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勞工生計並未擺脫疫情陰霾

國內勞工生計受疫情衝擊不輕,在疫情完全結束前,如何透過政策工具提供協助勞工輔導措施或創新就業方案,是政府無法迴避的挑戰。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內勞工生計受疫情衝擊不輕,在疫情完全結束前,如何透過政策工具提供協助勞工輔導措施或創新就業方案,是政府無法迴避的挑戰。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國內就業市場受到頗嚴重的衝擊,不但失業人數大幅增加,而且失業周數更是同步升高。不過,最近主計總處依據甫完成的統計指出,隨著下半年度景氣回升,失業人數開始降低,失業周數已下降至22.6周,創下2000年以來最低;尤其是今年前兩個月的失業人數或失業周數,皆在持續降低。此外,失業超過一年長期失業人數,不但跌破6萬人,甚至遠低於過去全球金融海嘯期間的超過10萬人。

然而,最為受到矚目的是,稍早之前主計總處除了將今年台灣經濟成長從之前預估的3.83%大幅上調至4.64%,創下近七年來最高之外,去年受僱員工薪資表現,更是不遑多讓。其中,每人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4萬2,498元、年增1.47%,每人每月總薪資平均5萬4,320元、年增1.24%。扣除物價漲幅之後,去年受僱員工實質經常性薪資平均4萬1,538元、年增1.70%,實質總薪資平均5萬3,094元、年增1.47%,四者皆創歷史新高。

從上述主計總處所公布的統計資料觀察,雖然讓國內社會各界認為,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就業市場「尋職難度」已經有明顯的改善,以及受僱員工的「薪情」並未受到影響,但是其實「真相」卻非如此。亦即在上述統計資料中,並未針對疫情是否導致民眾生計受到影響更進一步加以分析。

無庸置疑,自從疫情爆發以來,雖國內部分產業例如電子、資通、液晶面板及光學等產業,因5G、宅經濟、遠距商機及高效能運算等需求暢旺,皆呈雙位數字成長;但相對觀光相關產業及許多傳統中小企業,因國際旅遊停滯或消費緊縮,則是迄今持續低迷,這些行業受僱員工,尤其基層勞工無疑是最大的受害對象。再者,則是2020年國內受僱員工平均795.5萬人、年減1.2萬人,顯示就業市場並未完全重返疫情之前水準。

這些或許我們可以從部分資料統計中發現,其實許多基層勞工生計並未擺脫疫情陰霾。依據勞動部公布2020年「勞工生活及就業狀況調查」資料顯示,因疫情衝擊而遭到裁員、減薪、沒有加薪或服務單位倒閉的勞工超過70萬人;轉職或轉業的勞工超過60萬人,以及規劃進修學習其他專長的勞工接近110萬人;轉赴海外工作計畫的勞工接近40萬人。亦即國內至少有三成的勞工生計,因疫情危機而受到嚴重影響。

其次,則是主計總處去年12月所公布的「2019年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全年總薪資中位數及分布統計結果」,雖受僱員工薪資中位數49.8萬元、薪資平均數64.4萬元,皆較2018年分別增加1.6%及2.4%;但中位數與平均數的差距14.6萬元,卻又較2018年的13.9萬元擴大5.0%,而且中位數對平均數之比值從2013年0.81下降至0.77,呈現高薪者薪資成長速度超過低薪者趨勢。

此外,令人擔憂的是,未滿25歲勞工全年薪資中位數僅有34.9萬元,亦即25歲以下年輕就業族群,超過五成每月總薪資平均不及2.9萬元,僅略高於現行勞工最低基本薪資,除了顯示高、低薪階層勞工之間所存在的所得分配不均擴大現象之外,也反映了過去20餘年以來經濟成長果實並未完全分享受僱員工。如果再將其與近年以來資本利得、財產所得的大幅成長比較,更加說明台灣所得或財富分配不均日益嚴重程度。

很顯然地,去年疫情較嚴重的6月之前,遭到解僱、退出職場受僱員工,大多是觀光相關產業及許多傳統中小企業屬於低技術、低薪資者,相對留在職場大多是電子、資通產業具有專業技能、高薪者。亦即上述國內受僱員工薪資四者皆創歷史新高統計資料,是在因低薪者退場、高薪者相對增加的情形之下,而理所當然獲致整體平均薪資持續增加「假象」之結果。

整體而言,疫情無疑對勞工造成極負面的衝擊。面對疫情危機並未完全解除之下,我們希望政府與其為了宣揚政績,過度解讀上述已失真的受僱員工薪資增加數據,不如將政策聚焦於目前薪資中位數49.8萬元以下接近3百萬人的基層勞工,尤其薪資中位數僅有34.9萬元未滿25歲年輕就業族群。此外,加上從今年起上調健保、勞保及國保等保費,此對基層勞工生計衝擊更甚以往。因此,在疫情完全結束前,如何透過政策工具提供協助勞工輔導措施或創新就業方案,是政府責無旁貸無法迴避的挑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