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跑去哪了?

時間跑去哪了? 圖╱美聯社
時間跑去哪了? 圖╱美聯社

文/于國欽

隨著科技越來越進步,生活日趨繽紛,除了工作吃飯睡覺,還要分給家人朋友,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多,留給自己的時間還剩多少呢?

明代唐伯虎說:「人生七十古稀,前十年幼小,後十年衰老,中間止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裡過了,算來只有二十五年在世。」唐伯虎的算術不錯,近月隨著疫情升溫,被迫待在家裡,特別能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疫情前,我們平日裡大多依照既有步調,日出日落的過著,很少人會算出自己的時間是怎麼分配,主計處曾在1994年調查人們如何運用每一天的時間,結果發現台灣人比日本人多睡了一小時,而在用膳這件事上,日本人比台灣人多花了半小時。

 這份調查還發現,人們一天睡覺、喫飯(用膳)及盥洗加起來就花了近11個小時,如唐伯虎言,一天能用的時間只剩一半。

不同族群 時間觀念不同

 而這一半的時間,又有近8小時得老老實實的工作或唸書,這麼一來,一個人真能無拘無束的自由時間只剩6小時,大致說來,人們一天時間的分配就是如此,自由的時間不多。

 然而,前述這個時間分配是平均數,事實上,不同族群的時間分配是有差異的,例如,上班族平日裡睡眠逾10小時者不到一成,但超過三成的失業者每天睡10小時以上,可見有沒有工作真的會影響生活習慣,進而影響人一生的命運。

 再以看電視而言,1994年沒有手機,最普遍的消遣就是看電視,這份調查顯示,每天看電視超過4小時的上班族不到一成,但是近半數失業者每天看電視4小時以上,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就業者與失業者時間分配上的差異。到了該工作的年齡,一旦沒了工作,1994年是把時間消磨在電視機前,今天則是把時間消磨在手機前,這都不是好事。

 還有,1994年台股行情逐漸走高,從前一年4,000多點一路升至6,000多點,就業者中投資股票者不及2%,但卻有25%的失業者從事股票買賣,其中有七成每天更花4小時以上,這個驚人的數字反映,失業者想藉由投資股票獲利者為數不少,然而市場如賭場,最後能獲利者微乎其微,雪上加霜者恐怕更多,這同樣不是好事。

自由運用時間不如從前

 這份調查還有個特別的現象,就是失業者比上班族更愛看報,每天花2小時看報的就業者不到一成,但逾三成失業者每天讀報紙2小時以上,這是失業者特別愛好文藝,關心時事嗎?非也,真正的原因是1994年找工作都得看報紙的分類廣告,為找一份好工作,自然得花更多時間看報紙。

 至於年輕人與老年人的時間分配也有差異,譬如周日會上教堂、作禮拜等宗教活動的年輕人(15~24歲)不到1%,而老年人當中有12%會上教堂,另外老年人時間較多,也比年輕人喜歡到處旅遊。

 1994年人們的時間運用大抵如此,今天的情況應該相去不遠,雖然通訊發達,可節省不少時間,但老板透過手機如影隨形的壓力也是與日俱增,在喫飯、睡覺、工作之餘,能自由運用的時間也許還不如二十年前。

▎為方便統計,一天24小時的時間使用可分為三類,一是「必要時間」如喫飯、睡覺、盥洗沐浴,其次是「約束時間」如通勤、上學、上班,第三是「自由時間」如看電視、讀報紙、旅遊。

▎日本1991年睡覺、喫飯及盥洗這些「必要時間」合計10小時25分,台灣1994年是10小時44分,台灣略多一些,在睡覺方面,台灣每人平均8小時37分,多於日本的7小時42分,在用膳方面,日本人花1小時37分,高過台灣的1小時17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