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保與勞退改革,蔡總統責無旁貸

勞保年金預計2026年破產,疫情受創最深的900多萬中小企業勞工,攸關他們福祉的勞工保險和勞工退休金的改革,更有其必要性與急迫性。圖/本報資料照片
勞保年金預計2026年破產,疫情受創最深的900多萬中小企業勞工,攸關他們福祉的勞工保險和勞工退休金的改革,更有其必要性與急迫性。圖/本報資料照片

相對於第一個任期勞動基準法的兩次修法和公教年金改革,蔡總統520演說談到產業發展戰略、以及醫療健康網和社會安全網的政策,但最大的遺珠之憾,莫過於截至今年3月底為止,對於57萬1,560個投保單位,勞保總數1,045萬3,322人的勞工,蔡總統並沒有明確的政策宣示。就此而言,疫情受創最深的900多萬中小企業勞工,攸關他們福祉的勞工保險和勞工退休金的改革,更有其必要性與急迫性。

現行的社會保險制度,以勞保最為源遠流長。勞工保險的法源依據是勞保條例,而勞工退休金的法源是勞退條例(但舊制則是勞動基準法)。兩者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是政府(10%)、勞工(20%)、雇主(70%)共同分攤,而後者則由雇主自行提撥6%,雖然勞工也可以提撥6%,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意識或能力提撥。由於勞保每三年要精算一次,但2015年與2018年的精算報告指出,該制度將分別於2027年、2026年會破產,而這其間,2017年到去年則連續三年都有虧損。政府每年補助勞保費的200億元,未來可能只是杯水車薪。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次蔡總統520政策宣示所引發勞保與勞退爭議之導火線,恐怕脫不了關係的是行政院農委會針對農民的紓困,以及可能只是現在看得到、但未必以後能吃得到的農保優惠措施之改革。

細觀現行社會保險制度的類型有勞保、農保、公保、軍保、國保,如果外加老農津貼,以及七種退保制度,誠可謂琳瑯滿目,主管的權責機關不同,給付標準也高低有別。社會保險制度的疊床架屋,動輒得咎;降低保險費率、增加給付金額與項目、以及針對特定對象的保費,由政府全額補助,這三個問題直接影響到選民的荷包,卻無助於永續經營的保險財務。

從1996年直接民選總統以來,兩個主要政黨都嘗試進行改革,但過去20多年頻繁舉行的選舉,使得政治人物莫不望之卻步。即便如此,1995年在當時行政院長連戰開辦、整併醫療部分的全民健保,是相關的第一個重大改革,2017年由林全院長推動的公教年金改革,則是第二個重大改革。今年的新冠疫情防治,台灣的表現,全球有目共睹,而最重要的就在於全民健保的制度基石,以及政府從SARS學習到的政策經驗,和國人因為SARS養成的口罩文化。但是,相對於當年的「全民」健保,蔡總統對於攸關千萬勞工權益甚巨的勞保和勞退,卻並沒有提出因應對策。

回顧蔡總統第一個任期完成的公教年金改革,確實有些成效。但卻仍然會被批評「改革只做了一半,而且只是一小半」,原因就在於截至今年3月底,相對於產業、交通及公用事業勞工(331萬,20人/單位比)、公司行號員工(355萬,11人/單位比)、新聞文化及公益和合作事業的員工(351萬,25人/單位比),這樣的投保單位與勞工比例,政府機關及公私立學校之員工只有47萬4,532人(投保單位8,375個),56.66人/單位的比例算是「大型雇主」。而此時此刻的中小企業實在更應受到關注。

展望未來,有三件事情必須進行全盤思考。首先,2019年12月已經公布、但行政院尚未宣布施行日期的「中高齡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考慮到因為疫情造成大量失業與無薪假勞工,加上大專院校6月畢業的年輕勞動力的投入就業市場,政府必須重新思考,該法是否「要不要在今年」、或「今年什麼時候」正式施行,而進行中高齡人力的盤點,則是當務之急。

其次,對於工商企業經營影響甚巨的「最低工資法」草案,適逢今年國際經貿和國內經社環境的劇變,蔡總統是否要在後疫情時代、9月再開議的本屆立法院第二個會期,賡續性的積極推動,事關工商企業界與勞工薪資保障、保費負擔、退休金提撥之權衡得失,「總量負擔無上限」對於企業經營的干擾及影響,是蔡總統必須做出的政治決斷。

最後,面對最快2026年勞退基金的破產,要怎麼辦,無疑是短期間必須提出對策方案的重中之重;政府提高補助金額,絕對只能治標,而要提高基金的投資績效,則又是另一個問題。綜而言之,在七種退休制度裡面,勞工人數最多,而且超過千萬人,但權益卻比不上軍/公/教、私校教職員、政務官、以及法官/檢察官;何以致此,原因多重,但如果是因為層級不夠高,則曾經擔任過行政院長的副總統賴清德,無疑是領導勞保與勞退改革相關委員會的最適當人選。

寄望蔡總統能將817萬張寶貴的選票,化為民氣可用的有效策略,同時摒除討好特定選民的政治考量,大刀闊斧推動「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但卻可以解決問題」的改革。這是人民的期盼,也是蔡總統應該自我期許,做為改革者的歷史定位之試金石!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