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身處不安的世界,堡壘還在嗎?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刻正在高雄駁二展出由羅禾淋策展的「不安的堡壘」,頗具有當代世界的對應性。他的獨特洞見,正好補足了疫情社會現象學很難被解讀的一塊:即活動減緩當下的另一種競速瘟疫!

他在策展論述中最重要的一段:「正當人們以為疫情之後人們可以回歸慢活」,速度的陷阱卻因為政治在疫情更極權而悄悄的來臨,如同法國哲學家保羅·維希留對於「速度本質」的提問,尤其在其著作《速度與政治》提到「競速學Dromology」的概念,疫情之後世界各國為了搶下話語權,進行疫苗生產的競賽,導致國際政治紛擾更密集,軍事活動隨著加速,封鎖國境與居家隔離加速資訊虛擬化的熱潮,也因此世界並沒有「緩慢」,甚至更加的劇烈加速,而且還是往另一未知的方向加速,從而產生「不安」。

這個題目之所以特別有感,乃是台灣自從今年5月進入三級警戒,堡壘神話被攻破,造成重大的生活限制,把不安升到最高點。

但羅禾淋提出的問題仍然屬於進行式!很少有看到這麼貼近生活現實場景的展覽,但又提出從未有過的問題!羅禾淋由這個不安現象中提煉三個詮釋方式:

1、疫苗的冷戰爭,對應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議題,如日本美國立陶宛捷克贈送疫苗給台灣,官員隆重迎接、做足宣傳與感謝。相對的,為了復必泰三個字,反映兩岸冷戰,拉扯防疫與政治,國家與疫苗關係竟牽扯出冷戰議題,同時國家與物(如晶片)的關係也在疫苗與冷戰間扮演戰略角色。

2、病毒的宗教化:則旨在反應疫情中人的自身狀態,到底是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成為不同信念的人的態度反應!到底是生化武器?還是自然異變?爭論的現場不在科學,而在政治衝突!這種將病毒連上價值觀的現象,呼應疫苗的冷戰爭,甚且升高為價值戰爭。

3、加速的資訊病,這個領域直指社群網路的因果,這方面很多藝術家都非常關注,鄭先喻、張碩尹,Dino的機電人2.0,模擬假信息例如5G傳病論、注射漂白水殺毒論、疫苗陰謀論等等網路紛飛的錯誤或惡意或玩笑訊息在疫情期間的爆量,探討假訊息構成的大眾公共衛生之威脅,而藝術家將訊息符號轉換驅動光電,形成可視化的效果,令人於一片閃閃發光中體驗傳染的網絡!而NFT at group.用這個團體的一首饒舌歌「悶在家裡」吸引上百萬人製作搞笑影片瘋傳網路世界,這種加速傳播在疫情期間網路正在發生,因此上線的不只學習、在家工作的活動,同樣增速了虛假、無聊、黑色幽默、大量的誤用、挪用、拼貼,使得真實與虛假邊界溶解,資訊成為另一種病毒。

展中的跨國作品,雖然只是一個個各別主題、片段關照點的集合,它反映了問題的方方面面,不過在羅禾淋的大論述中,也放大社會面臨的挑戰,讓我們不會以為疫情只是暫時現象,終究會過去,相反的極有可能,冷戰爭成為結構化現象,今天是疫苗、明天是旅遊泡泡、後天是疫苗護照與對他國的差異化政治鎖國。

至於病毒的宗教化,也是可能延續下去,今天是病毒被宗教化,從今以後任何國家與物的關係都可能繼續宗教化,甚至國家與私人機構的關係與也宗教化,真是沒完沒了。商業機制開始質變,而台積電設廠哪裡?生產第幾代晶片?變成愛台親美或親中的指標性符碼,那種依照意識形態來決定關係的時代恐怕又回來了!這種現象將激盪未來至少十年的國際關係!

第三、加速的資訊病,這更是社群網路的天生本性,我們看到從劍橋分析,川普的推特治國到興起於東亞政治圈的網軍政治學,以致到各種社會價值衝突利益衝突的時應運而生的Captology (電腦勸導學),這是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Fogg在 1996 年所創造,稱呼Computers As Persuasive Technology 的總稱,用於防疫、公共安全、甚至選舉等的專門學科、基本上製造資訊傳染及洗腦效果的能力因為大數據及AI,而十倍速增強,這種趨勢已經越過轉折點無法控制!

這也是羅禾淋這個貼近到我們眼皮下的展覽,「不安的堡壘」之所以如此震驚我的原因。疫情帶來的世界轉變,絕對不只是生活的日常而已,它是國際穩定架構的動搖與再結構,它是國家作為一個權力中心跟人們關係的典範轉移,它更是資訊光明面後面病症的失速列車!值得大家關注!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