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工總2020白皮書的憂慮

工總白皮書指出政府迄今所推出的1.0到3.0的紓困方案,其實只是讓資源「化整為零」,反而會弱化政府的紓困力道與時效性。圖/本報資料照片

全國工業總會25日發布「2020白皮書」。相較於歷年的「白皮書」,今年由於美中之間的衝突對抗愈演愈烈,已從關稅貿易,延伸到科技、產業、軍事等不同領域。再加上新冠病毒疫情不只未見有效管控,甚至有可能成為「新常態」。這兩大「黑天鵝」宛如雙颱效應,衝擊之大,影響之深堪稱前所未見。從而也使得今年的「白皮書」,有別於歷年的平舖直敘形同年度例行公事,而是怵目驚心的以「防疫、紓困、救經濟」做為主軸,凸顯出工商企業界的憂心與焦慮!

進一步檢視今年這份涵蓋67項議題觸及的200個政策建言,在防疫部分指出,面對全球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態勢,強調政府的紓困、振興方案,也須常態化的有短、中、長期的規畫思維。在短期應優先協助產業度過難關,在中期即應聚焦協助產業轉型,而在長期則應思考如何因應未來趨勢,以收化危機為轉機,進而找出生機之路途。

然而,即使在短期的應變對策方面,工總也明白的點出政府在紓困作為上的缺失、罩門。包括應花更多心力投入全面的調查,並針對不同產業別、不同營業規模,提出相對應的紓困標準與門檻,而不是一刀切的以單一標準面對所有受傷不一的產業。以及指出政府迄今所推出的1.0到3.0的紓困方案,其實只是讓資源「化整為零」,反而會弱化政府的紓困力道與時效性。

分析「白皮書」所列出的這兩項批判性的建言。前者有關紓困模式採循單一標準,其實正是政府施政績效不彰的最大罩門。按理說,不同樣態的產業,所受到疫情的衝擊傷害本來就有所不同。譬如觀光旅遊業,自然是疫情嚴峻必須隔離管控下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另外在各國相互鎖國的情況下,也會導致產業斷鏈的衝擊與影響。但是,與「宅經濟」相關的產業,則無疑是這波疫情下的受惠者。凡此可見即使要推動紓困,的確不應該以單一標準來紓困受傷情況不一的不同產業。但是要相關部會公務人員能夠迅速而又精準的訂出恰如其分的紓困方案,其實形同不可能的任務!

同樣的,「白皮書」建議紓困資源不應化整為零。但正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自從啟動紓困1.0以來,各種五花八門的振興券固然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同時的確也讓資源分散化。但衡諸實情,不同的主管部會不論是基於職責,或是為了討好,乃至於輸人不輸陣,結果就是各提各的紓困方案,缺乏整合,無法產生綜效其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除了防疫與紓困兩大主題之外,在有關救經濟這個主題,則是同時承受美中對抗衝突激化與疫情衝擊的雙重夾擊。其具體情況,正如工業總會理事長王文淵所言,由於大陸和美國占台灣總出口值將近六成,如果美中互動良好,台灣自可收左右逢源之利。但美中關係惡化,迫使台灣產業只能選邊站,則將使台灣陷入兩難局面。再加上疫情加劇了全球政治的不安,和國際地緣政治的對立,以及推升保護主義的高牆,讓王理事長憂形於色的指出,「橫亙在我們面前的,可能是1930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萎縮」!

在全球經貿前景烏雲罩頂的當下,台灣可能是全球受害最重的經濟體。其中的關鍵,自然是因為以台灣高度倚賴進出口貿易的經濟體,除了要承受面對採取鎖國政策的國家,導致貨賣不出去、財進不來的影響。更難堪的是,在WTO大而不當,區域經貿整合大行其道的當下,台灣卻陷入不得其門而入的困境。不論是正在整合中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或是可望年底就正式啟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台灣都被摒除於門外。而其代價則是台灣貨品未來想要賣進去這兩個就在我們左鄰右舍的區域經貿組合國家,卻要負擔較高的關稅,而形成與這些組合內國家之間的不平等競爭。如此這般,則可能迫使台灣產業必須加速外移,結果則是可能導致台灣本土產業競爭力的進一步空洞化。

面對這種種迫人而來的衝擊,工總「2020白皮書」心所謂危的年度建言,到底能夠得到多少的正向回應?抑或被迫走向「斷捨離」的不歸路?大家不妨拭目以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