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養信託 從人間菩薩變苦行僧

安養信託的認知不算普及,但其功能在高齡社會扮演的角色,更勝單純的保險和基金。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邱華創 亞太青年創新創業協會會長

高齡社會如何安排養老長照,是無可避免的問題。「安養信託」的認知不像保險、基金這麼普及;但是它的功能在高齡社會扮演的角色,更勝單純的保險和基金,好好安排與運用「安養信託」,可能會是保佑下半生的「人間菩薩」,然而走訪國內各大銀行談信託後,發現安養信託在台灣已從人間菩薩變「苦行僧」,並沒有發揮最大的效用。

基於個人所需,筆者近年開始走訪國內外銀行深度了解安養信託。在拜訪了公股、民營、外銀之後發現,儘管善用安養信託是陪伴照顧多個族群的良方利器,但是現在在台灣未能普及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問題:

1、長久忽略信託商品的環境下,取得信託執照的人員雖然不少,但真正像壽險、基金般投入的人員,實在少得不成比例。

2、不管從金融業CSR或ESG,或社會邁入及照顧高齡結構的角度來看,安養信託的公益性質真的非常高!但是在對消費者收費相對便宜的情況下,銀行員可能失去「推動成交」獎金的誘因,因此,不會主動詢問客戶需求。

3、安養信託商品中,其中對老齡者的設計和安排是很重要的。一般人也都知道和理解,到人生晚期以安養天年為出發的「理財」,肯定不會想再積極管理了。

但是,依現行作業規定,信託的受託金額若超過台幣1,000萬元,銀行還必需適用「全委代操」的相關規定,譬如,從業人員要另外取得代操經理人資格、資金運用要遵循四大流程、每月產出投資月報…;實務上積極操作資產的機率低,但行政麻煩事情變多,恐怕也是導致大額安養信託資金拓展的阻力之一。

4、能不能提高現在行庫信託部主管的位階?現行行庫信託部主管,應該都是「經理」職。而且很多信託部經理被視作是消金業務副總的儲備,也就是,信託部經理,讓基金、壽險賣得好,任內手續費收入常常表現優異創新高,則極有可能升任行庫消費金融業務的副總。

在行庫內部獎賞失衡情況下,跟壽險的佣金、還有可以不斷週轉賺手續費的共同基金、或者是壽險業者基金業者三不五十還會給筆促銷獎金的比較下;「安養信託」等信託類商品的手續費收入,在行庫內根本如九牛一毛。換言之,如何透過行政資源的導引,就很重要了。事實上,很多人以為到國外做安養信託節稅效益比較大,但其實不然。目前市場上,境外私人銀行開戶金額大約是150萬或200萬美金以上,除非金額大到一定程度,不然在境外安排資產信託管理效益不大。

美國海外帳戶稅收合規法「肥咖條款」上路、還有台灣反避稅條款實施後,台商對於受控外國公司(CFC)及實際管理處所(PEM)的作法已被加強關注。再加上反避稅條款通過後,國際間適用《金融帳戶資訊自動交換共同申報標準》(CRS),所以海外的避稅效益已大不如前。這些都是國內金融服務人員,可借重信託商品,結合財富管理的良機。

另外,雖然國內某些銀行的VIP理財開戶門檻已提高至100萬美元等值台幣;但長期為人詬病的就是,同樣的金融商品標的,在台灣的報價總是貴很多(或者債券利率,台灣報價低很多)。近期市場波動大,隱含波動率的債券型衍生性信用商品報價,台灣的報價更是被拗被剝削的很慘,這些都是造成安養信託難以在國內推廣之因。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