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新能源政策,怎麼可能同時解決「缺電」與「空污」

春節過後陸續發生兩件和能源政策有關的重要事件,其一是行政院長蘇貞昌於2月15日和19日在立法院的施政報告和答詢,另一是民間團體正式啟動「重啟核四」和「以核減煤」的公投連署。

在此之前,蔡英文總統在2月11日參加台商春節聯誼也表示,政府未來3年將推動「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並會解決「五缺」的問題。然而,從行政院對去年「以核養綠」公投後的政策回應觀之,蔡總統解決「缺電」的宣示,恐怕還是會因為對「2025非核家園」政策目標的堅持而跳票。

去年九合一選舉通過三項和能源政策有關的公投,分別是:「是否同意:以平均每年至少降低1%之方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是否同意:確立停止新建、擴建任何燃煤發電廠或發電機組之能源政策」;以及「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114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然而,現時行政院的回應則是「核一、核二、核三的延役和核四的商轉已經來不及,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不變」;此外,改善空污與維持穩定電力是行政院的原則,政府會「達成每年降低1%火力的目標」;而在停建深澳電廠之後,「公投結果與政府的施政方向一致」。

今年1月底,經濟部長沈榮津在「新能源政策」記者會上強調,今年和明年在穩定供電的前提下,可以做到火力發電減少1%,但後年(2021年)則無法達標;由於「地方政府反彈」和「核廢料處理困難」,所以,「核二和核三將不延役,也不重啟核四」;而在核電使用困難、燃煤發電受限的情況下,綠能和燃氣發電也成為台灣未來的供電主力。正是因為在公投之後,天然氣50%、燃煤30%、再生能源20%的能源配比並沒有改變,「以核養綠」2.0版的公投主題,如今更提升到「以核減煤」和「重啟核四」的核能政策主張之層次。

回顧去年底到今年1月初,風電躉購和競標價格之重大落差,引發國人對政府是否獨厚國際廠商的強烈質疑;在經濟部和彰化縣政府相互指責之間的齟齬之後,無論是1月22日的「離岸風電大學堂」、或是1月28日的「台灣離岸風電及產業發展之願景與挑戰論壇」,兩個共同的重點在於:「離岸風電產業鏈」和「合理的風電價格」。但無論何者都不能回答「能源政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權責」的問題,而更重要的則是,「不變的能源配置比例」能不能解決企業缺電、全民反空污的問題呢?

上述的「離岸風電大學堂」和「願景與挑戰論壇」透過國內外學者專家之口,傳達出來最清楚的政策訊息,莫過於離岸風電是世界的潮流與趨勢。第一,全世界離岸風電在2015年新增的6,301萬千瓦,已經超過核能發電;第二,日本早就訂定要在2030年離岸風電10GW的目標;第三,總部設於布魯塞爾的全球風能協會預估,未來十年全世界每年都將新增15GW的裝置容量,而亞洲在2020年之後也會成為全球最大的離岸風電市場。

這樣的訊息剛好與新上任蘇貞昌院長的理念契合,蘇揆在2月15日和19日的立法院施政方針報告和答詢時指出,「政府並沒有將核能做為備用電源的準備」,「核能發電和重啟核四,事實上不可能」。換言之,「核電歸零」和「發展離岸風電」是去年1124公投以來,蔡總統和前後兩任行政院院長堅持不變的政策決心,而存放核廢料和發展離岸風電,則都涉及中央和地方的權責劃分。

蘇貞昌院長念茲在念,指責新北市政府不願善盡儲存核廢料的職責,而對於台中市為了搶救空污所主張的「中電不北送」,經濟部長沈榮津在立法院開議前也到台中市進行溝通。有鑒於台中市政府基於2016年訂定的「台中市公私場所管制生煤及禁用石油焦自治條例」,要求台中火力發電廠要在民國109年前減少40%用煤量,隸屬不同政黨的中央與地方行政首長之間的爭論,一時之間還難以平息。

而更值得正視的是,沈榮津部長日前在與七大工商團體會面時,企業界人士希望政府考量到氣候和國安的因素,將「核電備而不用」做為緊急時期的替代方案。而對於台電而言,地方政府要求特定火力發電機組提前除役,將會影響到封閉型電網的北中南電力調度。在蘇揆「沒有將核能做為備用電源的準備」宣示之後,面對社會大眾要「乾淨的空氣」,工商企業要「穩定的電力」,政府未來勢必將面對「以核減煤」、甚至「重啟核四」公投第二部曲的強力挑戰。如何解決「缺電」與「空污」的問題,全民都在看!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