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東方君子企業風

信義企業集團董事長周俊吉(右)榮獲第二屆「君子企業家」獎肯定。

又到了一年將盡的歲暮時節,應有不少人開始張羅年節送禮,感謝舊朋新友一年來的照顧與提攜,也期許人人都有個嶄新未來。

若將時間往回拉得長一些,每個人從小到大多少都曾遇過若干讓人樂於親近、如沐春風的好夥伴,這些人的共通特性是什麼?樂於助人、處處散發正能量、不計較得失、不吝於成人之美、話不多卻很貼心、好相處卻不失原則、不會因小利犧牲朋友道義…,也許各種描述不盡相同,但這類族群的性格輪廓總該是大同小異的。

如果翻成文言文呢?「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周而不比」、「訥於言而敏於行」、「和而不同」、「求諸己」…,細究後恍然大悟,原來「君子」一直在你、我身邊,甚至是熨貼於自身舉手投足的DNA中。

「君子」性格適用於人與人之間的應對進退,那麼組織與人群之間呢?還有組織與不特定大眾、與自然環境之間呢?有沒有一種放諸四海皆準的合宜關係、適當行為?

一念及此,多數人會聯想起近年發展勢頭迅速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概念最早在1924年由一名英國學者(Oliver Sheldon)提出;1987年,聯合國從全球角度提出「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聲明,主張「人類需要一種滿足目前所需、且不危害未來世代需求的發展」。

到了1995年,聯合國針對CSR發起「聯合國全球盟約」(Global Compact),獲得許多已開發國家、國際工會組織與大型跨國企業的回應與支持,進而成為一個全球性議題。時至今日,國際間普遍認為-企業運作須符合永續發展框架,除考慮財務和經營狀況外,也要兼顧其對社會大眾和自然環境的影響。

一言以蔽之,真正的CSR遠不只是企業獲利後的捐贈行為,而是在企業營運過程中,如何公平對待各重要利害關係人,如客戶、員工、股東、供應商、社會、環境等,不僅具有讓企業不成為社會問題的消極功能,更可以在創造經濟利益與成長的同時,積極帶來社會福祉與保護自然環境。

更何況,現代消費者在歷經極端氣候衝擊、貧富差距拉大,及多元文化洗禮之後,陸續形成「倫理消費」的氛圍與習慣;國際間也開始出現CSR相關組織或指數,衡量並鼓勵各國企業從事CSR,如道德村協會(Ethisphere Institute)、道瓊永續指數(DJSI)等,意即CSR早非過往包裝企業形象的道德情懷,已日漸成為影響企業績效的關鍵指標。

然而,在大環境對企業期待愈來愈高,CSR論述架構蓬勃發展之外,有一股原生於東方社會的君子企業風也正悄聲崛起,並隱隱然成為一股難以忽視的新浪潮。

首先是由香港恆生大學主辦、今年已進入第八屆的「君子企業調查」,該調查以中國儒家傳統五德-仁、義、禮、智、信作為評比標準,透過公開問卷方式調查近三千名香港市民意見,選出最具五德的君子企業加以表揚。

三年前,台灣遠見雜誌開始了「君子企業家」的選拔程序,於一年一度的「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中進行頒獎,第一屆得主是台達電子創辦人鄭崇華先生,第二屆是筆者,今年剛出爐的第三屆是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先生。

而深受霧霾等各種汙染之苦的中國大陸企業,近年來也陸續浮現CSR意識,特別是在十九大揭示未來將進入「美好生活新時代」之後,以筆者所屬的中城聯盟(中國大陸最具影響力之房企策略聯盟)為例,2019年將正式發表聯盟CSR白皮書並舉辦CSR公開論壇,將來或許有機會提出為東方商道量身打造的君子企業全新倡議。

持平而論,CSR與君子企業實為一體兩面,前者偏重可評估的量化結果,後者則講究起心動念的經營動機,最終目的都是期待企業能與整體環境共生共榮,日後若能風行草偃至社會每一個角落,肯定是人類社會發展之福。


相關連結:

周俊吉談何為君子企業家?

信義立業,止於至善。

周俊吉
周俊吉

信義企業集團董事長、信義房屋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