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思維讓紓困旨意走味?

紓困4.0仍有差別待遇的問題。圖/本報資料照片

從5月中旬起國內疫情突如其來惡化,政府馬上提出紓困4.0方案,經5月31日立法院三讀修正紓困條例特別預算從4,200億元增加至8,400億元後,6月3日行政院通過採取舉債支出編列紓困4.0方案特別預算2,600億元,包括防治經費734億元、紓困經費1,866億元。其中,個人紓困經費高達1,018億元,將較去年擴增330萬人次,共計有730萬人次受惠。

雖行政、立法院長齊聲指出,此次疫情直接影響許多弱勢族群生計,可以免除申請程序,主動將紓困錢直接撥入至相關民眾帳戶;但吾等關心的是,去年疫情相對和緩之下所撒出散發的紓困經費高達4,200億元,是否全部達到目標?迄今未見政策效益評估,此次不惜再度舉債提出與去年極為相同的內容進行紓困,是否可以真正達到讓需要協助的弱勢族群度過難關?

亦即在國產疫苗研發與採購政策陷入糾葛,造成社會風聲鶴唳、人人驚嚇恐懼下,立法院民進黨團無視違憲疑慮主動協助行政院加碼特別預算,無疑趁人病危逼簽空白支票。此外,位居廟堂領導高層面對防疫不力指責,未見針對去年特別預算執行缺失深入檢討,以及目前實際狀況進行盤點,馬上提出紓困4.0方案準備開門撒幣,5月27日甚至脫口將紓困4.0方案比喻為「開倉濟眾」,如此狂瞽愚妄心態,令人難以苟同。

換句話說,去年透過特別預算進行超前部署,在面對疫情延燒緊要關頭時,除了無法滿足民眾接種疫苗需求之外,因應抗疫所需要的醫療防護器材、檢測藥劑、隔離病床等更是陷入捉襟見肘困境,造成部分確診病患無處安置,最後淪為在家等死慘劇。其實,去年特別預算兩次追加共計4,200億元,不但迄今並未完成執行,甚至存在不少經費分配項目空白,加上悍然拒絕在野黨派監督,此種置蒼生安危於度外思維,讓紓困的旨意變調走味。

在此同時,先從「開倉」比喻治國來說,打開國庫,其實可以發現空空如也。依據中央政府目前所編列的預算(包括特別預算)加以觀察,在提出紓困4.0方案前,中央政府110年度已經舉債5,146億元,一年以上非自償性舉債累積從5.6兆元增加至6.1兆元。亦即若將此次紓困4.0方案新增4,200億元經費全部納入110年度預算,則讓中央政府110年度舉債達到9346億元,接近兆元之譜,是中央政府過去最高舉債增加的99年度、4102億元兩倍有餘。

如此頗巨額的舉債前所未見,如果包括預算之外舉債,例如,國發會前瞻建設特別預算8,800億元、交通部主管四大作業基金累積舉債超過千億元等,這些令人怵目驚心舉債數字,令人惴慄難安。很顯然地,除非「濟眾」乃是需要全民「分擔中央政府債務」,否則任何「濟眾」支出,皆是逕向後代子孫伸手借貸,根本無法「開倉濟眾」。

再就此次紓困4.0方案補貼公平正義而言,雖新增發放家庭防疫補貼,但若將不同職業類別補貼加以檢視,中低收入家庭補貼4500元、農民漁民和勞工補貼1萬元,此與營運受到衝擊超過五成企業補貼員工薪資2萬元比較,呈現明顯差別待遇,此對上述最弱勢的兩類族群來說,其實杯水車薪。尤其對更加需要紓困的失業者、家庭勞動者補貼,遭到漠視排除,重蹈去年差別待遇覆轍。

再者,則是去年僅限加入職業工會投保金額2.4萬元以下自營作業者、及沒有一定雇主勞動者補貼3萬元,今年經排富後放寬2.4萬元以上補貼1萬元,其中許多其實是住好宅、開名車的富人投保最低薪資,藉以取得基本保障。此外,加上寬鬆申請標準,更讓部分田僑仔或啃老族利用利息補貼借貸占盡便宜。這種濫作政治人情撒幣紓困行徑,不但擴大貧富差距,而且阻礙產業升級,比較南韓利用抗疫發展疫苗、防護器材等生技產業,頗為感慨。

畢竟,疫情何時始能趨緩結束,迄今難以掌握;不過,明確的是,此次疫情不但讓許多產業的供應模式或廠商的經營策略大幅調整,而且讓許多的勞工的職場環境或受雇工作型態徹底變化。在此一趨勢下,吾等期待政府,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因此,在紓困思維上,除了以部分經費作為短期救急之外,應該藉此舉債經費透過政策補貼,讓產業能夠加速升級轉型,以及讓勞工重新構築競爭技能,此乃紓困根本之道。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