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新創優於買房置產 鼓吹創業精神從照顧年輕世代開始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孫維德(David Stinson)/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

假設你有100萬美元的閒錢,如果不買股,你會用這筆錢資助一種剛起步的新興商業模式,還是買一棟房子?

每個天使投資人可能都想過後面那個選項,但最後都轉向前者,他們想把錢投在潛力超過一般商品的東西上,在主觀的層級上,他們希望投資不僅能帶來財富,還能藉由選擇投資目標和事後給予指導,去影響產業的未來。

但要怎樣讓更多人做出這種選擇?教育、創業援助、業界主導者的市場力量,全都會影響創業環境。投資與研發的整體狀況,更是影響創業環境的一大主因,而這短期內很難改變。

美歐亞新創產業的核心差異

美國的創業環境跟歐洲不太一樣,歐洲把扶植創業的責任主要交給政府,政府提供培訓、人脈、融資、補助等新創企業需要的各種援助。這可以讓政府自由選擇要扶植哪類產業和哪些族群,集中力量扶植年輕創業家,而且財源和加速器這些資源也能配合得更好。

亞洲扶植創業的作法則與歐美都不同,政府常直接培育和創業相關的科技,例如台灣最大的優勢就是培養大量的中階工程師,定位在美國的尖端研究成果和中國的海量技術人員之間。它跟許多東亞的發展型國家(Developmental States)一樣,利用科學園區來集中創新能量,在半導體產業領先群雄。

美國助學貸款阻礙新創發展的教訓十分明顯,年輕人的未來被扼殺了。雖然台灣的教育體系成功控制了成本,但還是有些地方值得警惕,例如應該反省,繁榮的房地產市場事實上搶走了多少創業所需的資金,讓多少口袋沒錢卻對未來樂觀的人,尤其是年輕人無法放膽打天下。高齡化趨勢使這個問題更是急迫,因為當平均年齡增加,對政治而言重要的族群就會越來越老。

房價上漲會產生「財富效果」,讓屋主花錢或投資時更安心。但這種財富是幻覺,在你賣掉原有的房子改買一間便宜的去住之前,房價漲來的錢其實不在你手裡;反而是房價漲得越嚴重,其他對經濟更有意義的投資項目就越難吸到金。就整體國家的觀點來看,不動產其實不太像資產,比較像是費用。

各國想辦法打造新商業模式

可以確定的是,美國正在找新方法來收拾自己之前闖下的禍。像程式設計訓練營(Coding Bootcamp)這類的新興商業模式,可能比大學更能培育出年輕創業家。例如Lambda School提出了一種類似股權的「收入分成協議」(Income Share Agreement),學生可以免費受訓,如果畢業後找到年薪5萬美元以上的工作,薪資的17%必須交給公司。Lambda執行長Austen Allred認為這種協議「可以讓學校的教育符合學生的利益」。這種股權模式仍有爭議,但未來可能會有新發展。

另一種方法則是「開放銀行」(Openbanking),目前以歐洲為主。如果新創企業只能跟銀行借錢,就得跟大型的既有企業搶資金,通常都只會搶輸;但如果有另一個相當於銀行的金融生態系能融資,就不需要直接跟大企業競爭。英國、歐盟、澳洲已率先採用,它的原理與目前在討論的金融科技監理,尤其是美國的監理異曲同工,不過實作方式不太相同。開放銀行是利用應用程式介面打造出一個新的融資機制,監理則是讓政府或產業協會限制已經出現的機制不要走歪。在開放銀行方面,歐洲可能比美國更有優勢。

台灣也在引進開放銀行,想藉此提高金融業的多樣性。金管會在今年1月11日批准7家業者進入第二階段,允許它們的客戶查詢自己的資產明細。

台灣目前已經可以用既有的優勢繼續發展,而且大部分都是硬體優勢。此外,在2020年成功阻止國內爆發疫情之後,顯然連帶穩定了政治與經濟;此外,利益團體即使想阻止必要的改革,也會因為整個社會的國家安全意識而無法形成氣候。這些都讓台灣可以借鏡其他國家的經驗與教訓,去規劃金融科技與其他新興科技業的未來。它可以在不破壞既有系統完整性的前提下,設法讓金融業更開放。但除此之外它也得記住,青年的福祉預言了整個國家的未來。 (本文譯者為劉維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