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更公平合理的全球運作機制─從公平分配疫苗及設立全球企業最低稅制談起

圖/Unsplash

眼看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迄今已逾一年又半載,而在歐美等已開發國家地區邇來隨著包括輝瑞、AZ、莫德納、嬌生等新冠疫苗的大量施打,疫情儼然已經步入可控制的緩解階段。但相對之下,反而凸顯那些迄未能取得新冠救命疫苗的開發中國家和低收入窮國的人民,形同陷入更危險的深淵幽谷。為此,包括世衛組織(WHO)、世貿組織(WTO)、世界銀行(WB)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四大國際組織的領導人,於1日聯名投書「華盛頓郵報」,促請世界各國,尤其是7國集團(G7)等富裕國家領袖作出「新承諾」,更公平地分配新冠疫苗,以終結疫情的大流行。

在投書中,這四大組織的領導人指出,從新冠疫情爆發一年多以來,儘管相應的疫苗已在去年12月開始施打,但從全球的視野來看,卻呈現疫苗分配嚴重不公的現象。

這些歐美富國除了在各自的國家優先施打疫苗;同時也卯起來囤積,基至阻擾、限制疫苗出口,使窮國與富國之間有關新冠疫苗的分配存有「危險的差距」。

除了為難以取得救命疫苗的窮國人發聲,投書並指出不公平的疫苗生產與分配,其實也有可能導致變種病毒的出現,進而在世界各地引爆新一波的疫情。因而強調如果不能結束這場大流行危機,也將無法讓全球經濟復甦。

有關這份「對公平分配疫苗和戰勝大流行疫情的新承諾」投書,選擇在此時由四大國際組織的負責人聯名提出,自然是寄望於預定在6月11至13日召開的G7峰會期間,與會的全球七大富國領導人,能夠做出正面回應,讓全球民眾都能接種新冠疫苗。

進一步檢視此份投書,並非要求藥廠無償提供疫苗讓窮國窮民也有機會接種。而是由IMF設定計畫,以及與WHO、WB的協調,籌措500億美元以協助開發中國家更快結束疫情,以加速經濟復甦的腳步。而之所以出此「下策」乃是有鑒於美國總統拜登在5月初,曾經倡議應暫免新冠疫苗的專利,以便各國可以合法量產全面開打。結果第一時間就引發各跨國大藥廠及國際研發新藥聯盟的公開反對,而被認為是曲高和寡!

各國生技研發、製造廠商的反對即便言之成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自然也難掩飾相關產研系統想要壟斷疫苗生產、藉機大發疫情橫財的私心。

正因為有這樣的前車之鑒,全球四大組織為了敦促富國能夠公平分配疫苗,因此只好轉而寄望於馬上要舉行的G7峰會,能夠扮演化解僵局的解鈴人。

然而,此次的G7峰會,除了要面對四大組織臨時插花提出的有關公平分配疫苗的議題,其實本來就要面對一個更複雜、難解的議題,也就是由美國拋出的建議實施全球15%最低企業稅方案。

有關設立全球企業最低稅制的倡議,其本意是要杜絕跨國企業為了逃避稅負,而間接助長了包括開曼群島、維京群島等「避稅天堂」模式所引發的產業間不公平競爭與各國財稅損失漏洞等流弊。

但是要杜絕此一「破口」,即便是G7已有初步共識,但後續仍有賴預計於10月底舉行的G20峰會才可能敲定。而更理想的,自然是能夠成為舉世各國的共識決,同步採行全球性的最低企業稅制。

然而,要讓最低企業稅制能夠全面實施,就像要生技產研體系同意降低甚或取消疫苗專利年限所面對的反彈,全球最低企業稅制一旦實施,除了將對既有的「避稅天堂」帶來直接的衝擊,其他採取降稅優惠的經濟體,也可能面對招商引資的困擾。而如果未能預為防杜,則可以預見一旦全球統一實施最低企業稅制,最終還是要面對不同經濟體基於本位利益考量所可能採取的變通對策,最終則是讓跨國企業還是有鑽漏洞、避稅負的運作空間!

把確保疫苗能夠公平分配,和設立全球最低企業稅制這兩個不同領域的議題兜在一起,乍看之下似乎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它所牽涉的,乃是整體公平性和既得利益之間的競合課題。沒有錯,疫苗產研與富國如果只在意於自掃門前雪及發疫苗財,卻無視於疫情持續乃至於變種病毒所帶來的對經濟復甦的風險,最終則可能陷入覆巢之下無完卵的困境。同樣的全球最低企業稅制能否順利啟動,也是對建構公平競爭新經濟體制的一大考驗。G7峰會如果還是只從富國本位利益考量,則這種短視私利的心態,就是比新冠病毒更恐怖且無藥可醫的世人共業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