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在科技工具下的政治煤氣燈效應擴散

「政治煤氣燈效應」手法不僅用於選舉時也用於當選後;美國川普前總統就是如此操弄議題,搶盡新聞焦點。圖/美聯社

數位科技革命與社群媒體的創新,近幾年不斷的發展,速度之快令人顫慄、西方政治制度已愈來愈擔心無法因應,也憂心現代通訊技術被操控,破壞民主發展;民主的存在有其基本的規則制度,可是當人們使用新科技隱蔽方式,破壞這些民主規則時,也將漸漸腐蝕「真善美」的人性,使整個社會陷入危險之中。不可否認,社群媒體中「假新聞」亂相,已成為當今最大破壞民主、腐蝕人性的工具。

1980年之前,美國電視每天只有晚上30分鐘新聞節目,那時台灣亦復如是;而1980年代以後,新聞已變成滾動式報導,需透過增加評論與座談來支撐新聞報導,而新聞節目也由純粹提供公益服務時段,進入創造高收益賺錢階段;為了吸引觀眾,報導追求戲劇性,新聞報導更關注能吸金的消息,而不論新聞的正確性、來源可信度與對社會的影響性;正因如此,現今媒體最重視的是點閱率而不是內涵,例如「臉書」和「推特」這類社群媒體平台所以賺大錢,都是透過提供誘因,吸引喜愛煽動群眾、散佈謠言者,利用他們製造「假消息」,迎合喜好者點閱;由此引領議題,傳統媒體隨後跟隨,找點閱率高、爭議性強的議題來報導,因而引動風潮,造成社會談論焦點。

在1960年代,「煤氣燈效應」一詞是用來描述一種心理迫害;是指有心者試圖破壞對方的「現實感知」,先攻擊對方的精神穩定性,使其失去對現實真假的判別能力,需依賴有心者告訴他,等確認對方的現實感知被破壞後,有心者就進而操縱其行為,近20年來這種方法被用於政治上。

在選舉時,參選者運用傳統文宣技巧,結合現代傳播新科技、行銷策略等隱蔽方式競選;參選者先說謊吹捧自己,遭媒體指責說謊時,會駁斥這些批評,且更進一步吹捧自己重申此謊言,並進一步指控這些批評媒體帶有偏見,如此持續操作,導致民眾現實感知被破壞,分不清事情的真假;此種「政治煤氣燈效應」手法不僅用於選舉時也用於當選後;美國川普前總統就是如此操弄議題,搶盡新聞焦點。

「政治煤氣燈效應」是政治人物破壞人民現實感知成功的關鍵手法,在此列出,期望民眾睜大眼睛,能不被蠱惑,喪失「現實感知」能力;此手法已被拆解成五個階段:(1)所斷言爭議之事,幾乎沒有事實依據,但卻極具爭議性,勢必引人注意;(2)會引用模糊或虛構的消息來源,並快速散播之;(3)沒有明確承諾消息來源,但隨即會保證,在未來某個時刻會披露更多相關的消息,吸引、提高媒體的興趣;(4)利用此挑起的爭議,伺機攻擊任何批評他操作此議題的異議者;(5)無論實情如何,都要宣稱自己在此爭端中獲勝。

以美國前總統川普為例,許多人已分不清楚事情的真假,只相信川普說的,一個社會充滿「假新聞」,而人民又無法分辨新聞真假是很危險的;政治訊息很重要,我們是要把重心放在政策制定和執行層面上,但訊息傳達的方式才是政治成功與否的關鍵;當政治敘述趨於虛構,而非事實,會對社會造成兩種極大的傷害,不僅動搖了民主概念,同時也使實際治理執行困難;我們應以為鑒,並及早規劃,防止「政治煤氣燈效應」在台灣生根,現在不做預防規劃,恐將後悔莫及。

真善美是人類文明,古老而常新的精神價值,柏拉圖把人的心靈劃分為理智、意志和情感三個部分;「真」是理智的對象,體現為科學活動;「善」是意志的對象,體現為道德活動;「美」是情感的對象,體現為藝術活動;而真善美三者也是不能截然分開的,它們之間有著極為緊密的聯繫,特別是科學活動體現的真,若沒有了,善與美也會不見,反之亦然,社會也就沒有價值觀。

綜上所述,科技不斷創新是時代的必然,科技創造的社群媒體工具,若影響到人類文明精神價值,那如何運用此工具,是需有所規範才是。先進國家對社會未來發展都有前瞻規劃,其規劃並不只限於自然科學研究,也包含社會因科技進步而改變的人文科學研究。例如,美國哈佛大學艾利森教授,早於2012年研究創造出「修昔底德陷阱」一個術語,提醒中、美兩強目前處於戰爭狀態進行中,雙方需要克制,避免爆發戰爭,這個警示報告,對世界和平免於戰爭是有貢獻的。若政府能支持一個人文科學結合自然科學的研究團隊,研究在科技創新進步下,維繫人類精神價值、社會進步,應有的科技法律建制,並定期召開研討會議,為立法建立共識;此應該就是,防止產生如「假新聞」等危害社會,最根本的解決方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