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追撫史事、忖度決策,培養長視野心靈

近二十年來,台灣許多決策安排,在長視野下,呈現出一種弔詭地發展成自身對立面的情形,例如大學入學改革,原先希望降低早期一次大學聯考定人生的壓力,幾次改革下來,發展成高中生入學就須夙夜匪懈、裝扮自己成五育皆優,補習班日益蓬勃,壓力更增。又如希望鼓勵學術,祭出的學術研究獎勵金額愈高,在愈頂尖的學校反激出愈烈的學術倫理問題,戕害學術更甚。再如原本希望照顧勞工的一例一休修法,反而發展成勞方、資方、消費者三輸的局面。原本要捍衛台灣環境的廢核能源政策,反造成動輒漫天霧霾、甚至北中南區域間的矛盾。這些情況何以致之?

要理解決策安排何以長期間發展成自身的對立面,需要從「慢變量」理解,「慢變量」是指恆常地對事物發生影響、但短週期內不易察覺的隱秘因素;相對的概念是「快變量」,指在短期內對事物有重大明顯影響、但此影響只維持短暫期間的因素,例如特定個人的近期升遷,可能受到是否完成當下任務這項明顯的快變量而定,但個性決定命運、故長期際遇會受當事人個性這項隱秘的慢變量影響。

掌握慢變量,必須從長時間週期進行觀察,歷史經驗較能提供這樣的觀察週期。例如清朝要融合各族、但又要維護滿族的優勢地位,各部大臣均以滿人為主、他族(主要是漢族)為副,滿清子弟又可獲田並出租取銀、長期怠嬉,八旗軍失去戰力,到了中葉之後,發展成必須依靠漢族大臣及漢族建立的地方武裝力量,如湘軍、淮軍,來平亂。在這弔詭發展中,好逸惡勞的「正常人性」,就是一項慢變量,清廷在給予滿族較佳的政經地位保障時,未考慮正常人性、並據而制定鼓勵或要求滿人子弟奮發的配套措施,造就如此長期結果。

第二項常見的慢變量是「技術能耐」,歷朝為拱衛皇室而分封宗室為王的發展經驗展示了這一點:漢朝分封劉姓諸王出現了七國之亂;西晉的分封形成了八王之亂;明朝的分封給燕王搶皇位的機會。分封會反噬皇室,原因在於建朝皇帝通常英明精幹、足以壓制諸王,但往往忽略繼承皇位的後代子孫若是治理無術、暗弱無能,面對強大諸王會如何。皇帝及諸王的相對技術能耐,成為決定此弔詭發展的慢變量。對比的是同樣面對分封情勢的漢武帝,在分封制度的基礎上,他再頒佈了「推恩令」,將諸王分為若干國,讓諸王子孫得受推恩、依次分享封地,各宗室下一代的國土變得更小,相對於皇室的力量更薄弱,再也無力作亂。

「經濟規律」是第三項常見的慢變量。清朝順治皇帝在追繳貪官贓銀、以及追繳人民隱匿土地而漏繳的錢糧時,採取完全不同的態度,反映了順治對經濟規律的理解。追繳貪官贓銀時,順治規定超過十兩即沒籍、責板、流放、而且不准納贓銀以贖罪,即使大臣認為貪污處分太嚴,以致罪官「不吐真贓」,順治依舊堅持嚴格查處,他認為讓貪官「與其畏法不招,何若使其畏法不貪」;但在面對人民隱匿土地逃避錢糧賦稅時,卻寬大地讓人民只要「首出地畝,即以當年起科,以前隱漏錢糧,概不追理」。順治知道清出土地、讓人民安心耕作,有助國家財政;清出貪官、讓貪官還可以好官我自為之,只會傷害國家,他的政策為康乾盛世打下基礎。經濟規律,順應能成事、違逆必肇禍。

史事長河提供的長觀察週期,可以養成決策者的長視野心靈、增強對慢變量的感知,並將其融入決策安排,避免做出短期奏效卻長期自毀的決策、犯下難以挽回的深層錯誤,「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這是研讀歷史對決策制訂的一大助益。回望台灣,又有多少決策,正在逞其愚勇,違逆「正常人性」、「技術能耐」、「經濟規律」這些慢變量呢?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