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岸田啟動「新資本主義」的挑戰

日相岸田文雄上任後射出經濟振興第一箭「新資本主義」,能否在後疫情時代,振衰起敝,仍需要凝聚政府與企業的共識,才有可能走得更遠。圖/美聯社
日相岸田文雄上任後射出經濟振興第一箭「新資本主義」,能否在後疫情時代,振衰起敝,仍需要凝聚政府與企業的共識,才有可能走得更遠。圖/美聯社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1月19日提出的經濟振興對策,除了將成立基金,補助台積電到日本設廠,賡續防疫、與病毒共存、國土強化與防災減災以外,還啟動所謂的「新資本主義」。

就政治層面觀之,一年半、兩次自民黨總裁選舉、三人/四任首相(安倍晉三/菅義偉/岸田文雄/岸田文雄),百年難得一見。從去年到今年,共經歷兩次奧運的準備工作,2021年的夏季,才舉辦2020東京奧運,也是絕無僅有。最近兩個月期間,第100任與第101任的岸田首相,其間則有一次眾議院的大選;日本歷史上的第100任首相,岸田文雄才做了一個月,就屆期舉行大選,成為第101任首相。上任以來,所有的歷史紀錄,都刻劃當今的日本所面臨重大的政治危機。在國會大選結束後,立刻前往義大利首都羅馬參加G20,則是「解除警報,外銷轉進口」的政治起點。

就社會層面觀之,在政治紛擾告一段落,岸田首相所提出經濟對策的亮點之一是:「既救窮,也救急」。基於排富條款,發放10萬日圓給18歲以下的兒童與少年,而為疫情而受創的企業,最多可以領取250萬日圓;甚至針對當前國際油價大漲,提供「新資本主義」必要的補助。在奧運過後,岸田首相接手一年一個月不到的菅義偉首相,「維持社會穩定,改善貧富懸殊」,無疑是其上任後的要務。

就經濟層面觀之,第三季的實質GDP年減3%,疫情起伏不定,與之共存的緊急狀態之管控措施,雪上加霜;「新資本主義」的提出,正是時候。就現狀觀察,資本主義可以分為三種類型:「企業型」(美國)、「社會型」(傳統德法、西歐與北歐各國)、以及「國家型/威權式」(東亞/東南亞)的資本主義。從去年美國前總統川普,直接發放現金給全國民眾,日本從去年到今年的兩位前首相,到新上任的岸田首相,「美規,日隨」之餘,陷於奧運、疫情、大選、經濟的多重難解問題之泥淖,而難以自拔。

檢視岸田的四個經濟振興對策,最具有爭議性、也是居於核心地位的,當屬日本財經企業質疑、憂慮的「新資本主義」。「新資本主義」截至目前公布的相關措施,相信只是第一部曲;面對日本政府當前所面對國內外的政經形勢,還需要凝聚政府與企業的共識,才有可能走得更遠。而日本財經企業界對於設立基金,補助台積電到熊本縣建廠的不以為然,當是針對基本的經濟思維之轉變,未必全然是補助外國廠商的事件本身。

值得關注的重點有兩個:其一,由日本主導的CPTPP,面對RCEP的競合,能不能在後疫情的時代,成功帶動日本經濟的振興。其二,日本政壇、特別是自民黨的派閥與財經企業界之間,千絲萬縷的密切往來和政治獻金之關係,在後安倍時代,會不會就此仿效中國大陸,重新擦亮「國家型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的正字標記。

回顧日本現代政治史上,擔任首相最久的安倍晉三時代,經濟表現可說是相當慘淡。日本2013年的GDP達到6兆美元(中國大陸是9兆美元),而2020年的GDP,則是5.36兆美元(中國大陸是14.7兆美元)。這對於2012年12月底上任,2020年9月中旬卸任的前首相安倍晉三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原本可以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帶領日本重新走上世界舞台的安倍前首相,去年9月卸任,到今年8月奧運舉辦結束的期間,日本政府一直都處於「奧運經濟」與「防疫抗疫」,進退維谷的兩難困境。也因此,當過渡的菅義偉宣布不再參選,自民黨選出新總裁、岸田文雄成為第100任首相,就隨即帶領自民黨贏得大選,「兩個月連任首相」大位,提出不同思考,嘗試新的經濟振興對策,其實也是勢所必然!

在過渡的菅義偉首相之後,岸田文雄面對的是,疫情/奧運的國內亂局,以及政治經貿的國際變局。對於岸田首相來說,這固然是採取大破大立的經濟對策之契機;但是,如果沒有企業界的鼎力支持,經濟對策難以看到成效,事小,可能掀起自民黨內派閥的「茶壺內風暴」,事大。

「新人新氣象」,在後疫情時代,振衰起敝的首要之務在於,及時提出階段性的對策,解決「社會不平等」的現象,是重振經濟的基礎。然而,面對福島核電廠的核廢水排放,為了達到碳中和的國際承諾,必須提出的具體行動方案,以及設立基金,招商引資,力挽半導體/高科技產業競爭力於不墜。「新資本主義」是「國家型」資本主義的推陳出新,應非日本版的「共同富裕」,而是自民黨長期執政,面對區域經貿競爭情勢的「續命丹」。簡言之,這次的經濟振興對策,將只是岸田文雄上任後,所射出的第一箭!成效如何,則有待後續發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