了彰顯執行績效,卻可能出現紓困貸款並沒有真正用在刀口上的後遺。因此就如同前面的兩個議題,不論是政府施政,或者是執行疫情紓困專案,在重量和重質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從來就是執政團隊無可逃避的法定職責和績效考驗了!

執政團隊除了要面對疫情紓困的考驗之外,在國內外疫情趨緩之際,蔡政府將可望在5月底從紓困模式進入振興模式。但檢視在紓困階段,行政院只是聚焦於對中小企業拋出9千億元紓困貸款的分配執行,但在振興階段如果還是只知繼續撒錢,恐怕就難收振興之效。我們認為重點應在協助產業的轉型,尤其是數量龐大的中小企業,其經營模式向來偏於保守、求穩,做生意的模式,主要就是參加展會或由老客戶轉介,但是疫情衝擊下實體消費萎縮的背後,其實帶動朝網路轉型的商機。大陸電商龍頭阿里巴巴已於4月初發布聚焦中小企業的「春雷計畫2020」,日前更推出春雷計畫的台灣版,用線上化的方式協助台灣中小企業走出疫情困局。

姑不論這一春雷計畫是否為阿里集團藉機擴張其營運版圖的策略,但對台灣中小企業而言,無疑比光給錢更實在。即使台灣本土的企業做不到,政府也應跳脫只會撒錢就以為可以振興產業的傳統思維。大家不妨密切關注5月底前蔡政府是否真能端出與撒錢紓困不同的振興方案!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