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上市風波與後續效應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震撼全球投資者。圖/美聯社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震撼全球投資者。圖/美聯社

原定本月5日在大陸和香港同步上市,被視為全球最大IPO的螞蟻集團,在大陸四大金融監管機構2日約談馬雲等螞蟻高層後,先是上海證交所於3日晚間突然宣布暫緩螞蟻集團在科創板上市。緊接著在一小時之內,螞蟻也隨即在香港證交所公告暫緩H股上市。此一突發事件不只引起全球投資者震撼,阿里巴巴集團的股價與馬雲的財富,更是首當其衝。除了讓阿里巴巴美股及港股股價第一時間分別重跌8.13%與7.54%;馬雲的個人財富更是一夕蒸發了近30億美元。另外則是看好螞蟻股票上市前景,而在上交所與港交所分別出現872倍與388倍超額認購的萬千股民,憂心忡忡不只未能搶到頭彩,如今還要倒虧利息錢。

根據新聞報導,螞蟻集團此次「A+H」股IPO案,之所以出現如此戲劇性的轉折,關鍵在於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於10月24日在第二屆上海外灘金融峰會演講時,尖銳批評大陸金融監管與現實脫節,銀行業仍存在「當鋪思維」等問題。事後不僅遭到大陸金融圈聲討,進而才發生包括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及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四大金融監管機構於2日直接約談阿里、螞蟻集團高管,而後由上交所宣布暫緩螞蟻上市。

持平而論,馬雲在金融峰會上批評大陸金融監管部門的論調,並非無的放矢。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省思,類似這種既有金融監理規範,趕不上快速變化的金融科技化新業態,以致反成為金融產業轉型絆腳石的現象,其實不只存在於大陸,而是全面性的存在於世界各國的金融監管部門。相較而言,馬雲創辦的阿里巴巴集團,能夠從最初以淘寶網路電商的姿態起家,進而衍生出支付寶、餘額寶、螞蟻金服等新金融品牌,就是得利於大陸金融監管部門並未以既有的法規泥阻其跨界營運,反而得以發揮曲道超車的後發優勢。相形之下,台灣的新金融、新網路電商,則受限於過時僵化的金融法制,以致遲遲未能發展出類似淘寶網、螞蟻金服等結合傳統金融與網路新科技的新營運模式。最後,即使第三方支付法及金融監理沙盒專法終於在這幾年陸續完成立法,但是因網路無國界的特性,不只讓台灣的網路電商及純網銀業者,未能因而擴展其營運範圍及於其他國家地區,甚至連台灣的市場,其實也早已被螞蟻集團等跨國金融科技業者所侵蝕。

由馬雲所主導的阿里及螞蟻集團,固然得利於過去大陸並未因法制不健全而泥阻其發展及跨界營運。但是也許是創業過程一路順風,似乎讓馬雲得意忘形,輕忽了大陸的體制迄今仍然是由上而下的計畫經濟體制,主管部門其實仍擁有對產業營運是否越界違法的認定和生殺予奪之權。

因此,當馬雲在金融峰會公開批評金融監管機制的守舊過時,即使言之成理,但是大陸的金融監管部門,自然可以援引同樣在峰會發言的大陸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論調:「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歪路、金融泡沫自我循環歧路、龐氏騙局的邪路」。定調此次螞蟻金服IPO案已經走上了歪路、歧路乃至於邪路,最後遭勒令暫緩上市。

因此,馬雲的快人快語,雖然談不上一言喪邦,但確是給阿里集團帶來前所未有的重傷害。而在警覺威權體制下的「民不與官鬥」的潛規則後,即使面對監管單位的斷然裁定,阿里巴巴發言人也只能在第一時間公開表示,阿里會和螞蟻集團一起,積極的配合和擁抱監管。

但是即使阿里集團快速表態,中國銀保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已早一步公布「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辦法」,對網路小額貸款註冊資本、跨省業務、出資比例等均提出新要求。此一管理辦法卻被外界解讀為乃是針對網路小額貸款,尤其是螞蟻集團下的小微貸款業務量身打造。尤其是目前螞蟻集團的資金結構財務操作槓桿率高達60倍以上,不只觸犯了習近平曾宣示的要致力去槓桿化的政策天條,也遠高於新管理辦法所設定最高只能達16倍槓桿的上限。從而如果對應螞蟻集團擁有人民幣2兆元資產之估值,新規之後的集團資產估值恐將降至1.5兆元以下。換言之,即使半年後螞蟻集團經過調整、送審並重新在上海、香港上市,但因為牴觸監管部門所產生的財損,可能還要另外加計逾5千億人民幣的損失。

總體以觀,螞蟻集團「A+H」股IPO案遭遇暫緩上市的衝擊,不只馬雲個人和阿里、螞蟻集團均將付出沉重的代價。同時習近平所宣布的四大擴大開放措施,要讓中國市場成為世界市場的期望,是否可能因螞蟻的案例,而對外資產生寒蟬效應,以致讓想望落空,將是未來各方關注、檢驗中國市場自由度的指標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