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部署」是怎麼惹禍的?

「超前部署」一詞最近在各界被頻繁使用。圖/Pixabay

近月來「超前部署」一詞在公部門被頻繁使用,業界人士亦踴躍跟進、似頗為企慕此種近於掐指運帷之決策心境,但有此心境未必能創造想望之結果,甚至有時禍害即由此而來。

先看超前部署而招禍之例。明嘉靖年間,首輔嚴嵩貪污擅權、極能討好嘉靖帝,嘉靖帝虔信道教、喜好青詞(道士舉行齋醮時上奏天庭的詞章),嚴嵩兒子嚴世蕃是青詞好手,嚴氏父子因而獲嘉靖重用,加上嚴世蕃深黯文官僚俗、記性奇佳,掌握朝政二十年,期間曾迎嘉靖帝之意殺害直臣楊繼盛、沈煉。之後嚴世蕃因在家鄉為非作歹,搶劫、傷人遭彈劾下獄,其他大臣想接續彈劾嚴世蕃,嚴世蕃則令手下在外宣揚殺楊沈之案,欲引導大臣們彈劾他殺害楊沈兩人,因此事是嘉靖主導,嚴世蕃知道若因此遭彈劾,大臣們等於違逆嘉靖,自己反而可以出獄;但次輔徐階識破嚴世蕃深沈的「超前部署」,從彈劾奏表中撤去殺害楊沈之事,改以朦朧曖昧的「據龍氣之地、其友人結交倭人意圖不軌」等事彈劾;本還氣定神閒的嚴世蕃在知道彈劾罪名後,哭道「我死矣」、旋遭棄市。嚴世蕃已可算是能測察時勢,但卻輕忽對手徐階的能耐見識,致使其「超前部署」反成為置己於死地的最後一擊。  

另一個更善於「超前部署」的是趙高。他在鼓動宰相李斯矯詔、賜死秦始皇長子扶蘇、助胡亥奪位後,為免始皇其他子女不利於己,便慫恿胡亥殺害兄弟姊妹。他再誘導胡亥縱情聲色、各地民眾已因秦朝過度動員民力、嚴刑峻罰而揭竿起事,李斯想報知胡亥此事、並除去趙高;趙高卻引導李斯於胡亥正盡情耍樂時進奏,胡亥大怒,趙高再以李斯與起義首領同鄉為由,暗指李斯有反意,李斯遭下獄。下獄期間,李斯上書申辯,趙高則使人假扮為胡亥所派前來審案之官吏,每遇李斯抗辯即予毆打、李斯若認罪則予好言悅色,循環多次,李斯遂習於認罪。後胡亥真正派人前來審案,李斯習慣性認罪,旋遭腰斬滅族。

後趙高更思鞏固權勢,以「指鹿為馬」甄別及剷除不順己意的官員。趙高開始被胡亥懷疑後、心中恐懼,命黨羽扮成盜賊、再撥另一批兵卒以平亂為名進宮,迫胡亥自殺。之後趙高想自立為帝,登殿時突覺地動山搖,遂知天意不可違,群臣不會答應;再派使者聯絡劉邦欲共同瓜分秦朝自立為王,為劉邦所拒;最後再與群臣商議立子嬰為帝,終被子嬰所誅。趙高以扭曲義理人倫的方式做出極致的「超前部署」,最後害死自己、也毀了整個王朝。

同樣具有篡位能量的曹操,充分瞭解局勢,深知自己挾天子以令諸侯,沒有篡位的條件,最多只能為其子曹丕作準備,面對下屬的勸進,只說了「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周文王在位時,即有代商之意,但國力不足,只能默默增強實力、逐漸翦除效忠商的諸侯。其子周武王接位,先出兵至孟津,有八百諸侯聞訊赴援,但武王及姜尚均認為時機尚未成熟,面對諸侯勸進發兵滅商,依舊決定退兵;再過兩年,商紂更為暴虐,才正式出兵朝歌滅商。曹操及文王武王都知道,時勢不到,強要逆勢而為,一旦失敗,會嚴重耗損為此所累積及動員的力量,逆勢而行的超前部署當有此領悟。

怎樣的超前部署會帶來禍患?上例表明,超前部署者,必須敬重對手,切忌如嚴世蕃聰明到自以為是,以為天下盡在掌控,否則將無法察覺其部署暴露在精明強大對手前的脆弱性;必須知義理,不能如趙高般扭曲義理,否則超前愈久、部署愈密,所積之怨孽亦將愈深,反彈亦將愈烈;必須察時勢,要能如曹操文王武王,明白逆勢的超前部署更須審時度勢,不能任意發動以免徒招折損。倨傲自滿、不知義理、不察時勢的超前部署,終將帶來禍患。此次政府運作意圖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何以失利及會招來何種禍患,不知是否能明白於此?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