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智庫參與政府標案不應因噎廢食

經濟部科技專案為避免「財團法人與民爭利」,訂有處理原則及機制,已實施多年。圖/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部科技專案為避免「財團法人與民爭利」,訂有處理原則及機制,已實施多年。圖/本報資料照片

民主制度是制衡的制度,西方政府三權(行政、立法、司法)分立之外,媒體是大家廣泛認知的第四權。政府有權管理國家,媒體以輿論引導人民、監督政府,形成相互制衡民主制度。為何必須制衡?人民想生活在「公平社會」中,「公平社會」存在的充要條件是政府「權責對等」。人民納稅政府,政府編列預算,經立法院同意後用於施政,施政要接受人民、媒體監督;進入21世紀科技數位時代,科技進步一日千里,國際競爭更加激烈,各部會紛紛成立財團法人研究機構(含智庫),協助其解決問題、規劃國家與產業未來。

由於法人研究機構是協助政府施政的非營利事業組織,政府各部會面對新科技問題時,需借重各財團法人擅長之技術優勢,邀其參與政府標案競標,規劃政府未來相關政策;此造成社會有所謂不公平競爭,抑制民間業者發展之雜音,讓外界誤認為政府成立之財團法人在「與民爭利」。

「與民爭利」之爭論由來已久,漢朝大儒董仲舒曾言:「受祿之家,食祿而已,不與民爭業」,意思是指吃國家俸祿的人,不得和老百姓爭奪利益;從古至今,「不與民爭利」都是最基本的執政理念,在沒有財團法人時代,此所指的「受祿之家」是吃國家俸祿的官人,當然也延伸到官人利害關係人企業;經濟部為改善並避免「財團法人與民爭利」,特依立法院審查經濟部科技專案預算決議事項,於95年3月研訂、96年修正,「避免財團法人與民爭利之處理原則及機制」,要求各財團法人確實遵守,回歸科技研發本質。但該處理原則及機制公布至今已逾十多年,為何「與民爭利」問題仍在爭議?值得再探討。

爭議點主要問題在該處理原則及機制:「(一)不與民間業者競爭政府招標案,1.不論政府標案係以公開招標、選擇性招標或限制性招標辦理,均通案要求以是否有民間參與標案作為檢視依據,明確規定若有業者參與之標案,除政府重要施政計畫、國家安全及政府資通安全、對產業發展具重要意義、參與不會對民間產業造成負面影響、業主書面來函邀標,並且經邀請競標廠商相關公協會、學者等外部委員參與討論支持參與競標者外,原則均不得參與。」這段話,語意不明,邏輯不清,容易被有心者斷章取義,或刻意曲解;造成社會迷失,使政府標案常無法邀請合適的財團法人,參與公平競標,建議及時修正,理由如下:

其一,經濟部之處理原則及機制,已明確規定財團法人只有在下列項下才能參與投標:「政府重要施政計畫、國家安全及政府資通安全、對產業發展具重要意義、參與不會對民間產業造成負面影響、業主書面來函邀標」;既然投標有「業主書面來函邀標」,當然是業主已認同財團法人可以參與投標且「參與不會對民間產業造成負面影響」;但為何又要受邀財團法人,需「邀請競標廠商相關公協會、學者等外部委員參與討論支持參與競標者外,原則均不得參與」。

而這個「處理原則及機制」顯然本身就存在許多矛盾,因為財團法人參與標案,會不會對民間產業造成負面影響,業主政府官員無法判斷嗎?若無法判斷,也應於政府書面去函邀財團法人投標前,召集該標案相關公協會、學者等外部委員參與討論,是否邀財團法人參與競標?而不是由受邀者自己召開會議討論吧!這背後是否就是政府單位不願意負責造成的。建議主管當局明訂財團法人只要收到「業主書面來函邀標」,就可以參加競標。至於業主是否要邀請財團法人參與投標,又如何不會被誤為與民爭利,其實可以和各相關單位進一步的溝通討論,讓投標過程更順利進行。

其二,「政府重要施政計畫、國家安全及政府資通安全、對產業發展具重要意義」,這些是政府要做要負責任的事,政府是一體的,不論那個部會成立的財團法人,對政府而言都是政府成立的智庫,為何政府不能找自己智庫參與標案公平競爭?限制政府不能找自己智庫參與競標?如果做不好能推卸責任嗎?應該不能,現在這種處理原則及機制可以不修嗎?至於政府又為何不直接交由自己智庫執行?主要是希望想找到比自己智庫更好的團隊為人民服務,更重要是避免自己智庫,故步自封,跟不上潮流,使智庫有競爭壓力求進步。

過去訂定財團法人不要參與政府標案與民爭利,有其積極意義,但現在卻又因噎廢食,矯枉過正,是到了檢討的時候了,否則反而讓政府智庫的專長無用武之地,無法發揮其應有的功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