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昧於現實的經濟部電價推估報告

經濟部長沈榮津說明能源政策。圖:本報資料照片

日前,經濟部長沈榮津赴立院進行「因應公投能源政策檢討立院專案報告」中指出:「假設燃料成本不變,並考量再生能源增加、燃氣替代燃煤、核四資產減損等因素…在年均用電成長率1.86%情境下,2025年平均電價推估為3.39元/度,較2017年2.55元/度增加0.84元/度。」由於漲幅高達3成,社會與企業一片譁然。

為此經濟部趕緊滅火,強調該數據僅為推估,電價亦不用完全反映成本,即使漲足台灣電價仍會是鄰國中最低等說法。並一再強調核電延役與核四啟封的不可行,以阻絕「以核養綠」公投中589萬人希望續用核電的結果。但若細看這份所謂「歸零思考」後做出的報告,光在電價推估假設上就出現了諸多昧於現實之處。

其一,燃料價格不變。國際能源署認為,除非人類即刻開始大幅減少化石燃料使用,否則能源價格仍將持續上漲。就以我國未來電力最為倚重的天然氣而言,即使在符合巴黎協定的情境下,2025年前價格仍有近兩成的漲幅。

其二,未考慮再生能源增加的可能成本。經濟部花了約三頁篇幅說明再生能源發展進度,卻對於將如何把大量的再生能源併網與電網強化所需成本三緘其口。然根據國際能源署預估,為了支持再生能源的發展,未來全球將有三分之一的電力投資會被用在電網建設上,而這也是各主要國家亟待解決的問題。

其三,燃氣替代燃煤的可能性。報告用了五頁的篇幅在說明燃煤與燃氣,但前提假設是所有工程,尤其是規劃中的各天然氣接收站,必須如期如質的完工。然而去年才經政府強力介入所通過的第三接收站環評,卻又陸續發現稀有物種的新事證。再加上協和電廠由燃油改燃氣建案,在環評大會直接被決議進入二階環評,且當地漁會已出面表達反對的立場。亦即最缺電的北部地區,所需之燃氣接收站興建皆處於相當不確定的狀態。另根據統計,2017年我國共花了1,930億在液態天然氣進口支出,其已超過同期對外貿易出超總數的一成。且依規劃,我國未來液態天然氣進口量亦將從2017年的1,550萬噸擴增至2025年的2,490萬噸,其對於我國長期整體財政的影響不可謂之不大。事實上,台灣現已為液態天然氣全球第五大進口國,但若參考前四大進口國的中、日、韓與印度之能源規劃,它們在發展再生能源的同時,皆致力維持核能、燃煤與燃氣佔比的平衡,以確保合理發電成本及能源多樣性。

其四,核四資產減損認列的不合理。依照國際會計原則,台電若要認列核四為虧損,必須是一次性的。而從台電財報得知,至107年底累計虧損達1,043億元,一旦加上核四2,500億的費用,即超過台電3,300億的總資產,等於宣告台電公司就此破產。即使將該筆費用攤提至20年的電價中,每年需額外支付145億費用,幾乎為全國十分之一住宅用戶全年所繳的電費總和。

由此可知,政府所提之方案,不僅有低估電價之疑,而且對能源安全風險也欠缺考量。而經濟部所保證的電價平抑措施,若依據現行電價公式:電價漲幅與跌幅,原則每次調幅不超過3%。但於供電成本持續大幅上漲或下跌時,電價費率審議會得視電價穩定基金運用情形,再就調幅進行適度調整。換言之,未來電價漲幅是由電價費率審議會委員視當時實際情況做出決議,必要時漲幅仍可超過3%,而非經濟部說了算。

而所謂780億的電價穩定基金,實為104~106年超額結餘的款項,但為因應107年政府緩漲與凍漲所導致的虧損,台電已提出要求需提撥347億元。若再考慮經濟部喊出電價持續凍漲的政策,可預期該基金出現赤字之日並不遠矣。尤其要注意的,若台電因虧損而無法達到法定盈餘上繳國庫,亦為全民福祉的損失。整體而言,經濟部此份報告,並無助於消弭多數民眾與企業擔憂未來的缺電風險、電價上漲等疑慮。而對於我國所承諾的減碳目標的達成亦隻字未提,更凸顯出政府在「非核家園」前提下,推動「能源轉型」顧此失彼的窘態。

相較於減碳的空白,報告中卻花了近一半篇幅在論述核電延役與核四啟封的困難,並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對於核廢料處理的不放行,卻完全忽視於『放射性物料管理法』中,主管機關為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與主辦機關為經濟部等中央部會之責。然反觀經濟部在離岸風電開發案、觀塘天然氣接受站則無視全國輿論及地方意見的強渡關山,任誰都看得出政府大小眼,其問題並不在「行不行」而僅是「願不願意」。

我們由衷提醒執政當局,民眾對於政府所提能源政策已難有共識。再加上技術官僚總以「上意」馬首是瞻,沒有堅持專業的勇氣,政策反覆、虛話連篇,只有更加深民眾對於政府的不信任感。建議政府實應正視這次因公投而得來不易的社會共識契機,做出更積極之作為,否則未來在能源議題上恐仍將紛擾不斷、難有寧日。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