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漁會加工廠缺工困境誰來解?

全台185家農、漁會加工廠,受到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雙重影響,普遍都出現缺工的問題。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的人口結構近年來受到加速老化及少子化的雙重衝擊,不只各級學校首當其衝的面臨生源不足的嚴峻挑戰;就業市場的缺工現象也一再浮現。影響所及,在教育領域,包括公私立大專院校,廣招境外生已成為學校避免被整併甚至退場的救命仙丹。而在社會層面,隨著老化加速,外籍照護工已經成為台灣另類的新地景。同樣的各種類型的工廠,外籍勞工也已經成為生產線不可或缺的要角。再衍生下去,由於年輕人紛紛離鄉入城,導致農林漁牧等第一產業,也不同程度面臨缺工的考驗。

這種從人口結構變異到產業維持正常營運所承受的巨大壓力,首當其衝的各行各業自然不能坐以待斃,而只能各顯神通以維繫於不墜。而面對這種內外情境的快速變化,其實也正是對政府公部門治理能力的考驗。畢竟,依循民主政治體制,人民繳納稅款,並經由選舉選出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行政首長以及各級民意代表。因此,各級民選首長及民意代表,本來就應自我定位為人民公僕,善盡為民服務的治理與監督角色。

然而,這一套民主政治體制的規畫,在實際運作上卻往往禁不起檢驗。姑不論層出不絕的貪瀆違法事件,即使在最起碼的依法行政、奉公守法,以及積極任事、為民興利等方面,公務體系的綜合表現,與社會大眾的期待值之間,始終存有巨大的落差。

於此,姑且撇開在嚴峻的疫情下,如何做好兼顧防疫與紓困;或是在面對美中之間不斷升高的全面對抗態勢下,如何找出足以趨吉避凶的路徑。由於這些議題牽涉廣遠,且有許多非台灣自身所能掌控的變數,要求執政者能夠規畫出讓各方都能接受的決策,也許是不切實際的期求。但是在相對單純的公共領域,如果政府部門面對問題,卻無法提出解方,而只會相互踢皮球,既不能勇於承擔,也未見積極任事,這種行徑表現明顯的就是行政怠惰了!

具體的事例,就是全台185家農、漁會加工廠,受到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雙重影響,普遍都出現缺工的問題。為此,全國農會先是向農委會反映,希望能夠開放移民工入境補缺。但因申請外籍勞工入台工作,勞動部是主管機關,因此只好透過立法委員進行溝通,總算獲勞動部認同,於今年5月發函相關單位,說明只要符合「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的規定,由經濟部認定符合標準就可聘請外籍移工。

結果,即使介入此事的立法委員邱志偉,迄今已三度邀集勞動部、經濟部、農委會協商。但經濟部卻認為農、漁會主管機關是農委會,聘雇與否應由農委會決定。而農委會則認為,工廠登記管理依法應由經濟部工業局認定,而且全國的185家農、漁會加工廠也早已依法取得經濟部核可的工廠登記證。

但工業局卻還是認定農、漁會加工廠的母體農、漁會是人民團體,因此除非單獨成立公司,否則依法還是不得聘雇外籍移工。工業局方面並強調,全案應由農委會負責收件,如果處理不來,到時候再請工業局協助。

檢視有關開放農、漁會加工廠因缺工而申請准許開放聘雇外籍移工的案例,相較於防疫、紓困等議題,其實只能算是一個小Case。但是從農、漁會提出申請,即使邀請立法委員出面協助,由於牽涉到勞動部、農委會、經濟部等三個不同主管部會,因此不只協調溝通曠日廢時,而且三個部會各持不同本位立場,名為依法行政,但卻是各說各話,不能勇於承擔。至於各個加工廠如果因為嚴重缺工而只好關門,則非所問!

農漁會加工廠缺工的小Case,的確不可能也不應該驚動到蘇揆或上達「天」聽。但是整個行政體系,如果不能苦民所苦,跳脫不掉本位主義的慣性,其實是明顯的行政怠惰!

而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本案雖然只是小Case,但有理由相信,不只其他部會,也包括縣市鄉鎮等地方機關,類似的案例匯總起來還真是不勝枚舉。公務部門的這些公僕們如果能夠換位思考,自己的親友在遇到問題必須和公部門打交道時,只要牽涉到不同主管部門,就有機會見識到彼此之間互踢皮球的景況。

透過選舉產生的民選政府首長,上任之時總愛說「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強調要以「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態度成就會做事的政府。但是實況卻是連滿足農、漁會最卑微的解決缺工問題,都不得其解,那麼期待紓困有解,而不是製造更多的混亂與後遺,恐將是不切實際的想望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