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社會數位轉型 論運動處方箋芻議

發展數位經濟的關鍵字為「數位轉型」。數位轉型其實包括整體社會各個面向的數位化發展,故絕對不止於(數位)產業部門,需有社會發展的考量與圖像;也不止於城市(智慧城市),某些領域的數位轉型就可能形塑出智慧鄉村(smart countryside)。

2017年英國的一篇報告便採取這樣的觀點,提出界定數位經濟的範疇與衡量數位GDP的可能作法。這篇報告將數位經濟的範疇區分為三大塊:

  1. 數位產業(包括硬體、軟體與相關服務),這是主流的衡量方式所關注的焦點,但較多為生產觀點;
  2. 狹義的數位經濟(Digital Economy),主要為新型態的數位服務,例如平台經濟、分享經濟等;
  3. 產業數位化(Digitalized Economy),可能包括工業4.0在各行各業的應用、科技化的精準農業(precision agriculture)等。

我們認為其中的「產業數位化」可進一步擴大為「產業/社會數位化」,涵蓋整體社會各個面向的數位化應用/轉型發展趨勢,如既有傳統製造產業、服務業、政府服務等;呼應歐盟所強調的「社會層面的ICT創新」(ICT innovation at the societal level)。因此,許多國家致力於針對特定的社會需求或「鉅型挑戰」(Grand Challenge),利用數位科技,結合營運模式創新與社會創新,推動社會層面的數位轉型。

依此,一些領域的政策需要有較高階的社經發展目標,致力解決台灣的Grand Challenge。例如,台灣人口老化問題迫在眉睫,再考慮少子化、智慧化對就業與所得分配的影響、台灣銀髮族不健康餘年相對較長等因素,銀髮族安養與健康問題將是台灣難以迴避的Grand Challenge。進一步考慮新興國家成長趨勢,未來十年後,台灣仍會有外勞照顧我們的銀髮族嗎?面對這種不可能的挑戰,政府及社會創新如何尋找可能?

要解這個問題需要科技創新與社會創新的複合解。例如,歐洲已出現銀髮族「同居」相互照顧、銀髮族與不同年紀族群(年輕人、兒童)「混居」的社會創新,日本也將偏遠地區的公車改為人與物流同配的模式,以照顧離群獨居的老人。從科技創新的角度,一個基本解題方向可能是:如何讓我們銀髮族活得健康,減少依賴他人照顧的時間?依此推敲,政府一大施政目標應該是:降低銀髮族的不健康餘年,這可能需要改變國民健康相對於健保支出預算比。

目前一些地方政府與民間單位開始推動運動處方箋,但整體趨勢是「孤島式」、「自願式」。傳統上,臺灣較多由醫生建議患者運動,但很多病人敷衍了事,而且也缺乏機制與制度讓病人有效兌現運動處方箋。部分地方政府則透過舉辦一些活動,鼓勵銀髮族出門運動。然而,近期,已有一些保險業者推出健走型的外溢保險型態,其所鎖定的族群,多為健康族群,且年紀在20~40歲之間,訴求的目的在於受保人維持自身健康,以降低未來的保險支付。國際趨勢則顯示,一些國家開始推動具有約束性、與醫療體系鑲嵌的運動處方箋,透過銀髮族強身固本的根本做起,以期降低對醫療資源之需求。

因此,我們拋出具約束性的運動處方箋芻議,並建議以台北市(及新北市)和科學園區為試點城市。慢性病患看病時,醫生常囑咐要多運動,問題是醫生開運動處方箋,只能是道德訴求?難以兌現?台北市有市立醫院和市立(及民間)運動中心可提供推動具約束性的運動處方箋之發展基礎;藉此,一些穿戴式裝置或智慧紡織為主的物聯網解決方案也可有發揮的場域,促成有效地兌現運動處方箋,並再回饋給醫生。而科學園區管理局與園區廠商若以減少園區員工過勞問題為出發點,也可利用許多園區內廠商所建的內部運動中心發展具約束性的運動處方箋。這些試點城市可以形成大規模的social pilot,作為全國擴大推動的驗證基礎。

從政府角度觀之,也許可鎖定銀髮及亞健康族群,並以降低未來健保醫療給付為政策目標,藉此,可搭配衛福部擴大推動及與醫療體系鑲嵌,以形成特定族群規律性運動的誘因機制。

整體而言,面對著經濟與社會的數位轉型,需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發展,以解決在地需求作為進入策略。臺灣可在DIGI+方案建構有利數位創新之基礎環境,透過科技應用、科技入世,推動社會的數位轉型。

論述雖不足以譜成繞樑餘音,至少為經濟的歷程留下見證。獻策或終難以成就經世濟民,但求為黎民的憂苦引發共鳴。

陳信宏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二所研究員兼所長、清華大學EMBA班科技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