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人行貨幣政策轉向中

一如外界預料,人行在新年伊始就宣布了「降準」,但讓人沒料到的,是這次人行由「定向降準」調整為「全面降準」。

也就是過去一陣子針對中小微企業和弱勢產業等特定對象的「定向」放水,變成各行各業雨露均霑,如此似乎有悖於近期大陸財政和貨幣政策所強調的「避免大水漫灌」,會不會再次出現大筆資金流向股市或房市投機炒作形成泡沫,值得密切觀察。

易綱於2018年年初從周小川手中接下中國人民銀行行長位置之後,在貨幣政策上延續周小川任內的謹慎保守策略,面對經濟下滑的現實環境,人行在2018年共推出4次「定向降準」,緩解中小企業的資金需求,在全球經濟不振的情況下,大陸2018年經濟得以「軟著陸」,穩健略帶寬鬆的貨幣政策扮演一定的功用。

毫無疑問的,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大旗之下,人行緊緊抓住貨幣政策的調控節奏。若以由弱至強將寬鬆貨幣分成1到5級,第1級是人行最能掌握的7天期和14天期逆回購,以及7天內的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這些貨幣工具快放快收,可靈活調控資金流動,風險最低。

第2級則是中期的SLF(常備借貸便利)和MLF(中期借貸便利),前者期限為1至3個月,後者為3個月至1年,到期資金收回,雖放水規模較大,但風險低。不過人行為了掌握該工具釋放的資金流向,2018年又創設了新工具「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其謹慎態度可見一斑。

第3級則是過去這幾年的重要工具-定向降準,透過對特定的金融機構調降存準率,釋放存款資金給特定對象,緩解弱勢者的資金需求。由於該工具肩負著穩經濟和救民企的重要任務,且資金流向尚能掌握,同時又被賦予對沖到期的短期放貸等任務,成為過去幾年人行重要的貨幣工具。

接下來就是日前人行進行的全面降準,等於是放開閘口、四處灑錢。雖然這次全面降準仍有部分資金對沖到期的短期借貸,不過在未限制借貸對象的情況下,銀行為了獲利和減輕風險,資金可能流向大型企業或其他投資管道,使「救急救窮」的政策立意打了折扣。此外,為維持貨幣政策一貫性,在降準周期未逆轉前,全面降準釋放的資金在市場流竄難以收回,甚至流向投機領域,使金融風險上升。

最後,則是調降基準利率。降息是寬鬆貨幣政策的重大動作,助推銀行向市場大舉放水,對刺激低迷的經濟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可能造成投資過熱,資金流向股市房市等非實體經濟,以及人行調控流動性難度加大等問題,帶來的風險較全面降準更高。

雖說貨幣政策的推進不必然一路升級,但在經濟未見起色,當前貨幣工具效力遞減的情況下,人行似乎只有選擇加碼一途。在全面降準之後,大陸上半年的經濟若持續下滑,看來也就剩降息這一招了,也難怪市場對於人行即將降息的看法越來越有共識了。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