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我要投稿

首頁社會觀察改善「人才缺」現象,各方需加把勁!

改善「人才缺」現象,各方需加把勁!

「人才」具有稀少性、獨特性、創新力、生產力、外部效益大等特性,故成為全球競逐對象。若是薪資成長停滯、工作環境不佳、欠缺發展潛力,加上人才具高度流動性,那又如何留得住人才?更令人憂心的,國內各界普遍認為缺人才,影響國家與產業長遠發展甚鉅,顯然此問題值得高度重視,並圖謀改善;尤其在教育與人才培訓方面,更需加緊充實。

教育是培養人才最主要的場域,若是教育培養出來的人,不能學以致用,也無法賺到合理薪資,甚至是失業,從某種角度言,就算不上是造就人才。

回顧1990年代中期以後,全台由於廣設大學,打開大學窄門,卻便宜行事的將職業專校紛紛改制成技術學院或科技大學,並且缺乏完整的配套與退場機制,加上少子化現象的猛烈衝擊,肇致問題叢生。

例如餐飲、觀光、旅遊等科系設置過多,所培育的人才供給相對過剩,由市場機能決定的薪資水準自然偏低。由勞動部「109年15-29歲青年勞工就業狀況調查報告」可知,在所有行業中,青年勞工現職每月薪資分布在最低薪資級距,其比率最高者,就是服務業中的住宿及餐飲業,約占26%,亦即約四分之一屬於低薪者;或許年輕人喜歡此行業,進出入的障礙低,但也應加強創意與核心競爭力,擺脫低薪困境。至於理工及技術密集的相關科系,由於知識技能投入產出的過程相對比較辛苦,學習上的進入障礙較高,使得相關人才供給與產業升級發展之需求上,產生嚴重人才缺口及結構性失衡現象,尤其以當前半導體產業為然。

其實,造成教育投資與產業人才需求脫節的原因,與政府相對缺乏宏觀、前瞻、有遠見、具配套的動態調控能力與作為具密切關係。而在產業發展之時間歷程上,若是教育投資、建教合作無法配合產業需求,也無力回應全球化、自由化、少子化之變局,就會呈現教育政策與產業政策嚴重脫節窘境,「薪資低」與「人才缺」並存,歷任政府產生失靈恐難辭其咎。

依據國發會的資料,台灣就業人口在農、工、服務業之三級產業結構占比,服務業總在六成上下。然而,一般服務業不但屬勞動密集,且技術層次低,極可能被自動化、人工智慧(AI)所取代,政府與產業必須即早因應。相對的,具知識性、高科技的專業服務業,工作機會反而增加。隨者產業創新與結構改變,需要的人才在變,各級教育投資與人才養成,更應妥謀對策、未雨綢繆。

教育人才供給及產業人才需求,在時間動態配合上具有不確定性,當需具效率與能力的政府規劃、調控,在資訊上、執行上、政策工具搭配上,展開長期預期與動態調整,才能降低人才供需上的落差,避免人力資源浪費。其中教育部、經濟部、國發會、勞動部、科技部、內政部等部會,更應密切搭配,才能產生具體的綜效。

為了填補人才供需上的落差,加強人才培訓絕對是個重點,當能提高勞動生產力。然由勞動部「職業訓練概況調查報告」可知,近年來企業辦理職業訓練的家數比率在30%左右,實屬偏低,政府應該協助其改善。以往產業租稅減免獎勵項目浮濫,是令人高度質疑與詬病之事;惟在「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中,對人才培訓支出如同研究發展支出一樣,基於這些「功能別」行為對社會產生外部效益的考慮,故而提供稅額抵減,是極少數具有理論基礎的減稅對象,卻在接續的「產業創新條例」中遭到取消,就有商榷餘地。未來若能合理的透過稅額扣抵,強化人才培訓,增進專業技術含量與薪資水準間的正向關係,當可改善普遍低薪現象。

最後,產創條例第五章特別加強產業人才資源發展,例如在第17條中,透過由行政院指定專責機關建立產業人才資源發展之協調整合機制,進而辦理重點產業人才供需調查及推估,推動產業、學術、研究及職業訓練機構合作之規劃等;在第18條中,訂定產業人才職能基準、推動產業人才能力鑑定;第19條則為厚植產業人才培訓資源,輔導國內及引進國際人才培訓機構等,均應展現行政效率積極落實,具體發揮育才、養才、用才功能,以期提升國家及產業競爭力。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相關主題內容

熱門

訂閱名家評論報

每周一早上10:00發送,讓您掌握熱門時事評論、嚴選名家好文,歡迎訂閱。


Take a break!

一杯咖啡的時間

名家與您一起讀好文
推薦您以下精選專題
立即閱讀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