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綁檢疫和管制要及早考量

為防堵病毒,我採行嚴格的邊境管制。圖/本報資料照片
為防堵病毒,我採行嚴格的邊境管制。圖/本報資料照片

自從今年初新冠疫情引爆以來,世界各國被迫採取不同程度的封城、鎖國措施,以防堵病毒的侵門踏戶。在這種權宜措施下,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國際間的觀光旅遊業,以及航空與海、陸的跨境運輸行業。在苦撐逾半年之後,最近香港的國泰航空宣告大舉裁員8千人,以及結束轉投資子公司港龍航空的營運,只不過是受疫情衝擊影響下的最新案例!

而已經習慣在全球化經貿體系下營運、運作的相關行業,面對這種產業斷鏈、貨無法暢其流的新樣態,雖然也間接激發宅經濟的蓬勃發展,但受限於各式各樣的邊境管制措施,還是對跨國企業或進出口產業的營運帶來不便。而台灣做為高度倚賴進出口貿易的經濟體,相關業者所承受的營運壓力,隨著時日的遞延,自然也就不斷提升並日益接近臨界點。

為免陷入坐以待斃的困境,邇來台灣的工商企業界已頻頻向政府喊話。最新的事例就是三三會於21日舉行例會時,向在場的經濟部長王美花當面爭取應有條件放寬邊境管制,並具體建議希望能推出「商業泡泡」,允許對與台灣商務往來密切,或與台灣已共組防疫供應鏈的他國商務人士,如新南向國家等,開放只要搭機前兩周做好兩周自主健康監測,並取得搭機前三天的採檢為陰性之報告,即可免除入境須居家檢疫14天的規定。

面對工商企業界的此項期求,王部長回應,目前全球疫情再創新高,因此要鬆綁境管有其困難。倒是衛福部長陳時中做出不會讓業者感到絕望的回應。他表示,若要無條件取消商務人士入境居家檢疫要求,其實存有太多風險。但如能搭配好的防疫計畫,則可考慮放寬檢疫條件。具體而言,類似「外交泡泡、經濟泡泡」等模式,衛福部指揮中心已正在研議,讓商務、經貿等活動,可以在嚴管下「放鬆」。

針對陳時中部長此一至少不會讓業者陷入絕望的回應,無疑是值得期待。但至少在何時落實、如何落實,以及適用範圍等三方面,無疑仍有待進一步的探討、評估與拿捏。

首先,包括業者在內的各界,最關切的無疑是此一「放鬆」措施,究竟何時才能落實。就原則上來說,既然工商企業界已經一再的向政府喊話希望能放鬆對外經貿、商務等活動的全面管制,則所謂「兵貴神速」,自然成為對行政體系決策能力及績效的最大考驗。

然而證諸過往的諸多事例,行政體系在面對具爭議性的議題時,往往陷入猶疑難決的泥淖中。又或者是過於追求完美,以致於無法兼顧時效。在面對快速變遷的外在情境下,這種謹小慎微的決策模式,到頭來往往就要付出時間的成本與代價。因此,期盼衛福部研議中的鬆綁方案,務必注意時效的掌控,及早鬆綁,以收化危機為轉機的效應。

其次,更具關鍵的,自然是鬆綁措施如何落實的課題。對此三三會其實已經提出具體的建議方案,可惜衛福部只是空泛的回應將會在嚴管下放鬆,而經濟部甚至連是否已在做放鬆管制的「超前部署」都未見提出。而即使是三三會所提的建議方案,其所例舉的共組防疫供應鏈的國家地區也只敢提到「新南向國家」,而對於自我管控機制更為嚴格,又與台灣有更密切的商務經貿互動的大陸,則未見提及。而從務實的角度來看,三三會明知而選擇忽略,背後容或有「綠色恐怖」的顧慮,但是如果兩岸雙向能夠暫時擱置相互杯葛、對立的短視思維,面對疫情挑戰,趁勢在兩岸之間共組防疫供應鏈,則不只可以紓解雙方業者斷鏈危機與疏離,進而還可重新營造兩岸經貿互動雙贏共榮的新契機。

此外,儘管目前嚴峻的疫情迄未緩解,甚至還有再創新高的可能。但是再怎麼說,隨著疫苗的研發成功並全面施打,新冠病毐終有化解之日。因而除了優先放鬆對商務、經貿及外交往來的管制之外,我們認為因疫情而被隔離於兩岸的學生、家人,衛福部也應列入適度鬆綁的優先考量。一旦兩岸能暫時擱置政治的考量,而務實的從人道立場來設想,讓這兩個領域的人士,經由兩岸共組的防疫鏈,經由事前可稽查的自主健康監測,以及雙方互相認證的採檢報告,則不只可以滿足兩岸學生的求學需求,更可以讓雙方各被隔離的家人得獲團圓之機。眼下距離明年初的農曆過年,時日已經不多,衛福部再不做超前部署,則只怕時不我予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