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認清民眾對復甦無感的真正原因

近二年來,台灣出口接單連續超過二十個月以上的正成長,在採購經理人指數上,不管製造業(PMI)或非製造業(NMI)均超過50%,代表景氣並不差。

雖然這一兩個月的經濟指標有趨緩情勢,但各經濟預測機構研判台灣2018年的成長平均超過2.5%,2019年仍有2.2%左右的成長,加上政府的貨幣政策繼續寬鬆(利率不變)、財政政策上有四年4,200億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加持及產業政策(5+2產業創新計畫)的持續推動,意味著台灣經濟隨著全球經濟的復甦仍處於成長的軌道。

儘管如此,我們發覺一直存在若干隱憂,值得政府正視。首先,國發會估計未來潛在成長率在3%左右,亦即動用所有人力、設備資源的投入,台灣僅能達到3%的中低度成長,尤其是過去幾年台灣的實際成長率均低於潛在成長率,意味著台灣未來十年裡,每年僅有約平均2%多的「平庸成長」,對於一個發展中的經濟體而言,民眾是「無感的」。

其次,台灣經濟出現外熱內溫的態勢。出口受惠於全球經濟復甦及蘋果手機熱賣帶動供應鏈廠商的訂單、出貨及進口增加,因此,電子零組件為主的電子資訊業表現異常熱絡,但剔除電子零組件業的景氣效應後,其他產業的表現僅能說平平,尤其是不少出口行業在新台幣升值後,匯損抵銷了不少效益。在內需產業上,由於房地產業的低迷,陸客來台觀光人數萎縮衝擊觀光及其關聯產業,以及一例一休對服務業排班、假日的營收的衝擊也不在話下。而內需的服務業占了台灣接近七成的GDP,六成左右的就業人口,其成長低迷自然衝擊民眾的薪水。如果不能針對此一雙元性經濟的癥結提出政策,薪資的凍漲恐怕將要持續一陣子,也會導致人才流失的困境。

再者,台灣經濟呈現大(企業)熱,小(廠商)溫的局面。由於觀光客創造經濟效益的減少,對觀光、零售、夜市、餐飲的衝擊不小。而大型企業主導的飯店、批發等行業,由於資金、人才多,策略調整較佳,影響相對小。此外電子商務蔚為風潮,也衝擊了不少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實體商店(包括書店、零售、餐飲業),也使大企業、中小企業對經濟復甦感覺有所差異。

此外,薪資停滯與房價過高(北市、新北市)影響了民眾對景氣復甦的信心。近十年來,台灣的實質薪資幾近停滯,房價卻不斷攀升。各國房價/所得比的數據比較中(維基百科,2017),香港高居第一位,為37.57倍,越南次之,為34.09倍,新加坡第9名(23.17倍),日本12名(28.17倍),台灣39名(12.87倍),高於法國的11.93倍(44名)、英國的9.28倍(66名)、美國的3.37倍(99名)。

再就實質薪資成長的數據觀之,我國實質薪資成長呈現長期下降趨勢,2001年網路經濟泡沫至2007年 每年平均減少0.02%;2008年金融海嘯後至2016年,每年平均僅增加0.38%,實質薪資成長情勢嚴峻。

除此之外,M型社會的趨勢,也是民眾無感的原因。以物價為例,雖然台灣的物價上漲率不到2%,但它只是個平均的概念,因為冰箱、電腦、電視、3C產品等耐久財價格不斷下跌,但食衣住行及柴米油鹽的價格則不斷調漲。雖然平均下來幅度不大,但對消費者而言,冰箱、電視五至十年才買一次,而柴米油鹽則是每天都要面對的,感受自然比較深刻。尤其是中高所得族群以科技產品、耐久財的消費為主,物價呈下跌趨勢。反之,低所得族群則以食衣住行等消費財的購買為主,物價呈上漲態勢。此外,如以平均家庭所得區分為五等分,最後40%的家庭幾乎是負儲蓄或勉強打平,本來就寅吃卯糧,一點點物價上漲就過得很痛苦,因而抱怨政府,降低對政府的支持度。

就M型社會而言,在全球金融風暴後,由於利息偏低,高所得者大肆借錢炒作股票、房地產、債券等風險性資產,財富累積數倍,但中低收入者或失業或減薪,日子反而大不如前,也凸顯了M型社會的現象。以美國為例,前二、三年美國經濟已自金融海嘯中逐漸復甦,但前10%家庭所得增加84%,而後90%的家庭,所得增加有限,可見一斑。

在貧富差距擴大下,人心思變,反體制、反自由貿易的呼聲甚囂塵上,也是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的重要原因。而國內的一例一休、基本工資調漲,引發公共運輸及餐飲、零售業價格調漲,也使獲利不如大型企業的中小企業,其經營環境更加惡化,同時,影響及於中低收入族群的生計。因此,政府在制訂、宣導政策時,必須具有「同理心」,以及規模別、產業別的「差異化」思考,否則,會誤判情勢,並遭致批判,而使政策推動產生重大的阻礙。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