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 ─論後新冠肺炎的醫療趨勢

圖/Unsplash

最近新冠肺炎肆虐,台灣的災情慘重,大家都把焦點關心在疫苗的取得,究竟應該是進口疫苗或扶植國產疫苗。但民眾都忽略了台灣在這波疫情的感染死亡率特別高,即使痊癒了,未來肺功能降低。目前台灣確診者已逾13,000人,重症病患約有400人,一旦重病肺部組織纖維化,得到重病的人可能終身健康、運動能力都會受損,龐大的醫療費用,也會拖累全民健保的財政收支。

至於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呢?根據台北醫學大學研究發展處長黃彥華的分析,「不同於歐美以疫苗為主軸,亞洲國家的策略反而是疫苗和幹細胞並行。這和亞洲疫苗接種率低、中國大量病患的需求有關,尤其是異體間幹細胞對免疫的調節及組織再生的能力。因此,全球幹細胞有90%以上,利用異質幹細胞於新冠肺炎之治療。」不過,令人遺憾的是,政府無視於國際潮流,仍然認為異質幹細胞的樣本少、數據不多,暫時不予開放,明顯錯失了產業發展的大好時機。

事實上,一項政策如果外部成本小,外部利益又大時,政府政策的鬆綁、開放就會帶來很大的國家利益。就外部成本少的觀點而言,因為業者的研發受到〈特管法〉的規範。特管法是由業者和特定的醫學中心合作研究,在嚴格的監督及條件下,對少樣的病人進行臨床研究,藉以了解其有效性,它和疫苗有明顯的不同。

疫苗臨床實驗從一期到三期都是選擇健康的人;第一期是看安全性、有沒有副作用,第二期是測試有效性,第三期則是測試廣泛的有效性。反之,幹細胞則明顯不同,它是專治目前無藥可醫的病症。第一期就是病人(測試安全性及有效性),第二期是病人(測試有效性及劑量性),第三期也是病人(驗證廣泛性)!

因此,如果幹細胞新藥可以進入二期,甚至在二期也有劑量的可靠性下,衛福部可以透過「再生醫療與製劑法案」的立法,使藥廠獲得5年的臨時藥証,來治療目前無藥可醫的病患,包括癌症、腦中風、肝硬化、膝軟骨損傷、神經退化、糖尿病、腎衰竭、帕金森症、阿茲海默症等罕見疾病,將是功德無量。

如果我們給予幹細胞新藥一些空間,業者才能利用我們既有的醫療優勢,開發出更好的新藥,進而使生醫產業成為下一個類似半導體的護國神山產業。

就龐大外部效益而言,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在台灣特別高,如果透過幹細胞的研究可以降低死亡率,同時可以解決重症病人肺部纖維化的問題。

不但可以解決病人的復癒問題,恢復其工作生產力,而且可以降低為上述病患終身治療,全民健保的財政收支壓力。同時,各國幹細胞的研究都才剛開始,立於起跑點的平等,如果台灣可以開發成功,將成為台灣之光,建立國家醫療品牌形象,為這次新冠肺炎的防疫缺口扳回顏面。加上幹細胞的新技術可能帶動國際病患來台就醫,對國際醫療的產業關聯效益更是巨大。

就兩岸競爭觀之,最近幾年來,大陸利用幹細胞、中藥研究如何解決新冠肺炎的問題。大陸政府一向秉持賽馬理論,先行先試,再予以規範。因此,利用幹細胞、中藥的研究百花齊放,一旦大陸在幹細胞研究跑在台灣前頭,未來台灣想要爭取的國際醫療商機,恐怕也會落入大陸手裡。

在新冠肺炎緊急,又缺乏疫苗的同時,政府不要放棄任何可能治療的替代方案,尤其是對若干外部成本小、外部利益大的領域應該放手讓業者推動,正所謂「窮則變,變則通」,一旦有了初步成果,可以擴大到糖尿病、中風、帕金森症、膝關節、髖關節等領域的治療,為台灣的醫療立下新的汗馬功勞,也就是「變則通,通則久」的觀念。在安全無虞、國際接軌之下,抱持鬆綁、產業化的思維,讓不少新領域在政府的監督下先行先試。相信會讓台灣的醫療走得更快、更好。

這幾十年來台灣的新藥少之又少,主要是被自己的法規綁死,創新、研發只能裹小腳走路。因此建議政府應該是要有一個試驗暨監理沙盒,放寬新藥創新研發,但嚴格監督研發過程,這樣新藥產業才有希望。否則等大陸法規完善後,所有廠商都將跑到大陸去研發。因為現在大陸在自貿區與海南島,已大力開放新藥研發項目及人體實驗,只不過是醫療環境、醫療品質和醫療人才不如台灣而已。因此企盼政府把握時機、創造契機、掌握優勢,創造另一個有機會成為潛力明星的幹細胞產業。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