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弱勢的光榮

表現傑出的運動員經常被表彰為國家之光,不過以台灣的狀況來說,運動員能得到的幫忙是少之又少,如何讓這樣「弱勢的光榮」找到可長可久的發展之路,真的是很讓人傷腦筋。

這幾天因為禁藥的問題,國內體壇再度出現風暴,雖然最後結果會如何仍不得而知,但實際上台灣運動員在這一塊潛藏的大地雷區裏頭,真的只能小心翼翼自求多福。據了解,目前大概只有國訓中心裏頭,會針對訓練選手的飲食、用藥進行提醒與管制,其他多數的外訓(外地訓練)選手,基本上只能靠自己。

以台灣的天氣潮濕多變化來講,有鼻子過敏或是經常感冒的人不少,試想一下,感冒不舒服的時候,你只能喝水、休息,其他幾乎甚麼藥都不能吃,那是一種甚麼樣的狀況?因為運動選手都知道,幾乎所有的感冒藥裏頭都有禁藥的成分,根本碰都碰不得。身體有狀況到外頭去看醫生,醫生只會根據你的症狀開藥,哪裡會知道對於運動選手來說,有多少藥品會害他們踩到禁藥地雷。

更何況,隨著儀器技術的進步,原本以前驗不出來的成分,或是在可接受的檢驗誤差緩衝範圍內的東西,現在可能都會出現問題。選手除了盡量注意提防之外,其他能做的自我保護措施,老實講真的很少。

至於其他對運動員的照顧,光一個央行雇用運動員背景的工友要求資格與薪資水準,都被外頭曲解、指指點點來說,就可以看出台灣體壇的麻煩真不少。以這事情來說,央行真是被誤會大了,一位筆者認識的運動員朋友說,即使是退役的國手,只要狀況還OK,隨時有可能被徵召去參與其他的比賽,還可能一去就半年,如此一來在公司內所能擔任的工作項目就大大受限,總務類(如工友)的機率會比較高,不然哪一家公司能受得了你的員工缺勤半年的?

再說,央行提供這樣的機會,只是在他們的能力範圍內,盡量給這些跟大環境相比、相對弱勢的運動員們一些額外的選擇與幫忙,即使薪水不是太高,起碼有個底、可以維持基本的生活所需,央行的出發點應該是值得鼓勵的。(陳泳丞)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