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追悼江丙坤董事長─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對於台經院董事長江丙坤先生的驟逝,我們覺得非常不捨。

江董事長11月底主持院務會議開會時仍然是神采奕奕,而且之後他還去廈門參加兩岸企業家峰會,致詞能然鏗鏘有力。沒想到回來,參加前兩天的宴會時昏迷,竟然就這樣離開我們。

江先生是台經院的第三任董事長,當他2012年卸任海基會董事長職務後,中國信託聘請他擔任最高顧問,後來並且擔任台經院的第三任董事長。我是2013年才進入董事會,2015年2月接任台經院院長。之前我與江先生並沒有太多的接觸,只聽到他是一位非常有執行力的官員。進入董事會之後,我能夠感受到他主持會議的功力一流。尊重董事會的成員意見表達,並且很快的能夠做結論。最重要的是他非常幽默,嚴肅的會議中可以不時可以傳來笑聲。這代表他經過大風大浪,豐富的歷練,讓大事小而化之,因此議事順暢。

過去江先生在官場上有一個綽號叫做「江科長」,表示他非常在乎細節。但是自從我接任院長後,真正的與江董事長共事,卻沒有這樣的感覺。他是一個非常授權的好長官,在董事會和一些重要事項的大方向擬定之後,基本上都很放心的讓我去執行,發揮所長。江先生在董事會、院務會議及一些重要的場合,排定他出席,他一定提早到,把他的工作做好。藉此,我也都有機會跟他近距離的接觸閒聊。他非常關心我的身體健康,要我多運動,關懷我的家人,並且給我一些好的意見。

我個人的感覺,江先生是一位非常有高度的長官。從他身上我學到很多為人處事的方法。而他駐外及擔任經濟部長、海基會董事長的重要心得,分別寫成《駐外憶往:經濟部商務人員甘苦談》、《迢迢入關路:加入WTO祕辛》、《經貿老將 兩岸推手:江丙坤的公僕生涯》等書,我也都仔細拜讀,受益良多。

江先生從小在南投的鄉村長大,後來在台中讀初中、高中時,每天通勤單趟就要花兩個小時,所以很能夠吃苦。後來他到台北讀大學,再到東京帝大念碩、博士。那個時代能拿到東大碩博學位,非常不簡單。後來江先生派駐南非,為國家經濟開創新猷。他日語、英文都非常好,令我相當佩服。我也跟他報告我當年在彰化鄉下,初中就是通勤花太多時間,上高中才住校。我也越讀越遠,大學到台北,博士再到美國。我前面的經歷與江先生類似,因此特別有惺惺相惜的感覺。江先生是我學習的偶像,一直在幫我指引明路。

另外,記得江先生從海基會卸任之後,因為當年為兩岸奠下很好的基礎,所以前來拜訪他的人絡繹不絕。大陸的重要會議也經常邀請他參加。這幾年江先生還擔任中國信託東京之星的董事長。因此他也經常往返東京與台北,有一次我問他:「董事長您經常這樣的旅行會不會很辛苦?」他給我回答是:「不會,我熱愛旅行。」 我心中一震,這又和我的人生哲學很像。後來發現江先生的生日跟我才差一天,因為我們都是射手座。大概是星座的影響,我們才容易特別有這種對自由移動的嚮往及旅行的偏好。

非常感謝江先生帶領我及同仁,讓台經院的業績蒸蒸日上。他擔任董事長念茲在茲,經常提醒我的是要讓同仁有好的辦公環境,也能在台經院有所成長。本來江先生要幫台經院找一塊地,蓋一個像他為海基會蓋的大樓。但近年房地產的市場不好,這件事情的進度就比較慢。但今年以來,因為隔壁大樓中南稽徵所搬走,空出的房舍,他也鼓勵我將其租下來,讓台經院有比較大的空間。因此在台經院本棟二樓,也規劃成會議中心,多出好幾間會議室,方便同仁的討論及舉辦研討會議。在此我們要感謝江先生的真知灼見,讓台經院的同仁都能受惠,也讓我們往「幸福企業」的方向邁進。

感念江丙坤董事長為國家社會的努力,為台經院的高度領導。很可惜,他就這樣離我們而去。緬懷江董事長,祝福他一路好走。

我常在思考的是現今市場變化迅速,總體經濟、區域政治、產業發展與新技術等的訊息,如何能夠接地氣的讓百工百業知曉,進而促進人民的生活品質。

林建甫

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