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核能,總統候選人無可迴避的考題

明年擁核、反核陣營在總統大選,要來一場「重啟核四」公投的直球對決,想必精彩可期。圖為核四廠。圖:本報資料照片

「以核養綠」公投提案人黃士修日前表態,有意提出「重啟核四」和「核能減煤」二公投,希望能在明年1月與總統、立委選舉合併舉行。隨後,環保聯盟前會長高成炎也宣布將推「廢核四公投」。可見,明年擁核、反核陣營在總統大選,要來一場「重啟核四」公投的直球對決,想必精彩可期。

3月11日本福島大震滿8周年前夕,民間藍綠陣營尬場各舉辦一場能源論壇,雙方各說各話,毫無交集,熱鬧有餘,卻對解決僵局或核廢料解方,毫無建設。而從擁核、反核團體公投動作頻頻,及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及王金平先後對核電表態,不難窺見能源政策、尤其核能,是除了兩岸牌之外,下屆總統候選人不可迴避、重中之重的課題。

去年底九合一大選,外界期待去年底通過以核養綠公投,廢除電業法非核家園年限,綠營應有接受核能選項的下台階。不料,蔡政府連梯子都拆了,以核電作備援系統的可能性並未保留,且信誓旦旦地說,未來十年,備用容量率都會達15%以上,「安啦!不會缺電。」

蔡政府倚恃什麼、保證其檢討的能源政策一定可行、不會缺電?實在令人捏把冷汗。在中火、興達火力電廠所在地之地方政府堅持限煤、改善空污的步步進逼下,燃煤火力很難再有提升空間,惟藍營認為火力是基載主力,應增煤減氣,卻和中南部民眾改善空污的期待背道而馳。

然而,第三燃氣接收站進度落後,地面型太陽光電土地嚴重不足,離岸風電海上工程或國產化能否解決猶未可知,再生能源2025發電達2成,可說變數橫生。蔡政府對再生能源評估過度樂觀,卻不增加核能備援選項,也難怪工商團體對供電穩定,始終存在諸多疑慮,重挫投資信心。

最近藍營政治人物的昨非今是,令人不敢苟同。新北市堅持一路卡關新北核電廠乾式貯存設施、被貼上「反核」標籤的朱立倫,突然茅塞頓開願意考慮重啟核四廠;2014年挺不住反核民粹壓力、決定封存核四的前總統馬英九,也大聲疾呼重啟核四。一夕間,皆對核四投以「關愛」的眼神。

殊不知,凡走過必留痕跡,政治人物過往的一言一行都會被起底審視,儘管封存非停工、廢除,但封存5年後,核四很多儀控設備採購已20年,零件過時或不生產所在多有,要再重啟不但整套設備需更換最新型,且核安必須相容不出錯,談何容易?

而核四重啟兩部機追加預算至少7、800億以上,光核四廠1號機的運轉時程估需N+7年,所謂「N」是指要和美國奇異談判契約內容,過程中立法院是否順利通過核四追加預算尚未可知,倘若興建期間又風雨不斷,或又換黨執政,核四廠會沒完沒了,徒只成為政治角力的祭品,甚至陷入黑暗的輪迴,「核四重啟之時就是災難的開始!」

核廢料無去處是非核或反核的理由,台灣低放處置場迄今連場址都難選,藍綠執政者的不作為,難道不必負最大責任?能源政策攸關國家安全,核廢料的處置,最高行政機關不能坐視不管,在一旁說風涼話。

有心角逐2020大位的人,在這場總統大選中,勢必要為台灣能源困境、包括核廢料的何去何從,論述一條可行對策,取信於民,不能只打空包彈騙選票,核四商轉的最佳契機早已錯失,恐怕機不再來,還不如認真思考核二、三廠的延役,才是務實可行之道。(呂雪彗)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