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豬年大陸經濟今昔滄桑與啟示

又一個農曆金豬年來到,華人社會莫不期盼今年經濟環境能因此而「福福泰泰」。特別是,中國大陸經濟在這個金豬年的「運勢」如何,頗受議論。

惟我們並非命理專家,無由從生肖年看經濟,反倒是注意到,大陸經濟從上個金豬年(2007年)以來的這一輪12年生肖依序「復始」期間,有了相當大的滄桑變化,亦留下諸多啟示,值得大陸主政者及廣大中外廠商引為參考。其間,大陸從「世界工廠」轉型為「世界市場」的演變,是各方皆須服膺之新格局,無可違逆。

回顧上一個金豬年,2007年,大陸政經表現頗值一提。習近平就是在這一年從地方官晉身為黨政最高領導層成員。該年10月,中共舉行「十七大」,習近平取得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席位,且是新科常委之首,因而「王儲」稱號不脛而走。果然,五年後他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場合接替胡錦濤,成為中共新任總書記,並於次年3月「兩會」上被選為國家主席。換言之,習近平在中央主政生涯,是從上一個金豬年揭開序幕的。

然而,上一個金豬年,大陸最高領導人尚非習近平,而是胡錦濤;後者和溫家寶共構成「胡溫體制」,主導大陸政經社運行。而該年的大陸經濟生態,仍是高速增長的「世界工廠」模式,非常仰賴外需市場。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07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為24.66兆元人民幣,年增率高達11.4%,相當亮麗。惟其倚賴外需市場甚深;因該年大陸出口商品金額達1.22兆美元,折合人民幣近10兆元,占該年大陸GDP數額約四成之多。當時「中國製造」商品遍天下,人們皆印象深刻。也由於這種「世界工廠」效應所使然,2007年大陸整體工業產值年增率達13.5%,相當突出。

另外,該年大陸股市受國際景氣大好激勵,行情甚佳;滬股綜合指數在該年10月間創下6,124點的歷史性最高峰,迄今仍讓中外投資人念念不忘,也是大陸享受世界工廠效益的極致。

如今這個新到的金豬年,大陸經濟生態已大不相同。內需經濟崛起,取代了以往外需經濟的骨幹地位。如剛過去的2018年,大陸GDP數額90兆元(人民幣,下同),而該年大陸商品出口額僅為16.42兆元,比重不及兩成,相較上次金豬年,形同腰斬,也可見大陸經濟受制外環境的程度已大幅降低。

其實,在這項轉變過程中,大陸曾受嚴酷考驗。關鍵是2008年下半年突如其來的國際金融海嘯,使大陸外需市場頓時跌宕到谷底,迫使北京中南海不得不在經濟政策上改弦更轍,即從迎合外需轉為傾力擴大內需,改憑內生動能為經濟增長張本;其中,2009年年初開始實行的「4兆元擴大內需投資大計畫」是鮮明旗幟。

時至2012年11月,習近平接替胡錦濤主政後,大陸經濟政策部署雖有「承先啟後」色彩,但更顯眼者,乃是習近平在其前任打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基礎上,新採取了多面向的「強國戰略」布局。

譬如,習近平大手筆地推出「一帶一路」建設計畫,以強化大陸經濟對外影響力。此外,全力壯大央企陣容,並由其擔當全國產業創新升級領頭羊;乃至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控房市、發展電商、保障工薪階層收入穩定增長等手段,建構堅實的內需市場,以掌握大陸經濟自主發展權。惟此強國戰略已引起美國戒心,並招惹來美中貿易戰,乃是眾所周知。

無論如何,當前大陸經濟結構,已與上一個金豬年截然不同。原有的「世界工廠」地位正在被東南亞、印度快速奪取,因而大陸經濟增長難再倚賴出口貿易,而必須寄望國內市場茁壯;特別是去年美中貿易戰開火後,大陸內需市場重要性更為凸顯。

幸大陸內需市場發展已頗有成效;如去年大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8.1兆元人民幣,占同年GDP數額比重達42%左右;而這項比重在2007年時,只有36%。而如此的內需市場發展,也提升了進口貿易;去年大陸進口商品金額,是歷來首度突破2兆美元,甚受矚目。

惟內需導向、進口擴張的經濟體系,通常不易達成高增長。去年大陸GDP年增率只有6.6%,即與此有關聯。惟大陸若能勇往直前地構建成熟的「世界市場」,即可「盡收天下精華」,打造出「質量勝過數量」的GDP,實現經濟強國目標。在新到的這個金豬年裡,大陸就為此多多努力吧!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