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話講了一半 比不講更糟糕

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話只講了一半,恐怕比不講更糟糕。圖:新華社

筆者當了快20年的記者,接觸過許多的受訪者,最常碰到的情況,就是受訪者談得正起勁時,卻突然話鋒一轉說:「大概講到這裡就好,細節部分就不講了。」隨著訪問經驗累積越來越多,受訪者為何講到一半,不願再說下去,或是不願再更深入細談,筆者也大概知道原因為何,但就結果而言,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倘若話只講了一半,卻不願意繼續往下說完整,恐怕比不講更糟糕。

為何會更糟糕?很簡單,不講的那個部分,等於給予訪問者「想像空間」,受訪者可以選擇話說一半,但身為訪問的記者,倘若在記錄上也配合「只寫一半」,接著呈現在版面上的就是「不清不楚」的內容,不僅讀者看了一頭霧水,連訪問的記者都覺得寫出東西「虎頭蛇尾」,無法對自己交代,既然如此,剩下的部分恐怕就只能靠記者自己「拼圖」,但不論如何,畢竟訪問者不是當事人,對事件本身所知有限,很多記者在這種情況下,甚至因為資訊不足而必須靠自己「腦補」,以致於「想歪」了。

這樣的結果,其實對採訪者、受訪者而言都是傷害。受訪者會抱怨怎麼記者寫出來的東西和實際差了十萬八千里,而採訪者也會覺得冤枉,認為受訪者話只講一半,不清不楚,要採訪者如何在文字裡陳述?因此,這種「話講一半」的情況,其實比「不講」更糟糕,受訪者在面對記者時,比起只講一半,讓記者「一知半解」,倒不如事先考慮清楚要否「起這個頭」,如此亦能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記者在外奔波,見識各式人事物,對所見所聞一抒己見。

採訪線上

採訪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