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快樂

有兩種方法可以使我們獲得身體健康,第一種是運動,第二種是心理的安靜。如果我們整天在憂慮,我們的健康會受到負面的影響。圖/pixabay

在前一篇文章筆者討論了「滿足與快樂」, 在這一篇文章筆者將討論「健康與快樂」。 大家都瞭解,如果身體不健康,我們不容易快樂,身體健康是我們生活快樂的必需條件,但是健康不是生活快樂的充分條件。

既然健康是我們生活快樂的必需條件,我們如何能夠獲得身體健康呢?有兩種方法可以使我們獲得身體健康,第一種是運動,第二種是心理的安靜。如果我們整天在憂慮,我們的健康會受到負面的影響。

有多種運動可以促進我們身體健康,筆者愛好的運動包括打太極拳,游泳,打網球和打高爾夫球。從六歲開始,筆者便跟著父親鄒殿邦先生打太極拳和游泳。從1920年初期開始,父親在廣州從事商業,十分成功。他捐贈了大量的錢財給國民政府,包括建立黃埔軍校和建築廣九鐵路的經費。因為父親刻苦地工作,用心太多,使他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醫生勸他多休息,並作適當的運動,包括打太極拳。他請了一位太極拳大師董英桀先生到家裡教他打太極拳。董英桀先生是中國南方最傑出的太極拳老師,當董老師到家裡來教父親的時候,我便有機會跟著學打太極拳。長大以後,我繼續在每天早上吃早飯以前打太極拳。

游泳也是我最喜好的一種運動,當我在6歲以前住在廣州的時候,父親在廣州東山區珠江旁邊建築了一棟一層樓的房子給我們住,名叫「海屋」,父親請了胡漢民先生題字,在海屋的門前掛了一個牌,上面寫了「海屋 胡漢民題」。所以當我們住在廣州的時候,天天可以在珠江游泳。還有在暑期我們必定到香港淺水灣的海灘游泳。1936年6月,日本軍隊佔領廣州,我家搬往香港,當然父親和我在夏天常常到淺水灣的海灘游泳。

打網球是我在廣州唸高中的時候開始學的,但是不常打,到了1970年搬到普林斯頓城,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以後才有機會常常打。在普林斯頓我也有機會學打高爾夫球,高爾夫球可以一個人打,不需有伴。打高爾夫球比打網球有意思的地方是打了每一球以後,我都有機會判斷這次打的球是否合我的理想。如果打得好,我便會十分滿意,如果打得不好,我會自我檢討,看看在下一次打同類的球的時候有什麼方法可以改進。這便是說在打高爾夫球的每一球以後,我們都有機會檢討打這球的方式是否適當,如果不適當,我們應當如何改進。

心理的安靜也會影響我們的身體健康,如果我們天天憂愁,心理不安靜,我們的健康會受到影響,我們不會得到身體健康。因此,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討論過,如果我們常常對我們生活現況不滿,我們便不可能過著快樂的生活。

最後,讓我談談快樂與健康的互相關係,健康是快樂的必需條件而不是快樂的充分條件。要得到生活快樂,我們還需要培養適當的心態,包括對我們生活滿足的心態。在前一篇文章,我討論了如何用滿足的心態得到快樂。在這一篇文章,我指出了滿足的心態不是得到快樂的充分條件。如果我們的身體不健康,我們不會快樂。我們還需要用各種方法來增進我們的健康才能獲得生活的快樂。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