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速重建疫情指揮中心的專業威信和公信力

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社會公信力,已經因為陸續「校正回歸」的種種資訊,從而蠶食鯨吞,逐漸崩壞。圖/本報資料照片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及相關專業的學者專家,一再呼籲社會大眾,老人注射疫苗是「利大於弊」,高齡長輩們的慢性病與長年累積的孱弱體質,是發生種種不幸事件的主要原因。但對於親人過世的家屬來說,依據政府的指示,前往接種站注射疫苗,回家後一天或三到五天就撒手人寰,這不只是指揮中心「增加一個死亡案例」而已,更多的是自己親自將家人送進鬼門關,那種後悔的錐心之痛,沒有親身經歷,相信不是外人所能夠體會。因此,對於「應該持續施打疫苗」的專業意見,恐怕很難寄望家家戶戶都聽從。

當醫學的觀點和呼籲,遇到了就在眼前的近身觀察,家家戶戶都有高齡親人的社會大眾,就算和疫苗注射沒有關係的專業鑑定,也很難在短期間,扭轉民眾原本焦慮的情緒、對於長輩接種後不良反應的高度憂慮。

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司馬賀(Herbert Simon)曾經強調,在一個「資訊豐富的世界」(information-rich world),依據現有的目標,去評估手頭上的訊息,要比去搜尋新的訊息來得更加重要。就此而言,從指揮中心到各縣市政府目前的目標是,以往生民眾相驗後的科學根據,證實疫苗和死亡,兩者不是等號的關係,並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提高疫苗的接種率,以遏止染疫後罹患重症的死亡比例。然而,在已經有上百位高年齡長輩接種死亡的情況下,家裡面有長輩的民眾,則是抱持暫時就先「停,看,聽」的想法。

為什麼醫學、公共衛生、流行病與病理學的專家學者,不管再怎麼呼籲,都無法改變過去兩、三個星期,愈來愈明顯的緩打疫苗形勢?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觀點,值得重視。司馬賀認為,當一個議題具有高度的爭議性、很大的不確定性,則「專業就很難走近」(expertness is very hard to come by);當有專家贊成,也有專家反對的時候,我們這些外行人(the laymen)就只能從兩種不同的專業意見或建議,自己從中做出判斷。

特別是,在當下,社會大眾覺得「眼見為憑」;接種疫苗後幾天內就過逝,這是事實;醫學的科學鑑定結果,並不能釋疑,最重要的原因有三個:第一,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社會公信力,已經因為陸續「校正回歸」的種種資訊,從而蠶食鯨吞,逐漸崩壞。

第二,社群媒體各種訊息的傳播速度,比新冠病毒的傳播要更快、更全面。第三,在「打」和「不打」的兩種選擇之下,多數家庭、或部分長輩,最終的抉擇是,再等看看,有沒有其他廠牌、更好更多的疫苗,到時候再施打。

當務之急,政府有三個問題必須依序處理:「殘劑」;「疫苗捐贈」;「重建公信力」。首先,在近來的疫苗施打過程裡面,究竟是「人在等打疫苗,還是疫苗等人打」,不能夠在疫苗開瓶後有所浪費,在事先有預約民眾的缺席以外,有所謂「殘劑」的問題。APP的使用,是一個解決的方案,適用於年輕族群的即時瞭解和無時間落差的疫苗注射,但前提是要有殘劑可供施打。

必須即刻進行的,還有「利大於弊」疫苗注射所引發的不幸事件,相關的鑑定處理流程,甚至不能排除後續的賠償措施方案,也必須向外界公告。其次,從鴻海5月份開始申請捐贈疫苗,到台積電在6月份加入行列,乃至於慈濟基金會提出申請,蔡英文總統和證嚴法師進行線上的視訊,研擬出一個民間組織團體捐贈疫苗的行政與檢驗流程,是面對當前印度病毒的侵襲,指揮中心今年夏天無可迴避的責任。

最後,也是最困難的,一方面來自於指揮中心似已崩壞的專業威信,只有進行局部或全面的改組,由更高層級的人士,統籌抗疫的全局,此其時也。另一方面,政府必須體認到:疫苗的問題,是核心的問題!只要符合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國際認證標準,政府擁有足夠給全民施打兩劑、達成群體免疫人數比例(無論是60%或80%)的疫苗,爭先恐後、搶進優先施打名單的情事,才不會再發生。

但是,被人家認為效果更好/更安全的特定疫苗,如果數量不夠,還是很難避免搶打的情況發生。屆時的下一個戰場,縣市政府必須現在就超前部署、預先規劃的就是優化施打的流程與時間,因為疫苗施打的能量高低,直接關係到防疫的最後成效!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