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教育和醫療對香港經濟社會的影響

香港地狹人稠,加上中國及各地資金炒作,使得房價高不可攀。圖/中新社
香港地狹人稠,加上中國及各地資金炒作,使得房價高不可攀。圖/中新社

香港這幾年來,歷經了佔中運動、反送中運動等,局勢越演越烈,以至於中國當局耐不住性子,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四個月就推出香港版國安法,引起各界的撻伐,也為香港經濟的未來發展投下變數。

香港之所以演變成今天的族群對立、抗爭不斷,固然和政治、中國的介入有關,但政治背後的社會、經濟問題、資本主義運作的瑕疵等問題的影響,也是背後的關鍵因素,值得深入觀察及作為台灣的借鏡。

香港的經濟社會問題最為人詬病的主要有以下三大問題:失控的房價、教育的瑕疵及醫療的困境,以下分別說明之。

第一,失控的房價。香港的小政府制度,美其名為資本主義的自由運作,但在腹地狹小,加上中國及各地資金源源不斷的炒作,又缺乏新加坡的組屋(社會住宅)制度,中低收入及青年人無力置產,就算買了房子,也將淪為一輩子的屋奴。香港曾經推出2坪左右大小的套房,稱為鞋盒公寓。住房太小,為了遷就房間的擺設,不少小學生甚至產生脊椎的毛病,這些都是房價太高引發的後遺症及社會問題。

第二,教育的過度競爭。2000年代初期香港政府財政出問題,只好讓私立大專院校自負盈虧。為此,大學推出一條龍制度,大學向下延伸,自行設立高中、初中、小學,甚至幼稚園。一旦進入幼稚園就可以直升小學、中學、高中,乃至大學。一條龍發展的結果,進入好的幼稚園就決定未來高中、大學乃至未來的前途,也讓香港的競爭從幼稚園就開始。香港雖然有公立幼稚園,但是大都在高房價的中環一帶,而且考慮到學區,一般中低收入人士無法設籍當地,自然無法進入公立幼稚園。

第三,醫療的困境。香港雖然有醫療保險制度,但在公立醫院必須長時間等待,私立醫院又需自付高額的醫藥費,一般中低收入者無力負擔。

面對上述問題,香港政府卻充滿無力感。香港政府為了維持服務業的國際競爭力及吸引外資,營利事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大概都在17%左右,財政收支並不寬裕。因此,港府只能維持小政府的運作,無力進行社會住宅、醫療保險、公立教育等公共財的大力投資,中低收入者的處境也相對艱難。雖然香港有4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但它們和台灣一樣,為了避免避險資金的炒作,戰戰兢兢,必須保留更多的外匯存底來對抗避險基金的壓力。因此也無法挪出更多的資金來進行公共財的提供。

當然也有人提及提高稅率來支應公共建設。不過,如果提高稅負,又會影響香港競爭力的評比,對香港服務業的發展、吸引外資相對不利,故陷入無解的困境。在聽任資本主義制度的運作下,房價高不可攀、教育費用也大幅攀升、醫療不便更使貧富的差距持續擴大,也造成更多的民怨。年輕人在經濟無解、政治又無法突破的情況下,開始了大規模的抗爭。

由於上述經濟社會的困境,引發社會的對立,而一般中低收入者、年輕人都將之歸咎於,港督不能直接選舉,所以無力解決上述問題,最後投射到對中國政權的不滿。社會、經濟與政治問題的糾結,環環相扣,更讓香港問題治絲益棼,最後導致年輕人鋌而走險。

相較於香港的醫療,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比香港好太多,一般民眾就醫的親近性也好,也使台灣一般民眾的生活成本相對較低,紓解中低收入者的生活壓力。不過,台灣的全民健保財政收支面臨困境,如果不好好解決,一旦破產,對中低收入者的衝擊也不小。

至於在房價上,台北市、新北市的房價,還是偏高,雖然和香港仍然有相當差距,但就台灣的薪資水準而言,台灣的房價所得比偏高,與香港相比,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加上台灣社會住宅的比率不到1%,更使中低收入、青年人雙北居大不易。

在教育上,台灣和香港問題大相逕庭,香港專上學校比率低,窄門不易進入。反之,台灣專上教育過度供給,95%以上的高中生進入大學就讀,但因服務業市場小,升級轉型緩慢的制約下,大學生的薪資偏低,產生另一方面的困境。

雖然台灣的醫療在健保制度庇護下,一般民眾享受的福利較好;專上教育的普及,民眾的剝奪感少。房地產在房地合一制度下受到適度的節制。相對於香港的完全自由經濟運作,台灣在醫療、教育、房地產上的問題比較少,但仍有不少的失靈問題存在。因此,如果政府不能夠借鑑香港,矯正資本主義運作上的瑕疵,則未來健保費率不時調漲、青年無力置產、租屋、教育過度供給致青年陷入23k的困境等問題,仍將層出不窮。一旦如此,族群對立(包括青年和中老年的世代對立,高所者得和中低所得的對立等)也會越來越劇烈,香港經濟社會問題的前車之鑑,台灣要深自警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