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累積成就的時間尺度

2019年,台海兩岸分治的70周年。70年的恩怨不僅牽扯著兩岸華人屏息注目每一步的發展,也牽扯周邊大國之間的博奕。中華人民共和國今年要慶祝建國70周年,1970年代雖然硬生生地把「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又在全球雙邊正式外交關係上把中華民國打趴(僅存二十幾個邦交國),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力無論如何成長,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品牌」之爭,仍是實力的博奕之外的史觀糾結。

若限縮範圍至產業議題,兩岸分治的競爭是速度與加速度之爭。台灣整體產業與經濟發展,咸認為始於70年前,從1950年代的民生工業、1960年代輕工業、1970年代重工業、到1980年代搭上了資訊化與全球化的時代列車,全面將台灣產業推升到國際級的舞台。每十年都有一波疊加上去的支柱產業,使得中華民國在台灣挺過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的逆風,近五十年複合成長率將近9%的經濟成就,記憶雖然有點模糊,卻是值得每個參與其中的台灣人所引以為傲的「經濟奇蹟」。晚了台灣30年的中國大陸工業化進程,卻是在不斷彎道超車中締造了數字傳奇。

台灣以代工為主的產業結構,一直以來都是國際品牌最愛的合作夥伴,但代工似乎也成為難以擺脫的宿命。代工這個桎梏造成台灣業者進退維谷,一方面為人做嫁的低度風險與報酬卡住了台灣業者,一方面長期代工造成了技術與產品的開發成果難以積累。久而久之,一方面受限於淺碟經濟的現實,另一方面又受限於國際買家的合作模式,台灣業者思考的時間尺度變得越來越短。

專案導向的思維方式在品牌組合中,只能被視為工具,而非目的。台灣業者被訓練得在品質、成本與交期上具有世界級的水準,但在品牌價值上卻陷入了難以累積的困境。對台灣產業而言,弔詭是多年來透過一個個世界級專案的積累,仍打造不出一個世界級的品牌;所幸,德國Hermann Simon教授提出了隱形冠軍的論述幫台灣業者解套,讓台灣B2B的品牌經營找到了足堪聊慰的下台階。

但事實的真相是,技術的深度與累積效益難以轉化為顧客的黏著與品牌權益;技術與品牌如何匯流成為可積累的經營權益,依舊是一個台灣業者的難題。值此匯流時代,如何看長不看短,跨領域地將經營成果匯流,追求可堆疊的、可持續的、可轉譯的競爭優勢,在一個講究顧客體驗的時代,透過數據貫穿整個價值鏈,第一手反饋顧客喜好,是所有鏈結的終極關懷!在「端對端(End-to-end)」的數據鏈結與透通分析中,實現智慧營運的廠商掌握了連結頭到尾的管理工具,對於未能跟上的業者所需跨越的鴻溝。數據經濟中的M型化現象將更加明顯,也將造成輸贏之間的差距拉大,競爭力和與顧客體驗成正比的現實促使智慧營運的需求日益殷切,而這些領域都是台灣一代業者所陌生的、而二代接班者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

尤有甚之,在循環經濟的倡議中,數據分析的工具可以將材料的運用翻過生命週期的高峰,拉出第二條生命曲線、展開下一個循環的運用,其間所蘊含的政策工具包括資源回收與再利用可激勵的循環商機,值得尋覓轉型的業者好好設計資料架構(Data Structure),其間涉及公共政策之處亦需要結合利害關係人進行完善的規劃。當新經濟所聚合的產業資源日趨龐大時,啟動變革前所需要的斟酌考量,加上系統繁複所需的內、外部溝通,工程浩大所消耗的時間與心力都大得令人咋舌。

認識多年的鞋業二代,與他那叱吒風雲的通路老媽做出差異化經營,不到30歲就切入循環經濟的營運模式,成效雖然仍待時間與市場的驗證,做的還是家族最熟悉的行業,但新元素若順利匯流,將顛覆與重新定義傳承已久的行業。職是之故,拉長思考的時間尺度是新經濟力抗短期波動與即時反應的最大挑戰。

前述所有轉型的最大挑戰是人才的整備與發揮戰力。掌握新經濟的規律,從專案(Project)、產品(Product)到組合(Portfolio)的蛻變有待決策者與幕僚的經驗與膽試,也涉及上、下兩代決策者與幕僚的協力。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