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颱風假的政治經濟學

颱風假若是放得好,則可賺得「神」的美譽,若是應放而晚放,就會引來很大的民怨。圖/本報資料照片

前幾天剛從台灣外海穿過的米克拉颱風,在台北只造成當日的一陣小風雨,各機關也都沒有因此而停班停課,十分幸運,惟若情形不是如此,當日可能是風大雨大,而相關縣市首長也適時宣布放假,若此媒體以「X神」讚之亦非不可能。

相對地,若地方首長們沒猜得準,而讓大家可在無風無雨下放個大假,一伙人沒事樂得去逛街、看電影,則依過去情形觀之,地方首長們似也無須為自己的決定負任何政治責任,大家通常也不會苛責,而工商企業們,也只能忍痛接受。

一個颱風假,若是放得好,則可賺得「神」的美譽,若是應放而晚放,就會引來很大的民怨,為此,颱風假應如何放,情形似乎就很清楚了:寧可錯放,不可少放。

此外,我們的氣象單位,若是擔心氣象預報不夠精準,以致造成災害而被苛責時,是否有可能,寧可把問題說得嚴重些,事後若是沒有那麼嚴重時,也可以「請大家超前部署」為由,而能合理化它。

若此,則是否在氣象單位與地方首長們,大家都傾向於把問題「超前部署」下,而造成不應放而放的結果?無疑地,這是政治正確但經濟未必正確的結果,而它必將會對台灣經濟有不利的影響。為此,我們是否能在政治正確與經濟合理之間,有一個比較好的平衡點呢?

一種可以思考的方式,就是放颱風假之後,一律補班,放一天就補一天,放半天就補半天,如何?這個或許不是很討喜的想法,但仍有它的合理性在。其理由分述如下:

就公平而言,它應是合乎公平原則的。依過去的經驗顯示,有時颱風是從北部經過,而在台中以南,並沒有出現什麼嚴重的風或雨,或甚至是晴天,這種情形有時也在北台灣出現,而造成北台灣的百姓白放了一天或半天的颱風假。處理這種情形的方式,當然就是,有放就要補,如此一來,就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問題了。畢竟,颱風假的取得,不應是如同中樂透般的白拿。

其次,就許多中秋、清明或春節年假來說,也都是在人事行政總局的政策下先預作規劃,事先公布,何時補班,何時放假,故能讓全國公、民營單位都有依循,而不會造成困擾。然而對於行蹤不定的颱風,在現今氣象科技下,當然無法全然掌握,更遑論事先規劃,因此,唯有以事後補班的方式為之,才是正途。

另上述對企業不利而言,這應是個嚴肅的課題,事實上,在員工出勤、執勤各種安全性的考量下,應放的颱風假當然要放,也絕對是合理的,但是,它應是「準天災」,企業主是否需為此與其業務無關的勞動力損失,負相關的承擔之責呢,當然不盡合理且有很大爭議。此外,若在晴天放颱風假,且員工來公司上班,則另有加班費加倍給付的問題,而讓問題的不合理性更為突顯。

台灣會出現這樣放颱風假的現象,這與台灣長期以來存在的民粹思想有相當的關聯,民粹思想現已深入台灣社會,諸如以身份別(如勞工、農民、漁民等)而非以其實際經濟條件與能力設計的社會福利制度,堪為代表。此外,近期傳出開名車者申請紓困方案也是一例。誤放颱風假後看電影的小確幸,它與台灣長期深陷在低薪下,而無法有效提升困局,彼此間會沒有任何地關聯性嗎?

颱風來襲是否會嚴重到要放假呢? 一種思考的方式,就是讓政治的歸政治,讓氣象的歸氣象,讓其中不必要的策略性考量降到最低、最少;故該放時就大膽的放,而事後,該補就補,如此一來,不論是決策者、氣象單位、員工、事業單位等,讓大家都覺得公平,沒有什麼投機或白賺到的小確幸,而此,不但是最好的放假準繩,且是讓台灣甩脫民粹主義的起手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