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率干擾失業週期

流動率干擾失業週期
流動率干擾失業週期

文/于國欽

十多年來非典就業規模在勞動市場擴大,派遣人力流動率的升高,已不能從失業週期的縮短,得出勞動市場改善的結論。

去年我國失業週期降至22.6周,為近21年以來最低,一般而言,失業週期降低是代表一國就業機會增加,尋職難度降低,這自然是好消息。

然而,去年適逢疫情,我國雖然表現較好,勞動市場依舊受影響,就業人數仍是負成長,怎麼看都不像是找工作的難度降低,但是若非找工作的難度降低,何以失業者的失業週期會縮短?

這裡有必要解釋一下失業週期(或失業周數),這是指資料標準周仍處於尋職狀態的失業者,詢問他們失業多久了,譬如說有些人失業了一個月,有些人失業了半年,還有一些人失業了一年,將這數十萬名失業者的失業周數加總平均後,即得出一國的失業週期。

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我們的失業周數連續好幾年衝高,最高甚至將近30周,意思是那時候的工作不好找,尋職者連續找了半年以上都找不到工作。隨後情勢改變,即使經濟落到保一、保二、景氣跌入藍燈、黃藍燈,大局已然四面楚歌,失業周數還是穩步下滑,一路降至去年的22.6周,而創下2000年以來最低。

尋常的解釋,這自然是工作變好找了。然而,這樣解釋和近年勞動市場似乎有些違和感,尤其當前青年人失業率仍如此之高、薪資所得仍如此之低,怎麼看都不像工作變好找了。那麼,為什麼失業週期這些年會從30周降至22周呢?這麼明顯的變化,若不代表勞動市場改善,那是什麼原因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必須先瞭解我國勞動市場這十多年來的變化,這十多年來「非典型就業人口」增加了,依主計總處的估計自2008年迄2020年我國「非典型就業」已由65萬增至80萬,非典型就業包括派遣人力、部分工時及臨時工作這三類,而這三類的共同特點就是勞動條件不如正職人員,薪水偏低,由於和傳統僱用不同,難有歸屬感,人員流動非常快,日劇派遣女王、韓劇未生、菜鳥上班族對此有非常生動的描述。

非典人力的快速成長,和失業週期有何關係?當然有關係,以前找不到適合工作者只好一直找,失業周數就一直累加,現在多了非典就業機會,實在沒辦法時,即使勞動條件再差,也只好硬著頭皮去應徵,可能只做了兩、三個月(流動率快),又成了失業者,但失業周數卻因此出現奇妙變化,此前他是失業一年的失業者,此後他成了失業一周的失業者。以此類推,當數萬人、數十萬人都在非典就業的循環裡快速流動著,長期失業者流進、流出之後,全成了短期失業者,失業周數自然會逐年下滑。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告訴我們,當物質運動速度達到一定程度後,時間及空間等物理現象都將出現微妙變化。其實,速度的變化不但會改變自然法則,也會改變市場法則,昔日我們總以為失業周數下滑是好事,代表尋職難度降低,反映勞動市場改善,但隨著非典就業規模在勞動市場擴大,派遣人力流動率的升高,這個結論恐怕已無法適用,我們已不能從失業週期的縮短,得出勞動市場改善的結論。

▎ 人員流動率係進入率與退出率的平均數,景氣繁榮,跳槽人數增多,流動率會升高,如1980年代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此外,就業型態改變,派遣人力、部分工時及臨時人員等非典就業增多,也會使得流動率升高。

▎ 失業周數是這麼算的,以2020年為例,失業人數46萬人,其中失業1~2周4.2萬人、3~4周5.3萬人、5~13周13萬人、14~26周9.4萬人、27~52周8.6萬人,53周以上5.5萬人,加總平均得出,每位失業者已失業22.6周。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