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成長創新低,基本工資調升宜慎思

明年的基本工資是否調升,將在8月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做出決定。圖/本報資料照片
明年的基本工資是否調升,將在8月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做出決定。圖/本報資料照片

明年的基本工資是否調升,近日由於勞動部召開工作小組會議又受到矚目,勞動部將在下月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做出決定。事實上,從上週公布的經常性薪資、通膨率、景氣燈號等資料看來,如今並不適合調升基本工資。

我們百分之百贊成政府藉基本工資保障勞工的生活,如同亞當斯密雖主張市場經濟,但在工資這件事上,他卻認為政府應介入,他說:「大環境對勞方不利,政府應站在勞工這一方,以使勞工至少能獲得維持基本生活的工資。」然而,政府介入說來容易做來難,實務上仍應回歸經濟成長、薪資走勢及物價變化綜合判斷,而非聽少數政治人物的號令。

亞當斯密所著的國富論以專章討論工資,他說:「勞工、僕人及各類職工占社會總人口比重極高,若大部分成員陷於貧困悲慘,對社會是不利的,這樣的社會也絕不可能繁榮幸福。而且,供給全體社會衣服、食物、住所的人,只有在自身勞動生產物中能夠分享一部分,這才算是真正的公平。」

我們完全認同亞當斯密所言,讓所有勞工分享「經濟成長果實」也是文明國家應有的施政思維。然而,在這個思維底下,也要考慮此刻的台灣在疫情衝擊下,是否還有「經濟成長果實」?若沒有果實,硬要拿果實出來分享給勞工,自非亞當斯密所樂見,至終反而會弄巧成拙。近期台灣有經濟成長的果實嗎?以下四點是我們的分析:

第一、全球經濟衰退,未來風險升高:今年的景氣,自年初受疫情影響,一直處於低迷的狀態,全球經濟陷入蕭條,美國失業率升至10%以上,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二度調降全球經濟成長率至-4.9%,並警告若爆發第二波疫情,明年全球經濟成長只有0.5%。這樣的局面已令多數企業的營運困難重重,擔子日漸沉重,面對如此慘澹情勢,調升基本工資實非所宜。

第二、景氣三亮黃藍燈,國內經濟疲弱:我們再看看台灣的經濟情況,依據國發會公布的景氣報告,景氣已連續亮出三個月的黃藍燈,代表景氣非常疲弱,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景氣領先指標累計七個月的跌幅達到5.5%,同時指標累計跌幅亦達3.6%,這都是金融海嘯以來最嚴重的情況,風險之高,不言可喻,面對景氣寒冬還要提高基本工資,對企業而言無異是雪上加霜。

第三、薪資升幅七年最低,企業營運沉重:日前主計總處也公布今年企業調薪的情況,受這一波疫情影響,企業調薪意願下滑,今年以來經常性薪資年增率逐月下滑,迄5月降至0.68%,創下近七年單月最低,其中運輸倉儲、機械設備製造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旅行服務業今年前五月的經常性薪資更比去年同期下滑。這告訴我們,政府當前最該重視的是維持就業穩定,而非調升基本工資, 倘若因調升基本工資而導致失業人口上揚,自非執政者所樂見。

第四、上半年物價下跌,調升基本工資欠理由:今年國內物價相對平穩,非僅平穩,在消費疲弱,業者降價促銷下,台灣消費者物價已連跌五個月,上半年跌0.22%,研判七月還會再跌。長期以來,物價變化是工資調升與否的重要參考,當物價大漲,為維持國人的購買力,政府便有理由幫軍公教加薪,這在兩次石油危機的年代屢見不鮮,如今物價不漲反跌,難以構成明年基本工資調漲的理由。

再者,蔡政府執政以來已連續四年調升基本工資,由105年的20,008元升至109年的23,800元,成長18.9%,時薪的基本工資也由126元升至158元,成長25.4%,這一期間基本工資的成長率不但高於同期間經常性薪資升幅7.8%,也高於同期間GDP的成長9.5%,這說明蔡政府執政四年透過行政的力量,確實已改善了兩百多萬名邊際勞工的待遇。

過去也有一種說法,就是民國86~95年基本工資十年未漲,因此今天有必要多漲一些。然而,經過近十年的追趕,基本工資已更勝當年,以86年而言,當年經常性薪資30,930元,同年基本工資15,840元,基本工資占經常性薪資的比率51.2%,去年經常性薪資41,883元,基本工資23,100元,此一比率升至55.1%,今年基本工資23,800元,經常性薪資前五月平均42,257元,這一比率又升至56.3%,寫下史上基本工資最接近經常性薪資的一年,那十年未漲的進度已全數補上。

我們認為,從前述討論可以發現,不論從長期的基本工資合理性著眼,或者是循短期基本工資的調整機制來看,明年基本工資皆不具調漲的迫切性及合理性。在沒有「經濟成長果實」的此刻,執政當局自應韜光養晦以待來日,方是善策,反之,揠苗助長以求一時之快,終將釀禍,實非智者所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