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疫情下需要的價值觀與做法

政府致力於縮減城鄉差距,幫助偏鄉孩子享有同樣的受教育機會,可以和城市的富裕家庭站在同樣的起跑點,盡力提高弱勢家庭孩子的出頭機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政府致力於縮減城鄉差距,幫助偏鄉孩子享有同樣的受教育機會,可以和城市的富裕家庭站在同樣的起跑點,盡力提高弱勢家庭孩子的出頭機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洪瑞浩 郁傑營創顧問公司資深顧問

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原先不被看好的川普在較多中下階層的支持下當選了;同一年稍早的英國脫歐公投也出人意外的獲得通過。這幾年,之前無往不利的全球化潮流和菁英統治制度似乎踢到鐵板,許多人懷疑這樣的政治和社會經濟發展方向是否正確,傳統追求成功的個人主義是否造成了社會更大的貧富差距和階級隔閡,因而導致眾多未能享受全球化利益,或未受高等教育而喪失工作尊嚴的中下階層的反彈?

美國哈佛大學知名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他的新書《The Tyranny of Merit》中,詳細分析了目前美國社會讓成功只取決於個人才幹、文憑和努力的菁英制度的缺失、批判了目前高等教育入學篩選方式的權貴偏袒、並且指出現況下對工作市場價值與衡量貢獻的觀念與體制之偏差,強烈主張為了扭轉已經走偏的才德至上之成功觀念、強調一切操之在我的無情社會制度、充滿怨憤和無奈感的民粹主義、和輕視下層社會尊嚴的階級矛盾,我們就必須從個人心懷謙卑、培養同理心和命運共同體的休戚與共心態做起,並且要強化道德與公民教育,改革大學篩選制度,化解目前全球化趨勢下贏者全拿、以及充滿菁英傲慢的文憑主義成功思想的極端,鼓勵民眾的公共參與和對話,設計更合理的社會經濟政策來促進自由平等,讓更多人同蒙經濟發展之利,建立更少民怨和更多包容的共善社會。

國內類似問題的嚴重性似乎也不遑多讓。許多人為了成功不擇手段、甚至鋌而走險;學生與家長對成績斤斤計較、進明星高中和大學要擠破頭,文憑主義和大學多元入學似乎成了人生成敗的分水嶺;有些因全球化或環境變異而獲利的社群、政治菁英狂傲自大,不在乎弱勢階層或民意的需要;社會貧富懸殊、財富不均更加惡化;統獨民粹主張涇渭分明、水火不容;環保和經濟發展等公共議題見解歧異、對立衝突不斷;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下,更讓許多工作方式改頭換面、工作價值重新定位、不同行業的企業營運績效和股價劇烈波動,似乎造成更嚴重的財富不均、貧富懸殊、個人生存與企業經營危機。很顯然,國內也必須重新思考成功的意義和平等價值觀,鼓勵政府、企業和個人調整心態和做法來消除菁英的傲慢、貧民勞工的挫折與怨恨,想辦法促成更加自由平等、人們相互包容尊重的公平社會。

我們可以怎麼做呢?綜合桑德爾教授、專家和筆者的看法,我們可以試著:校正贏與輸的功利主義思想,正視公平正義原則:傳統才德至上的功利主義認為成功都是自己的功勞,財富地位都是自己應得的,忽略了環境與社會群體的貢獻,也對失敗者缺乏同情心。學校教育、宗教與政令宣導應致力於扭轉偏差的成功觀念,讓民眾與企業更重視社會責任,設法消除爭得你死我活的惡性競爭氛圍。期望大眾都保有謙卑的心態,願意分享生產成果來回饋社會,使整體社會更和諧進步。

政府繼續致力於縮減城鄉差距,幫助偏鄉孩子享有同樣的受教育機會,可以和城市的富裕家庭站在同樣的起跑點,盡力提高弱勢家庭孩子的出頭機會。另外政府要持續改進高中和大學的入學篩選制度,讓貧窮家庭的子弟也能擁有相同機會來接受優質的學術或職業教育。

疫情肆虐下,教育、工作和財富的不平等愈發嚴重。許多弱勢民眾和企業更需要政府協助。除了扭轉個人不合宜的成功觀,培養整體社會命運共同體的共享心態,建議政府應更積極改善高等教育的篩選制度、提供全民更平等的教育機會,需要正視並努力實現分配正義,疫情期間建立更完整的社會福利安全網和足夠的企業紓困措施,讓眾多亟需關懷協助、深受疫情拖累的受害群體都能獲得及時必要的救援,並且能迅速培養自立自強的生存能力,共同實現全民共享、富而好禮的疫後大同社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