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無法解決問題,就少攬些權吧!

近日來,中央及部會首長都表示了關於兩岸關係職權的看法,明顯看出希望獨家掌握台灣內部對於兩岸關係的詮釋及界定權,其他層級不能有不同的意見。這讓筆者想到曾於在職班課堂帶過某個案,是講一家連鎖百貨的總部掌握了行銷決策權、但卻經常做錯行銷決策、讓各百貨店蒙受損失,當一項職權由上層或下層行使見仁見智時,究竟該如何部署?

在歷史上,軍事、財政、官員任免等三項職權在中央及地方間的部署,反映了集權的郡縣制及分權的分封制的選擇,郡縣制是由中央完全掌握三項職權,分封制則是下放其中幾項職權由地方掌握,分封制在不同朝代各有建制稱呼:漢朝稱為王、唐朝稱節度使或藩鎮,清初則有三藩。當中央有強大的處理政事能力時,集權制或分權制都能良好運作;當中央處理政事能力不足、無法解決問題、甚或出現危機時,集權制便可能造成雪崩潰敗,如秦、隋、宋、明之亡,但採取分權則會出現饒富意趣的結果。

劉邦建立漢朝,明訂「非劉姓不得封王」。他死後呂后干政,大封親族為王,形成呂氏外戚集團,幾乎危及劉姓江山。呂后死後,周勃、陳平等大臣聯合齊王劉襄剷除呂氏族人,可以說是擁有軍權的受封地方王侯,保衛了中央的劉姓王朝;然而到了漢景帝,晁錯缺乏政治手腕的削藩政策,卻又引起七國之亂,可見分權之下、擁有實權的下級單位可以協助、甚至挽救上級單位,但上級若缺乏管理技巧,反會造成極大混亂。

唐朝中晚期為防止外族進犯,設立由節度使管理的藩鎮,唐玄宗時,節度使已成為兼管軍事、財政、行政、民政的職位,當時邊境十個節度使,安祿山兼了三個。玄宗怠政,發生安史之亂,全國震動,依舊是靠其他節度使平定安史之亂。安史之亂後,不同節度使權限各異,儘管唐朝滿目瘡痍,但靠著西北、西南的節度使防禦邊疆,再依賴東南的節度使上繳豐厚稅賦,中央與地方節度使維持著複雜巧妙的平衡關係,唐政權以此在安史之亂後也支撐了一百多年才滅亡。這段歷程顯示缺乏治理能力的中央,與強有力的地方單位取得平衡及合作,才不至於立刻覆滅。

清末義和拳亂,引發八國聯軍,清廷向各國宣戰,宣戰詔書下至各地方時,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兩廣總督李鴻章為保住東南元氣,決定抗命,不與各國宣戰,甚至與各國駐上海領事訂定《東南互保條約》,內容涉及保護中外商民、約束中外軍事行為等牽涉外交及軍事的事務,張之洞甚至提出一旦北京不保,將共同推舉李鴻章出任「總統」以主持大局。在清朝的集權基礎上,這些作為相當於代掌了軍事、外交、甚至主權等原先被認為是中央的職權;然而有趣的是,在八國聯軍大獲全勝撤出北京後,慈禧並未處罰這些總督,還表彰他們「度勢量力」、「老成謀國」。儘管慈禧有眾多可非議之處,但就此事而言,她畢竟瞭解自己已然無法解決問題,若是還因感到權力被侵犯而處罰諸總督,可能難以善了。

以上事例,表明了當中央(企業總部)的治理能力不足、無法訂定能夠有效為下層(企業分支或營業單位)解決問題的政策時,不如將解決問題的相關職權授與下層,儘管可能偶生紛亂,但至少不會造成集權下的全面傾毀,甚至下層還可能如漢代的齊王和唐代中晚期的節度使一樣支撐起全局;最忌諱者則是無能的上層為維持顏面繼續攬權,並恫嚇威脅那些尋求變通而創造實績的下層單位,畢竟好顏面如慈禧者都知道不可如此。上層如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難以施力、無法解決問題,就少攬些權吧,讓勇於嘗試的下層進行探索開創,為組織保留些元氣,企業及政府皆然。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