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第二任:勿忘改革初衷

蔡英文總統正式進入第二任任期。圖/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正式進入第二任任期。圖/本報資料照片

在四年前高舉改革大旗的蔡英文總統,本周即將正式進入第二任期,由於台灣對抗新冠肺炎的戰役中成績卓著,面臨五二○換屆前的心態,求穩成為政府施政的主軸,在兩岸關係上蔡總統重提「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的八字箴言;在內政上現有的蘇貞昌內閣僅作小幅度改組,傳達出力保執政戰果的維穩訊息。

求穩雖然是目前社會的主流氛圍,卻與四年前蔡總統就職大相逕庭,當時蔡總統高舉改革大旗,在她的就職演說以「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為主軸,提出「經濟結構轉型、強化社會安全網、社會公平與正義、區域的和平穩定發展及兩岸關係」等,作為政府必須要承擔的四大任務。在此架構下,蔡總統一口氣點名年金改革、教育改革、能源轉型、經濟結構轉型、人口老化、長照體系、托育制度、環境汙染、財政健全、司法改革、食安問題、縮短貧富差距、以及社會安全網等,幾乎涵蓋台灣社會發展的所有面向,展現全面改革的強烈企圖心。

如今回頭審視,蔡總統過去四年的改革成效有限,年金改革只做了軍公教,而牽涉千萬名勞工的權益的勞保年金將在2027年破產,是真正影響台灣社會安全的核子彈等級的議題,而且一旦遭遇二、三月那種股市重挫的危機,勞保基金破產時程還會提前,卻沒有聽到政府有任何改革的倡議;司法改革委員會雷聲大雨點小,比起四年前,人民對司法的信任並無任何提升,司法體系沒有結構性的改革,反而被殺警案、小燈泡案等個案牽扯,淪為民粹的情緒發洩。

蔡英文政府做了許多討好年輕人的減稅措施,例如在2018年推出「就學貸款輕鬆還」方案,在一年寬限期之外,還再加上延後還款與免除利息的優惠。類似的政策也出現在生育補助,例如未滿兩歲育兒津貼補助2,500元等,討好年輕人的財政補貼政策成了施政主軸。但是,這些津貼對於提高生育率並無實質幫助,說坦白只是擦脂抹粉的化妝術,對於年輕人不願生育、無力買房、社會資源向老人傾斜等根本問題,沒有實質的改善。

「經濟結構轉型」是蔡總統在第一任提出政府必須承擔的四大任務的首項,她說這是政府必須承擔最艱鉅的使命,如果大家還有記憶,蔡英文政府有長達兩年的時間高舉「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價值」,追求永續發展的新經濟模式。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強化經濟的活力與自主性,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經濟合作及自由貿易談判,包括TPP、RCEP等,並且推動新南向政策,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

不過,經歷林全、賴清德、蘇貞昌三任行政院長之後,今天已經鮮少聽到創新、就業、分配三大核心價值,TPP、RCEP也因為中美貿易大戰的爆發而不再討論,FTA還在紙上談兵,美豬進口的老問題也沒有進展,雖然台商回流的政策相當成功,但是回流投資大多還在紙上作業的階段,從進出口貿易的比重來看,台灣對大陸這個單一市場的依賴,並沒有降低。

蔡總統的第二個四年,必須貫徹「經濟結構轉型」的艱鉅任務,台商回台投資給了大量的貸款與利息優惠,吸引登記回流投資規模超過新台幣1兆元,但是已經落實、開始啟動建廠的僅有3千億元,經濟部必須將廠商的「承諾」落實,而且要確保回流的台商真正將產業技術升級、將市場結構分散,從傳統的低毛利代工升級為高附加價值的關鍵產品製造,這是關係到蘇貞昌院長與沈榮津部長歷史地位的成敗關鍵。

另外關於經濟結構轉型,一直缺乏的拼圖就是外資企業的直接投資,眾所周知外資直接投資的一塊重大的絆腳石,就是個人綜合所得稅率,我們的稅率將外派經理人趕到低稅率的香港與新加坡,財政部顧慮稅收流失與公平原則,不敢採取突破性的做法。只要這塊絆腳石沒有搬開,台灣的外資直接投資就不會有實質突破,我們只是從製造業代工,轉變成目前的軟體工程師代工,走的仍然是低薪、為人作嫁的老路。

我們期盼進入第二個四年的蔡英文政府,勿忘改革初衷,將過去四年做了一半、或者已經放到倉庫的改革政策,再拿來仔細檢討,那些迫切、無可逃避的改革,例如勞保基金破產、司法改革、世代正義、鼓勵生育、長照產業等,一定要找出在四年內繳出成績的可行方案,而已經略有成效的例如海上風電、台商回流,則務必確保高品質的執行。改革是政府存在最重要的價值,歷任總統在第二任總是求穩,最後都被變動不居的環境所淘汰,蔡英文應該引以為鑑,勿忘改革初衷。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